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格外动人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近水山庄庄主 本章:格外动人

    (文学度 )ttp://n

    我吓了一跳,顾不得背上的疼。要爬过去看孙思文,结果一动,才发现脚也痛得厉害。我爬到他身边,看他面色铁青,不由得大惊。

    依稀记得,落瀑的时候,他把我抱住,替我挡掉了很多冲击。该不会是撞到了脑袋,然后昏过去了,又溺水了吧?

    伸手一探他的鼻息,竟然已经没有了。我简直要哭出来,自己身上的什么痛都忘了,赶紧用手挤压他的腹部,挤了半天,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不停地挤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让他把水吐出来。

    我一看有希望,心里也稍微振奋了一些。再挤压了两下,然后腿把他的脖子垫起来,又松开他的腰带。解开他的衣领,然后捏住鼻子,扣住下颚,对着嘴给他做人工呼吸。

    如此反复了好久,我看他的胸腔每次都能随着吹气而隆起,心里安定了不少。我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只是看过书,幸好给我摸到死耗子,还真没弄错。所以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算完,于是一直做到我自己头昏眼花,他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不过脸色已经红润了很多。

    嘴唇相贴,已经能感觉到他微弱的鼻息。我松了一口气,让他在我腿上躺了一会,自己开始左看右看。

    这里……就是一个河边的石滩,不远处好像有山,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家。

    过了一会儿,我低下头,却正对上一双清明无比的眼睛。

    我一愣,随即彻底安下了心,道:“先生,你可吓死我了。刚刚你那个样子,我还以为你……”

    他有些僵硬,扶着额头从地上坐了起来,先检查了一下自己,松了一口气,道:“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龇牙咧嘴地道:“背上。和腿上,都很疼。先生你呢?”

    孙思文试着站了起来,晃了两下,就稳住了。他道:“我没有重伤。走吧,找个干净地方,我给你清理一下。”

    我试着要站起来,可是一条腿却钻心的痛,根本站不稳,被孙思文一把扶住。他的动作很迟疑,但到底还是背对着我俯下身,低声吩咐我爬上去。

    现在也不是娇气的时候,我从善如流地爬上了他的背,让他背着我,脚下踉跄着往前走。他的背很宽阔,让人觉得很踏实。我趴在他背上,忍不住道:“先生,是我拖累了你……”

    不用想也知道,那绝对不会是一群普通的山匪。哪有山匪不为劫财,一上来就要人的命的。而且我自认我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起码会动个心思劫个色吧……

    也不知道小兔怎么样了。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对付得了这么多人。而且我上次还给了她脸色看。一直惦记着要向她道歉来着……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孙思文低声道:“不,是你救了我。”

    我把头靠上去,道:“你太傻了,又不通水性,为什么要跳下来?现在好了,白白跟我沦落到这个地方……”

    他脚下一顿,然后才继续往前走,一边道:“你说,如果我不在,你现在,要怎么办?所以我水性虽然不好,但总还是有点用处的。”

    我愣住,随即搂住他的肩膀,失笑,道:“先生,你生气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连累你而已。”

    他只道:“没有,没有生气。”

    走了一段,竟然给我们看到山脚下有个简易的小木屋。孙思文告诉我:“大概是要上山的猎户们建的,供他们休息用的。里面应该会有些粮食,还有药物。”

    我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了。”

    这大太阳的天,走了一路,我们身上的衣服头发都差不多干了。他背着我,伸出一只手推开门,果然没人。屋子很简易,有一个里间,一个外间。外间放着桌椅,还有一张床。孙思文把我背到里间。里面也有一张床。他低声吩咐我把衣服换了,身上有泥沙,对伤口不好。

    待他出去给我打了一桶水进来,我已经把衣服脱了。他在外面轻声道:“你……”

    我裹着刚刚从旁边的箱子里找出来的一件男人的大衣,道:“先生,进来吧。”

