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相依为命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近水山庄庄主 本章:相依为命

    (文学度 )ttp://n

    我“哦”了一声。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天爷不会放过那些作恶的恶人的。”但是我又一想,恶有恶报好像是有,那么善有善报呢?善人,为什么又不得善终呢?比如安四。

    于是我在枕头上蹭了蹭,不说话了。

    半晌,孙思文道:“恶有恶报,大约,确有其事吧。你也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吧。”

    我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心中安定,也就觉得睡意袭来。

    第二天早上,被孙思文叫醒。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他穿了一身奇怪的棕布衣裳站在我面前。他道:“你先起来,我给你上药。昨天向村民买了几件衣衫,你待会换上。”

    我“哦”了一声,脑子也缺氧,坐起来,脱衣服。他去拿药,给我细致地料理好背伤。我一下又疼醒了。然后他给我揉脚。依然疼。

    简单地吃过东西,他看了我一眼,道:“路远,我背你过去。”

    我点点头,道:“好。”

    于是他去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把没有用完的药物归于原处,又把屋子料理好,还提了一桶水,将水缸补满。这里是猎户们的暂住之处,并无固定主人。只是每个人来这里,都会很自觉地做好这一切,即使身上没有带东西,下一次也会来补齐。他倒是很懂行情。

    我忍不住想,他流落到阳溪的时候,大概吃了不少苦头。可是怎么就还是个厨事白痴呢……

    我换了一身朴素的农妇的衣服,用一根简单的银簪把头发盘起来。他把我们换下来的衣物,还有物品,都整合成一个小包袱,令我提着,然后就把我背了起来。我手里还拿着那根拐杖。

    走出房门,太阳已经很大了。

    他低声道:“抓紧。”

    我牢牢地抓住了他。此刻只有我们相依为命。

    走在路上,我用袖子给他擦汗。他脚下一顿,然后又继续往前走。

    我搂住他的肩膀,道:“先生,真不知道以后谁会嫁给你,一定是他的福气。”

    他道:“到了村子里,可不能叫我先生了。要叫我大哥。”

    我笑嘻嘻地道:“那你叫我什么?小妹?你要怎么向别人介绍我?”

    他略一怔。道:“这我倒是没有想过。柳韵这个名字,恐怕会让人难相信只是个小户女子。”

    我摇头晃脑地道:“那你姓孙,就叫孙石头。我是你妹妹,就叫孙包包。你也不要叫我小妹了,就叫我包包。”

    他似乎失笑:“你还真的喜欢叫包包?”

    我轻轻地掐了他一下,道:“你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每次我同你说认真的,你都当我是开玩笑。我真的叫包包。”

    “……实在是,你说话太没轻没重。”

    我哼了一声,气呼呼的,不理他了。

    他背着我走了一会儿,就到了他说的那个村子。眼前简直可以用柳暗花明来形容,刚刚还一片萧条寂寞,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熙熙攘攘的小乡村。小儿垂髻,在村头嬉笑打闹,也有大黄狗,懒洋洋地趴在地上吐着舌头。

    孙思文背着我,熟门熟路地走到一户人家,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一个脸蛋红扑扑的少女来开了门,一见孙思文。就先欢呼了一声。

    “孙先生!”

    然后看到我,这眼神就不怎么好了,有些警戒地,上下打量了两下。我有些不自在,想爬下来,但是孙思文也没有放松的意思。

    他道:“这是我家小妹,闺名叫包包。”

    那少女这才松了一口气,笑ii地道:“原来是孙小姐。孙小姐怎么了?”复又侧身往里面让,热情地自我介绍,道:“我叫谢阿蛮,孙小姐可以就叫我阿蛮。”

    我趴在孙思文背上,有些拘谨。

    孙思文道:“舍妹扭伤了脚,背上也有伤,所以让阿蛮姑娘见笑了。”

    一路说着话,就走到了屋子里。这个院子,在普通人家来看,应该也不错了。有些像个小地主的院子。

    阿蛮请我们坐,道:“我马上就去请我父亲。先生请先等一等。”说着,也不等我们反应,就蝴蝶似的飘去了。

    孙思文小心地把我安置在椅子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旁边。

    我忍不住取笑他:“大哥~您还真是魅力无穷。”

    孙思文瞪了我一眼,我一下笑了出来。

    谢家的家主,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长得倒是浓眉大眼,很是富足的感觉。他看了孙思文,先是哈哈大笑,然后道:“这位想来就是孙家的小姐……”说着,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却是一怔。

    孙思文站了起来,不动声色地挡在了我面前,道:“惭愧,舍妹有伤在身,不能起身见礼。”

    谢老爷连忙摆摆手,道:“不不不,孙小姐这等人儿,怎么就受伤了?伤得可重?可要请大夫?”

