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颜红颜红祸水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近水山庄庄主 本章:颜红颜红祸水

    (文学度 )ttp://n

    我抬起头,诚恳地看着他。道:“谢老爷千万不要看我年少,自古红颜多祸水……老爷对我们兄妹有收留之恩,我不敢相瞒的。”

    谢老爷坐不住了。说了两句客套话,几乎是夺门而逃。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坐了一会,然后几乎要笑得捶桌子。

    孙思文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我披头散发地趴在床上闷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索性就真的趴在床上笑个过瘾。他看着我,一怔,然后反手关了门,道:“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我勉强撑起身子,道:“我看,你以后都不用担心我了。”

    孙思文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替我把头发拂开,道:“怎么?”

    我憋着笑道:“因为我克夫啊。是天生的孤寡命。”于是我把谢老爷的到来,还有我是怎么应对的,一一都与他说了。自己又笑得要岔气。

    他听了也是要笑。先前我一直拽着他的袖子猛笑。但是我要把手抽走的时候,他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我吓了一跳:“先生?!”

    孙思文嘴角还噙着笑意,然后却慢慢地正了容。他拉着我的手不肯放,然后慢慢地在床边,单膝跪了下来。与我平视。

    “……”

    他望着我,认真地道:“这些日子,我仔细想过了。你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我勉强笑道,“那又怎么样,只不过是你是大夫,我是病人罢了……”

    他摇摇头,道:“不是这样的,若是换了其他女病人,我也不会这么干脆。是你先……我才这样的。”

    我傻了:“……我,我先?我先什么?”

    他突然变得有些腼腆,只低下了头,道:“你先,自己……亲,亲了我……”

    “……”我目瞪口呆,几乎要跳起来,“那,那是人工,人工……”

    他又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距离太近,我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他道:“总之,你和玉宁,并没有圆房,不算夫妻……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涨红了脸,要把手抽回来:“先生!”那我在他面前脱衣服的时候做的半天的心理建设不是白做了!亏我还自惭形秽自己怎么这么不纯洁,原来有个人比我还不纯洁!

    他只是紧紧拽住我的手不肯放。然后在我手指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我的挣扎瞬间停止了。如果有面镜子,我现在一定是头发都竖起来了,然后脸蛋爆红。

    他紧紧抿着嘴唇,好像有些倔强,只是与我平视,这么看着我:“我想了很久……朋友妻不可欺之类的话也对自己说了很多次。但是现在我已经想通了,不管怎么样,只要你肯嫁给我,就什么都好说。”

    “……”我有点怕了,努力抽了抽自己的手,这次终于让我抽回来了。我一下躲到了角落里,眼巴巴地看着他:“先,先生,其实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你看,我已经是嫁了人的人了……他不跟我圆房,是他的事……”

    孙思文斩钉截铁地道:“我一定会跟你圆房的!”

    “……”

    最后我也不管天气有多热,自己抱着被子把头塞了进去,不管他怎么哄我我都不要出去了。他耐心地在旁边坐了一会儿。就在我要憋死的前一秒,终于听到他起身出去,关上了门。

    我慢腾腾地从被窝里钻出来,一身是汗,却抱着被子,看着门,出了神。

    原来除了下厨房,还真的有这个看似无所不能人的不行的啊……看他求个婚求成了什么样……

    不过如果我能彻底把安玉宁给忘了,真的喜欢上了孙思文……反正现在安家少奶奶已死,我也可以隐姓埋名,跟着他去京城……

    好像,也不错。

    只是……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肝。这个人太好了。如果我忘不了上一个,就这么跟着他,会不会遭雷劈?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敲门。

    我懒洋洋地道:“进来吧。”管你是谁,老娘都不怕了。

    可是却是孙思文。他端着托盘,看了我一眼,然后把东西放下,道:“吃饭吧。”说完,就要出去了。

    我咬了咬牙,抱着被子叫了一声:“先生。”

    他一顿,回过头来,还是紧紧抿着嘴唇,有些倔强的模样。我倒是从来不知道他还会有这种表情。很是动人。我低下了头,避免自己被美色所误做出错事来,只道:“你……”

    我顿住,他也不出声,于是气氛就僵住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别开了脸。道:“我不想骗你,我现在心里还记挂着我舅舅。我不能就在这么跟着你。不过,我迟早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说完,我就低着头,也不敢看他。

    半晌,我听到他道:“我等着你。”

    于是他又出去了。

    我眯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只看到他出去,把门关上。

    于是又四肢大敞地趴在了床上,心烦意乱地哼哼个没完。平时我最爱吃了,现在桌子上就放着饭菜。而且孙思文经手,必定都是我爱吃的。可是我只觉得连动都懒得动,一点兴致都没有。

    他说要等,果然就一直等了下去。接下来对我的照顾更加无微不至。但是已经不让我脱衣服了,只让阿蛮给我上药。脚伤还是他在料理,我每次看到他捧着我的脚丫子,就会脸红。

    其实他真是个极品。自从他对我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我就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对我好的种种。然后更留心观察,发现他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如果错过了,我会不会后悔一辈子?

