乡村留守女人

逍遥自在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近水山庄庄主 本章:逍遥自在

    (文学度 )ttp://n

    “你……”他看我这个样子。欲言又止。

    我提着裙子,走到他身边坐下,伸长了脖子,若无其事地道:“你在做什么?”可是只看一眼我就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他分明是在整收拾世家聚首要用的资料。想来他是花了不少时间整理的。可是我却……

    而且,我做这种坏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低下头,呐呐地道:“先,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无奈地道:“得了,我都习惯了。”

    我抓着头发,低着头,像个小学生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

    僵了一会儿,他松了一口气,牵着我的袖子把我牵过去,让我坐,一边道:“我把芷若斋的账务都理出来了,你看不看?”

    “……”

    芷若斋的账本,虽然我手上一直就有。但是都是要账,没有明细。像那样一个铺子。真的要把账本拿出来,不知道有多厚一叠。他所谓的整理,就是照我们银楼的格子记账法,给我整理好了。

    想来,也折腾了很久了吧……

    我愈发歉意,伸手接过他递给我的一本,低着头,呐呐的。

    他看了我一眼,道:“我知道你心不在焉,看不进去,那我说给你听?”

    我的眼眶都要憋红了,抬头看着他。

    他仔细看了看我的脸色,手伸出来,又收回去,最后无奈地道:“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吸了吸鼻子,道:“没事……先生,你说,我听着。”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笑了一声,低下了眼睛,道:“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撑这么久的门面的。虽然不像以前富贵钱庄那样入不敷出,却也只是勉强持平。对了,你知不知道,佳人庄过几天会派人过来,到时候约莫我们这儿的大多数胭脂铺都会给他们并购了去。”

    襄阳佳人庄,也是一个老牌子。最近几年更是崛起迅速,已经开始向宫里进贡。前段时间。芷若斋受到的冲击,就是来自他们。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并购其他铺子。现在据我所知,十八镇有好几家老字号,都已经被冲垮,并购。

    我颦眉道:“那怎么办?”

    孙思文道:“说来也奇怪,最近这几天,他们对芷若斋的手段,似乎停了一停。不过也有蓄势待发的势头。我看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我托着腮,沉吟不语。如果芷若斋被并购,安家可以得到一笔不少的钱。但是安家跟其他只吃一家招牌胭脂铺的人家不同,并不缺钱。让出这一块地,也没什么。只是现在既然已经落到了我手里,就已经和我的生死牵扯在一起了。如果我现在是安家当家,可能我会拱手让出这么一个也不怎么赚钱的铺子。但是现在,显然不行。

    和孙思文研究了一下其他几家被并购的铺子的资料,我的心思不知不觉就静了下来。先前那一种小家子气的哀怨也去了大半。小半天下来,也收获颇丰。

    现在真的证明,我想要联合股份那一条路,是走对了。这样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起码能得到柳进夏的支持。而且这个计划也是相辅相成的。如果我们能够挺过这一关,那么芷若斋的腾飞,就指日可待。

    我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然后就觉得肚子饿了。

    孙思文正低头整理,感觉到我在看他,不由得抬起头,只看一眼,便一怔:“你又饿了?”

    “……”我有点惊讶,不过抬头看看天,又觉得理直气壮,道,“难道先生不饿?”

    “……走吧,我带你去找吃的。”他也不跟我废话,利落地收拾了东西。

    我乐颠颠地就跟上去了。

    反正我是不想回安家去,走了两步,他似乎颇为苦恼,不知道该把我带到哪里去。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便拉住他的袖子,道:“先生,我今晚能不能住在你那里?”