    我低下头,道:“多谢关心,只是家兄就是大夫,我已无大碍……”

    谢老爷又问了几句,这才消停了。终于和孙思文各自落座,开始谈话。我坐在旁边不插嘴。

    却原来这谢老爷元配早逝,膝下有一子还有一女,小子才八岁。现下正想请先生来教儿子读书,正是打上了孙思文这个据说是水灾沦落到此处的倒霉蛋的主意。待遇很低,不过肯提供吃住。我们也就满意了。

    终于谈妥,孙思文把我抱了起来,跟着活泼的阿蛮到了后院,两间连在一起的屋子。孙思文把我抱进去,放在床上。对阿蛮客套了两句,小姑娘脸红红地走了。

    他似乎很累,松了一口气。在我前面蹲下来,看看我的脚,低声道:“怎么样?脚可疼?”

    我摇摇头,道:“还好,不是很疼。先生,你累?你是不是就住在我隔壁?”

    他道:“对,我就睡在你隔壁,你可以放心。你说的对,我实在是大意了。你一个女孩子,我若是把你丢下出去行走,确实不妥当。得想个法子才是。”

    我撅了撅嘴,道:“你也知道啊,你早说我是娘子不就好了。现在弄的这么麻烦。难道你没有听过寡妇门前是非多吗?”

    他皱着眉摇摇头,道:“我也后悔。但是……总不好冒犯了你,你毕竟……算了,我再想法子。”

    他把我的脚扶***,道:“算了,你休息吧。我收拾一下。”

    我乖乖地点了点头,趴在了床上,眼巴巴地看着他走来走去地忙活。他先把我的衣服从包袱里拿出来,放好,又把我没有被水冲走的首饰重新包好,和衣服放在一起。然后收拾了一下屋子里的桌椅,以及那张简易的梳妆台。这个屋子很小,先前显得有些杂乱。但是他这么一收拾,就顺眼多了。看不出他还挺能干……

    他拍了拍手,似乎对自己的成果比较满意,然后来坐在床边,低声道:“把衣服解下来。刚刚在路上,八成是出汗了。我给你把身子擦了,然后你换身衣服,重新上药。”

    我的脸刷的一下爆红。擦,擦身啊……

    但是他一脸坦荡地去打水了,刚刚还一脸若无其事地收拾了我的肚兜……我咬了咬牙,把衣服脱了下来,趴在床上。

    他坐在床边,我是趴着,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手中的动作有条不紊,给我仔细地擦拭背脊,还有手臂。又把我的脚丫子抬起来,细细地擦拭。我紧紧地闭上眼,几乎是屏息让他做完这一切。

    然后他给我背上上了伤药,低声吩咐我坐起来,给我上跌打药。僵硬的身体,一被刺激,就痛得我呻吟了出来。不过比起昨天,已经好了很多。

    忙活完。他轻声道:“我先出去,你趴一会儿,等我叫你起来吃饭。”

    我疼得冷汗津津,只勉强笑道:“瞧你说的,好像我就只会吃一样。”

    他看了我一眼,换了帕子,来仔细给我擦了脸。他的脸就在我面前,一脸的认真,我的脸不由得红了。他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睡过头。”

    等他给我擦了脸,我把头埋在枕头里,点了点头。他终于出去了。我听到关门声,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松了一口气。

    忍不住又发了会子呆。

    如果,在我身边的是安玉宁……

    他,又会怎么样呢?

