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有了希望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近水山庄庄主 本章:有了希望

    (文学度 )ttp://n

    我无所谓地道:“有得必有失。我总不想为了那些无所谓的东西。束缚我一生的。”

    孙思文道:“你说的倒好听,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小公子吃面不懂礼仪,还被你说了呢。小户人家,可不讲究这些的。”

    我忍不住有些着恼,回过头去使劲瞪他:“孙思文!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婆,连这种小事也不放过。那又能说明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以后不会真正逍遥。你就看着罢,我总有一天是要逍遥自在的。”

    孙思文笑了,道:“好,我看着。”

    在院子里闲坐了一会儿,他指着已经开了花的丝瓜藤给我看,我满心欢喜,只觉得生命都重新有了希望。

    孙思文道:“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我有些困了,趴在椅子里,懒洋洋地道:“想,先把心收回来……我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了。以往,不过还是贪……犹如鸡肋,总觉得弃之可惜……”

    当已经没有了希望,又怎么会有期望。

    我知道了。已经是不可能了。他见了我只会要抱我要摸我要亲我而已。如果不是我抗拒,八成是已经压了我了。然后就是丢给我一些意味莫名的话。一直这样去揣测他的心思,一直要一边想着自己要现实一点,一边又要忍不住去想会不会还有希望,人都会累的。我已经累了。那么便放手。

    有人在我耳边轻声道:“是么……”

    我点点头,道:“嗯,我已经,决定了。”

    一夜安宁。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这小院子的客房里了。我挺惊讶的,一是我竟然不认床,竟真的一觉到大天亮。另一个则是我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孙思文那个老古董抱我进来的?可是我看到自己身上已经换了衣服,我一下就明白过来,八成是小兔这个怪力女。

    于是心情很好地起了身,出了门。孙思文竟然在院子里的丝瓜棚旁舞剑。虽然慢得跟老头太极一样,但是却好看得紧。我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他收了势,朝我走来。

    “睡得可好?”

    我点点头,露出一嘴牙:“好极了。我都说了我会睡得很好。”

    孙思文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道:“那,你来。”

    我跟着他一路走进书房。这个书房不比安府那个丰富整齐,但是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这才是看书的地方嘛。

    他指着已经铺好的纸卷,道:“你来题字吧。”

    我一愣,道:“题什么?”

    “题这个院子的名字。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由你来题比较合适。”

    我有些不安了,扭扭捏捏道:“你自己来就好了嘛……”比起安玉宁和孙思文,我那笔臭字根本拿不出手……何况还是写大字。我从来没写过啊……

    孙思文看了我一眼,道:“没有写过大字?没关系的,你尽管题。题坏了,换一张便是。”

    我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了。提着大毛笔,蘸了墨,思绪还未理清,手下就已经滴落了一大点墨豆,在纸上晕染开来。

    “……”

    孙思文道:“不如就先用这张纸,练练手。”

    我想了想,也不错。于是便有些生涩地题了三个大字“随意居”。随字太大,居字太小,参差不齐。我有些脸红。孙思文也没有多说,耐心地给我又换了一张纸,铺好,用镇纸压住。我渐渐有了勇气,练了几下手,终于在第六次题出了一笔还算整齐的大字。竟然还有点笔风。我不禁偷着乐。

    孙思文看了一眼,笑道:“不错了,可以拿去刻匾了。你可要下印?”

    我一愣,道:“我没有带印在身上……”

    孙思文道:“那你落个款吧。”

    我想了想,换了小笔。在右下角写下三个娟秀的小字:包包题。

    “……包包?”

    我缩了缩头,道:“那个,是乳名……”我前世的名字。姓包名包,外号憨包。

    孙思文若有所思,道:“也是,落了你的名字,的确是不合适。”

    我撅着嘴,道:“这就是我的名字。”

    孙思文笑了一笑,自顾自地用镇纸压好我题的字,然后转过头来对我道:“走吧,阿绿给你下了面。”

    我道:“什么面?”