    孙思文怔住,半晌,才有些不自在地道:“这,不太好吧……”

    我好气又好笑,推了他一下:“你该不会以为我是要抱枕自荐吧。姑奶奶虽然深闺寂寞,不过还不至于这么离谱。”说完这些,我又有些低沉,只低下头,道:“我只是不想回去而已。”

    “……”他还是不吭气。

    其实一开始,我提出这个想法。就料到他八成是不会答应的。他这个人非常自律,虽不迂腐,却绝对恪守礼节。跟我相处了也有半年多了,我自然深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秉性。

    正想摆摆手说算了,结果却听得他道:“如果你能跟你家里交代,我也没什么话说……毕竟那院子也是你的。不过,你自己可要想清楚的。”

    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如果事出,那么他是没事的。这个时代对女子很苛刻,对男子却很宽容。到时候我大约会被指为**,吃尽苦头,而他却可以轻松地远走他乡。

    我想了想,道:“没关系,刘姨娘已经不怎么管我了。何况安府还有崔嬷嬷呢,不会有事的。今天我又是跟舅舅一起出来的,就算不回去,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孙思文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难怪,见你不高兴。原来是玉宁回来了。”

    我白了他一眼,道:“他回来怎么了?他回来我就要不高兴?没错,我是不高兴,我不高兴极了。我看到他我就不高兴。”

    孙思文不说话了,先扶了我上马车,然后才自己也上来。

    得到了那一处小院儿,我看了看光溜溜的门面。不禁道:“先生,好歹你也是要在这里住一阵子的。为什么不给它起个名字,题个匾?”

    孙思文抬起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才想起来。不知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我笑嘻嘻地道:“不如就叫金屋藏娇?”

    “……”

    我哈哈大笑,道:“跟你开玩笑呢,我可没那个胆子。”不然可是会被安玉宁打断腿的。

    我们联袂进了门,阿绿早就咋咋呼呼地迎了出来。看到我,略有些拘谨,但还是很高兴,笑嘻嘻地道:“少奶奶?今天也要在这里吃饭?”

    我笑道:“我今天。要在这里过夜。”

    “……”阿绿这孩子也不纯洁,一下子就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我笑道:“我记得好像让你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不知道你收拾了没有。”

    阿绿松了一口气,道:“收拾了的。少奶奶,先生,快进来吧。”

    孙思文摇摇头,表示对这个丫头的咋咋呼呼很不以为然。看样子他们处得不错。阿绿这丫头也的确不适合在安府那样的地方做个末等丫头。

    阿绿先给我倒了茶,道:“没想到先生今天会回来这么早,也就没有做好饭。少奶奶请先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去忙活。”

    我笑着站了起来,道:“我跟你一起去。”

    此言一出,孙思文和阿绿同时怔住了。孙思文皱着眉头道:“你……不要瞎胡闹,厨房……”

    我白了他一眼,道:“难道就只有阿绿才是好女人,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偏要露一手给你瞧瞧。阿绿,走。”

    阿绿只是呐呐地站着,也不敢动,眼睛一直看孙思文。

    我拖长了声调:“先生~~~~”

    孙思文只得无奈地道:“你爱玩儿,就去吧。阿绿,多帮衬着点,别让少奶奶弄脏了衣服。”

    我这才高高兴兴地跟阿绿一起去了。

    这个小厨房是阿绿的天下,一看就一股子农家味儿。我自告奋勇地在一旁洗菜,仔细地去了菜根。阿绿见我也没有架子,不由得也放开来,一边大咧咧地跟我说话,一边就熟练地切菜。

    我身上穿了一个围裙,是阿绿照孙思文的意思,给我挑了一件最大的让我穿上的。因孙思文说要她别让我弄脏了衣服。我看她三句两句离不开孙思文,就知道这丫头是春心暗动了。不过也难怪,少女怀春,孙思文此等翩翩公子,朝夕相处在这个如隐居山野一般的地方,也难不动心。

    阿绿今天晚上要做的是著名的流浪鸡,还有几个小菜。我也不跟她争,她掌厨的时候,我就打下手。她要去忙别的。我就自己下手。她似乎胆战心惊地旁边看了一会儿,看我很熟手,似乎很狐疑,于是就放心地自己去忙碌了。

    孙思文不厚道,秉持君子远庖厨的思想,还真就等在厅子等饭吃。

    我笑着端着托盘推开门,道:“吃饭啦。”

    孙思文抬起头,似乎有些忡怔,然后就笑了,有如春风拂面,站起身来,接过了我手里的托盘,道:“倒是难为你了。”

    阿绿跟在我后面,大咧咧地道:“没想到少奶奶的手艺这么好,真是那个什么,人,人不可,不可貌相?”