    切,他这么差劲,八成是要我伺候他。

    抱着枕头,我稍稍把胸部垫起来,舒舒服服地出神。其实,这样安家少奶奶不就生死不明了?目击证人不就是小兔?然后我不是可以在外面安心地藏个两三年?然后等我回去的时候,安玉宁八成已经另娶了,也就不会对我纠缠不休了。老太君也八成培养了其他继承人,也不会指望我了。

    那多好,我脱了身,还能回去看看柳姿。

    不过,安玉宁会另娶吗?在我之前,他也没有别的正妻……大约如果得知我死了,他也会乐得逍遥吧。怎么会另娶。

    在这个小村子的日子,过得挺安逸。孙思文为了照看我,一般不出门,只呆在这谢家宅院里,给孩子们上上课。偶尔不得不出门,也会叫阿蛮来陪着我。阿蛮也不觉得奇怪,反而很高兴。因为她呆在我这里,必定能和孙思文打上一个照面。

    我背上的伤好在孙思文牺牲清白的照料下,倒是好的很快。为了避免惹上是非,我平时都很乖,几乎从不出门,从来都坐得笔直地在屋子里看书,坐得累了,就去床上趴着。偶尔会跟阿蛮一起刺绣。

    别看我这样,我还是很乖的。该学的东西都有学得很到位。

    安四曾经一再夸过我的心静,的确如此。我很适合刺绣这种事情。在我年幼时,安玉宁就曾经说过,无论是配色,还是针法,我的手艺,在十八溪都已经是上等了。

    其实我越来越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太惬意了。如果不是寄人篱下,还有不能出去玩儿,就更好了。

    安逸了半个月,我脱衣服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脸皮是练出来的。背上也终于结疤了。脚上却还是肿着。

    这一天,孙思文跟我一起吃过早饭,就出去了。

    我坐在窗边刺绣,先前答应了阿蛮的,要给她绣这个花样。听到敲门声,我以为是阿蛮,连头也没有抬,只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然后又很快被掩上。半晌都没动静。

    我一愣,抬起头,发现竟然是谢老爷。

    我勉强笑着要起身,扶着椅子,道:“谢老爷?”

    这谢老爷竟然也不客气,在我面前的椅子,也就阿蛮常坐的那里,施施然地就坐下了,还一脸笑容,上下打量我,最后,道:“孙小姐也请坐吧。”

    我面上一僵,扶着椅子坐下了。

    谢老爷沉吟了一会,倒是很有架势。不过我自己也是个做生意的,面对柳进夏这等谈判高手也不心虚,何况是一个土财主。

    对方大约是觉得施压够了,便又笑了一笑,道:“孙小姐,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低下头,道:“已经没有了。我母亲过世了,父亲……也不知所踪,先前嫁过一次,相公也……如今,已经只得我和哥哥两个了。”

    谢老爷“哦”了一声,似乎在沉吟,半晌,方道:“这你一个女子,又还年轻,就没有想过改嫁?令兄也是个前途无量的人,为了照顾小姐,恐怕拖累了前程。”

    我的眉心一抽,勉强道:“这家里刚遭了难,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何况相公也……”我也实在说不出要守节的话来,怕我自己会笑出来。

    谢老爷愈发没了遮掩,上下打量着我,道:“看小姐的出身,也是好的。和阿蛮这丫头也处得好。心又静……”

    我瞪圆了眼睛:“谢老爷,这……”

    谢老爷也心急了,直接就道:“这么说吧,我觉得你不错,虽然没有嫁妆,但做个续弦,也是不讲究那些的。”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抖了一地,勉强震惊下来,道:“谢老爷抬爱,小女子实在受之有愧。不过我家相公……”

    谢老爷的身子稍稍前倾,道:“只要不说出去,人家也不知道你是死了相公的。待你嫁进来,你兄长也能专心地奔波前程。你看怎么样?”

    “……”我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道,“其实,我命中克夫……出嫁之前,就已经克死了未婚夫。后来,我相公,也是贪我年少孤寡,偏不信邪,将我迎进家门……后来,一家上下,全都遭了难。”

    “……”谢老爷的脸僵住了。文学度

( 乡村留守女人 http://www.xcxs9.com/0/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村留守女人》,方便以后阅读乡村留守女人相依为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村留守女人相依为命并对乡村留守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