    他笑道:“鸡汤面。你来了,我才有肉吃。”

    我笑嘻嘻地跟着他:“那我要常来。免得你这么可怜,没肉吃。”到时候没钱上路,我看他怎么走。

    等吃过鸡汤面,我们两个又一起到银楼去。此时我觉得心结已经彻底解开了。

    有什么的,死骚包。他爱回来就回来吧,我干嘛要当真。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幸福人生的一个障碍物,是阻挡我通往逍遥之梦的小BSS。障碍是用来排除的,BSS是用来消灭的。综合得之,骚包男是用来无视的。

    正所谓天将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接下来的日子,我依然过的很安逸。每天跑一跑芷若斋或是银楼,然后高高兴兴地去孙思文家蹭饭吃。回到安家,和刘牌坊也几天打不了一个照面,内有崔嬷嬷和拂衣打点,我也不想要太操心。而且那个佳人庄不知道怎么回事。来找了我们两次麻烦,然后就没动静了。

    我们绷紧了一根弦等了很久,就怕他们是要在我们松懈的时候突然出击。可是人家都把资金撤走了,我们赢得莫名其妙。把刘姨娘给气了个半死。

    慢慢地天气就要热了,孙思文家院子里的丝瓜已经爬得很茂密了,喜人的很。我喜欢的很,于是往他家里跑得更勤了。

    得到了我和柳姿生辰将近的时候,我特地回了一趟安家本家。柳姿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我隔着肚皮听了半天,开心的很。

    柳姿道:“也不知道娘当初怀我们的时候,是什么样一个情景。”现在说起安四,她已经能用一种很淡然的口吻了。

    我抚摸着她的肚子,轻声道:“必定也是像你一样,非常幸福的。”

    柳姿笑了,道:“是啊,儿是娘的心头肉。”

    我有些埋怨地看着她:“那你还这么辛苦地奔波。”柳姿已经渐渐打入安家的经济命脉,安老太君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时常就想起安四,因此对承欢膝下的柳姿更加信赖,有很多事情便交到她手上。她挺着大肚子奔波,着实让我捏一把冷汗。

    她道:“不这样,怎么保护我肚子里这个命根子?你还不了解安家,这就是个贼船。上来了,就难消停。一旦消停,别人就会趁机痛打落水狗。”

    我不说话了,因为我无话可说。

    姐儿俩坐了一会儿,柳姿推了我一下,道:“小韵,等我身子重了,你来我这里。我怕我一个人,顾不过来。”

    我沉默了一会,然后道:“好。”她根本不指望安云蔼。

    柳姿道:“对了,小韵。这次跟你来的那个孙思文,是你的掌柜?”

    我道:“是啊,他这次也要来怀溪谈生意,所以就一起来了。”

    柳姿沉吟着道:“其实我觉得,如果你没有嫁给舅舅,他倒是个不错的人选。看起来稳重,又正派,能照顾你。”

    我一怔,然后无奈地道:“大哥也说过这样的话。不过我和孙先生是不可能的。他是京城人士,总有一天是要回去的。”

    柳姿道:“这样啊,那算了。我还想着,等有一天我说话能作数了,就做主让舅舅休了你。给你把他招赘进来。”

    “……”我缩了缩头,不敢说安玉宁曾经要休了我,结果还是我自己求了他的。怕柳姿抽死我。

    第二天一大早,孙思文来接我,一脸的纳闷。

    我同柳姿打过招呼,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奇怪:“怎么了?”

    他扶着我上了车,然后自己也进来,道:“昨个儿,碰上了安家大爷,嘴里很不干净。”

    我眼尖,瞥到他眼角有一处淤青,立刻变了脸:“他打你了?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

    说着我就要站起来。孙思文忙拉住我的袖子,道:“你趁早消停点。我只不过是你的掌柜,对你的家人动了手,现在不快跑,竟然还要送上门去吗?”