    孙思文道:“的确,是人不可貌相。”

    我和阿绿一起收拾好桌子,孙思文要帮忙,却手拙的很,简直有点手足无措。我乐得很,真是难得看到他这个样子。然后阿绿就下去了。我们两个便对着烛火吃饭。

    像这个样子,小家小院,朴素的小桌,简单的饭菜。院子里种着能成棚子的丝瓜,还有一些盆子花,月色下的景致必定很美。

    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可惜对面那个人不是我的良人。也可惜我的良人再不可能会跟我过这样的生活。

    不过如果对面没有人,我一个人这样,也很好。如果有个阿绿那样的丫头,我必定会让她跟着我上桌吃饭。那就更好了。

    默默无言地吃过这顿饭,崔嬷嬷让小兔来伺候我,还带了给我换洗的衣物来。我倒是笑了,安玉宁说我可信崔嬷嬷,果然如此。

    孙思文道:“你可要沐浴?”

    我突然就想起今天在客栈里和安玉宁纠缠不清的那些画面,然后又想到他车子里那个人。只看那个尖尖的绣鞋,就知必是佳人。顿时觉得全身都很难受。但是想一想又觉得不妥当,便道:“算了,如果哪一天我能长住,再考虑这个事儿。将就一晚上也没什么。”

    孙思文点点头,转身去吩咐阿绿带着小兔去休息。

    我让阿绿和小兔搬了两张椅子到院子里来,真的就坐在还没有长齐的丝瓜棚下看景。月娘如洗,小院静谧,难得安闲。

    我x在椅子里,忍不住轻声道:“先生,我有预感我今晚会睡得很好。”

    孙思文看了我一眼,道:“怎么你在安家,让你寝食难安吗?吃要吃我的,现在又说这种话。”

    我白了他一眼:“你不要这么会破坏气氛好不好。我承认,在安家我的确不舒服。吃你的我吃的香,睡你这儿我觉得睡的香,又怎么样,从你这个铁公鸡身上拔毛,我就是高兴。”

    孙思文无奈地道:“怎么又扯到那里去了,你要吃我的住我的,我也没话说。就算是铁公鸡,你这么小一个人,我还是养得起的。”

    我来了兴致,回过头去跟他开玩笑:“先生,如果我被我舅舅休了,不如你养我吧。”

    他一怔,然后别开了脸:“又在说胡话。玉宁,怎么会休了你……”

    我撇撇嘴,道:“怎么不会。他就曾经说过要休了我。那个时候我傻,不愿意。现在可不会了。他现在如果说要休了我,我肯定会开心得一蹦三尺高,领了休书,还有我的嫁妆,走得高高兴兴。”

    孙思文不说话。半晌,才缓缓地道:“那他必定说的是玩笑话。他不会休了你的。”

    我别开了脸:“那我休了他行不行。”

    “……”孙思念有些纳闷,看着我,“难道你就这么不情愿做安家的少奶奶吗?玉宁对你不好吗?”

    我捏着小辫子随便把玩,道:“我为什么要情愿?你也看到了,我就只有在你这里才会开心。说白了我就是想这样罢了。什么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的,我一点儿也不想。还不如小家小户逍遥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孙思文沉吟了半晌,终于道:“先前第一次听你说你想要过这样的日子,我只当你是开玩笑。没想到你竟真的这样想。只是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东西,你在富贵人家已经习惯了的,到了小户人家,可就没有了。”文学度

( 乡村留守女人 http://www.xcxs9.com/0/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村留守女人》,方便以后阅读乡村留守女人逍遥自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村留守女人逍遥自在并对乡村留守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