    孙思文提着水进来了,看到我这个样子,倒是一怔。

    我龇牙咧嘴地道:“我看过了,我的脚大概是扭伤了,肿得好大。还有伤在背上,我自己也拿不准。”

    孙思文很自然地道:“你把衣服解下来,我给你看看。”

    我一愣,然后有点脸红。又想,医者父母心,我得纯洁一点。于是先伸出脚让他看了,然后低声让他背过身去。

    我身上原先的衣物已经全都脱下来了,这件袍子里面可什么都没有。咬了咬牙,只得把衣服褪到腰上,背对着他坐了,手拉着衣物,遮住身前,低声道:“好了,你回头吧。”

    然后我就闭上了眼。全身都变得敏锐起来。感觉到他走到了我身后,指尖在我身上轻轻触碰。我忍不住颤栗了一下,低下头,轻声道:“好疼。”

    他低声道:“是被石头刮伤的吧。你不要怕,我在外面看到了伤药,你先躺下来,我给你把沙子清理出来。”

    我依言趴下了,突然想起我背上有纹身,不由得加倍害臊。但是他的态度坦荡,而且清理伤口实在是一件很让人郁闷的事情,很快我就疼得把什么都忘了。

    他的手一顿。无奈地道:“忍一忍,忍一忍就好了。”

    我眼泪汪汪地道:“很疼……”

    他似乎很无语,只一边跟我说话转移我的注意力,手下却再也不肯留情:“先前看你那样泰然自若,我倒是忘了,你还是个怕疼的。”

    我忍不住给他顶回去:“我就是怕疼又怎么了?又不丢人。”

    “是是是,不丢人。好了,伤口清理过了。待会给你上药,会更疼,你若是疼得厉害,可以咬住枕头什么的。”

    我道:“我才不要,这个枕头这么脏……”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利落地起了身去门外拿了一堆瓶瓶罐罐进来,又坐下了。给我背上上药,我只疼得冷汗津津,几乎要哭爹喊娘。他的动作很快,一下就弄好退开了,我只得趴在床上,被药力刺激得一抽一抽的,半天都在哽咽。

    他轻声道:“你……背上上了药,衣服,等一会儿再穿。现在,先坐起来,我给你脚上上跌打药。”

    我抱着胸口的衣服坐起来,犹在抽噎,把肿得一塌糊涂的脚从宽大的衣摆里伸出去。他单膝跪在我身前,捧住我的脚。上药的时候倒还好,到他给我揉搓的时候,我简直又要哭出来,但是他根本不手软,我挣又挣不开,只能抽噎着随他去。

    他把我的脚扶到床上,松了一口气,声音有些低哑地安抚道:“你休息一会儿,我去出去看看。”

    我心里莫名的有些生气,不愿意理他,一抽一抽地抱着衣服趴在床上。他低声嘱咐了我几句。就出去了。

    我趴在床上,有点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我身上这个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安玉宁还叫我去襄阳来着,看来是赶不过去了。今年的生辰不是这么可怜吧,要在山里过。

    我心里惦记着小兔。又想起,银楼和芷若斋怎么办?我不见了,柳姿会不会很着急?她身子重了之后,要怎么办?谁能帮衬她?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就觉得累。那种劫后余生的疲惫感。算了,能活下来已经很好了。而且孙思文在这里,已经是我赚到了。

    于是沉沉睡去。

    等我醒过来,又是因为肚子饿。我迷迷糊糊地撑着身子,小心地跪了起来。背上的伤口一疼,让我瞬间清醒过来。屋子里已经点了煤油灯。床边的桌子行,放了一根很趁手的木头。看来是孙思文放在这里,给我做手杖用的。

    我打着哈欠,拉着衣服穿上,松松垮垮地系上了,下了床。我的鞋子竟然已经刷干净了,也晒干了。这么大的太阳,也难怪。我把脚套进去,只觉得心里也暖暖的,又愈发后悔,他给我上了药之后我小家子气,还给他脸色看。

    于是拄着那根拐杖,一瘸一拐地出去要找孙思文。一掀开帘门,却正对上一个美男裸露出来的宽阔肩膀,他似乎吓了一跳,看到我,半晌,才松了一口气:“你醒了。”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先生,你怎么这么害羞?”