    我一愣,然后赶紧做贼似的坐回去,吩咐马车快走:“你把他给揍了?”

    孙思文淡道:“自然。”

    我突然想起他那套老头剑法,忍不住想笑,只道:“干得好。你放心,我帮理不帮亲,何况对我来说,亲也是你。理也是你,一定会罩着你的。”

    他瞪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差点要捂嘴尖叫。他这还是第一次瞪人呢。

    走在路上无趣,我问了几句生意上的事情,然后就不行了。他立刻体贴地递给我一片薄荷叶。我道:“先生,你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

    他无奈地道:“又说怪话。不知道你对人家说话是不是也这么没谱。”

    我笑嘻嘻地道:“当然不是,我不是早就说过了么,我和先生亲嘛。”

    走了一阵,他又道:“你和你姐姐……据说是孪生?不过长得不像。”

    我随口道:“嗯,大家都说她比我好看。”

    孙思文淡道:“也不能这么说。这萝卜青菜,人人都拿不准的。”

    我斜睨着他:“那我是萝卜,还是青菜?”

    他愣了愣,道:“萝卜,不算青菜?”

    “……”

    回到阳溪,我已经累得快瘫下了。虽然有薄荷叶,但是还是难受的很。

    刚下车,就有银楼的伙计拿了账册来要我看,并让我去芷若斋一趟。那里的情况还不稳定。我累得厉害,只得道休息一下就去。

    孙思文看了我一眼,道:“你就留在银楼看账吧。芷若斋那里,我替你去就行了。”

    我简直要摇尾巴了,道:“好……我想睡一会。头疼的厉害。”

    屋子里没有外人,他便把我扶起来,让我躺到一边的睡椅里,轻声道:“要就好好睡一会儿吧。”

    我头疼欲裂,也没有时间管这么多,他给我脱了鞋子,我也没察觉。只是一个人在宽大的椅子里缩成一团,舒服的很。

    起初只是想小睡一会儿,没想到后来竟然是饿醒的。一问一直守在旁边的小兔,才知道都已经要吃晚饭了。

    我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道:“孙先生回来没有?”

    小兔道:“回来过了。先前有人拿了单子要少奶奶审,先生见少奶奶还在睡,便让人不要打扰。”

    我无不疲惫地道:“那单子呢,我看看。”

    小兔道:“先生已经做好了。少奶奶可觉得饿?厨房已经准备好了八宝饭,可要现在送来?”

    我正要穿鞋,听她这样说,不由得一怔:“这里怎么会有八宝饭?”

    小兔道:“先生让人去买的,说是少奶奶爱吃甜食。”

    我想,也是,我天天在他家蹭吃蹭喝,他会了解我的口味,也不稀奇。于是又想,他果然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如果是个丫头多好,还能时时带在身边。心情大好,便乐颠颠地让小兔把饭送上来,正吃着,孙思文就进来了。

    他看了我们一眼,道:“小兔姑娘。”

    小兔识趣地答应了一声,便告退了。

    孙思文坐在了我对面,直接进入了主题,道:“你吃,我说,你听着。”

    我刚要站起来,听他这样说,便又坐回去了。跟他也没什么好矜持的,我什么样子他没见过。

    “芷若斋最近收到了一笔大货,是襄阳佳人庄的。他们想要芷若斋的货。”

    “……”我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大费周章。我知道他们可能需要各个老字号的东西,但是前段时间没有并购了我们,这会子倒是掏大价钱来买,着实奇怪。

    孙思文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你若是要问我,我说这个单子虽然大,但还是不签的好。太冒险了。”他一顿,又道:“我记得你姐姐手里好像也有个胭脂铺,前些日子被冲击得快垮了,你姐姐也无暇顾及。后来佳人庄也跟对我们一样,突然就撤走了。”文学度

( 乡村留守女人 http://www.xcxs9.com/0/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村留守女人》,方便以后阅读乡村留守女人有了希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村留守女人有了希望并对乡村留守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