    孙思文面色有些不自在,伸手要去拿衣服披。

    他刚才是在给自己的背部上药,但是很不方便。这下看到我来,大概觉得不自在,便也不上药了。这个人,想不到还挺闷骚的。

    我大方地道:“投桃报李,我来给你上药吧。”

    他稍稍僵了一会,然后还是把上衣脱了下来。我借着灯光一看,他背上有些微擦伤,还有些微撞伤,比我好多了。我也是个生手,拿着那些瓶瓶罐罐,照他的吩咐给他上好药。

    完事,我松了一口气,笑了一声:“先生,你的皮真厚。”我伤成这样,他替我挡掉了不少冲击,竟然能比我好上很多。

    “……”他披上衣服,轻咳了一声,道,“可觉得饿了?”

    我扶着拐杖坐在桌旁,点点头,道:“饿的很。先生,没有吃的怎么办?”

    他去打了水来,把水盆端到我面前,让我洗手,一边道:“有是有的。不过都是一些干粮,怕你吃不惯。”

    我道:“没有关系的。”

    他去把水倒了,然后打开一边的橱窗,一边忙碌,一边道:“今个儿我出去看过,这里朝东走几里,有个小村子。幸好身上的银子没有被水冲走,我去向他们买了点软面,让村妇做成松软的糕点给你带回来了。你先吃一点,明天再想别的办法。”

    我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道:“好。其实吃干粮也没有关系。”心里是感动的,我还记得在他家院子里的时候,他对厨事的那个笨拙的样子。没想到这下却这样细心。

    说是糕点,其实不过是农家的一些软馍馍。我就着清水吃了,他则吃那个白白的不知道什么干粮。然后我觉得有些爱困,便打着哈欠道:“先生,休息吧。”

    孙思文笨手笨脚地收拾了桌子,看了我一眼,道:“你先莫急。我今天在那村子里走了一圈儿,已经和他们谈妥,明天我就带你过去。我对他们说我们是一对落难的兄妹,被水冲来这里的。”

    我一愣,道:“你为何不说我们是夫妻?”

    他彻底怔住。

    我耐心地解释给他听:“你要知道,我怎么说也是个小姑娘,说我已经嫁了人,比起我还是待字闺中,是要方便很多的。”

    他想了想,道:“你可以说你是个寡妇。”

    “……”

    他道:“到时候,我可以在村子里给他们看看病。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再想办法回去。”

    我仔细考量一番,道:“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我拄着拐杖,慢慢地走回了里屋去。这个床褥很硬,而且下午睡了太久,我有点睡不着。趴了大半天,心中有些烦躁。

    待到半夜,还没有睡着,不禁火起。正想坐起来,就听到孙思文隔着帘子轻咳了一声。

    “睡不着?”

    我一愣,道:“嗯。”这荒郊野岭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狼。

    沉静了一会儿,我忍不住道:“先生,你也睡不着?”

    “……嗯。”

    我来了兴致,趴着床上翘起脚,道:“那你陪我说说话吧。”

    帘子外又沉静了一会,我几乎以为他又睡着了。半晌,才听得他道:“好。”

    我高兴了,巴拉巴拉手指,道:“不如,就先说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又是好一会儿,他才低缓地道:“如果有机会,我想回京,考上御医。”

    我道:“不知道会不会冒犯……听说你家道中落,这是怎么回事?”

    “是,被奸人所害。”

    我得寸进尺地道:“那你是打算报仇?”

    他似乎轻轻地笑了一声,那低沉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动人,他轻声道:“并非。我的仇人,已经死了。”文学度

( 乡村留守女人 http://www.xcxs9.com/0/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村留守女人》,方便以后阅读乡村留守女人格外动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村留守女人格外动人并对乡村留守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