    可是这个事情是比较严重的,我不能怕后悔就草率决定。

    于是这个日子就拖拖拖,一直拖到我背上的疤也脱了,脚上的伤也好了,开始活蹦乱跳了。此时我已经俨然是一个标准的农妇了。衣着打扮什么的都很适宜。

    先前向阿蛮打听过。她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阳溪。也是,阳溪怀溪松溪之类,在外流传都是以十八溪出名。或许谢老爷会知道,但我不想去问。让阿蛮去问,这孩子又傻乎乎的,只有在看到孙思文的时候才会变得热情。

    而且最近她还在生我的气。我早先答应了她要帮她绣一朵牡丹,冒充她自己的绣工,去给孙思文做一个荷包。但是现在我是死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绣品送给孙思文了。就算他可能不知道。于是最近阿蛮就都不怎么理我了。

    不知不觉就在这个村子呆了两个多月,快三个月了,眼看都已经入秋。

    孙思文似乎很淡定。只不过常常会有那个表情,紧紧抿着嘴唇。好像很倔强。偶尔会陪我吃饭,漂亮的侧脸曲线对着我,也显得有些小孩子似的倔强。我本来就好色,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于是越来越动摇。

    于是我就不淡定了。

    在这一天,孙思文陪我吃过晚饭,要出去的时候,我叫住了他。

    他脚下一顿,似乎预知到了什么,然后慢腾腾地来到桌边坐下:“嗯?什么事?”

    我咬了咬下唇,有些微恼地看着他:“前些日子,你说的那个事情……”然后我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竟然竖起了耳朵……

    是真的竖起了耳朵!!天哪怎么会这么可爱!!!

    我低下头,噼里啪啦地把话说了出来:“你说我亲了你其实我是想告诉你那个叫人工呼吸,是救溺水的人用的。我只不过是救你而已不是想非礼你,所以是你误会了……”

    孙思文道:“那你还是和我有了肌肤之亲。”

    “……”

    “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

    我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先,先生……”

    “包包……”他突然低声叫了我一声,我愣住了。他抬头看了我的反应一眼,然后笑了一笑,道:“你可以继续考虑,我不急。”

    “……”

    他站起来要走,已经变成了一个负着手的游刃有余的状态,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一顿,道:“你背上那个东西,是……”

    我别过了脸,不说话。

    他于是就不问了,负手走出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自从他问了这个问题之后,他虽然还是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但是就是蔫了很多,好像变成了一只垂着耳朵的可怜小兔子。

    我愣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我想,他这个人,实在太好。完全符合我所有的梦想。可是,我做人不能太缺德,心里想着一个,又跟着另一个。对谁都不公平。

    如果实在不行,我还不如一个人过一辈子算了。省得祸害祖国的花朵。

    哎,好苦恼啊~~~

    我捂着脸,在被子里滚了两下,然后又忍不住,笑了两声。

    不管怎么样,他给了我生活的希望。

    等到重阳节庆的时候,孙思文背着竹篓上了山,据说这个季节有什么难得的药材长好了,他这个医痴,怎么会放过。

    我一大早就起了身,跟他一起默默无言地吃过早饭,他交代了我几句,就走了。我想,即使他不交代,我也不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自己跑出去玩儿。就算有自恋之嫌,我还是觉得不要随便跑出去随便谋杀别人的眼球的好。

    于是一个人坐在屋子绣花。虽然不打算送给阿蛮,但是既然已经绣了,那就绣完比较好。而且花样已经被我改了,改成了一丛茂密的牡丹,配上翩翩蝴蝶。取其寓意,不正是“蝶恋花”?

    到了快晌午的时候,我的眼睛有些累,遂抬起头来,看了看不远处的院门,心里算着等孙思文今天傍晚回来,我能绣成什么样。

    然后我就看见阿蛮兴奋地推开院门,冲了进来。一路嘴里就喊着:“包包姐!包包姐!”

    “……”

    真是个有活力的孩子,我笑着站起来迎接她:“看你跑得这样急。怎么了?”

    她拉着我的手,兴奋地简直有些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有,有人,有人来找你啦,包包姐!是,是个好,好看的男,男人,说,说是你相公!”

    “……”

    我欲往屋子里躲,但是已经被一脸兴奋得搞不清状况的阿蛮拖住,就往外走。我手里还拿着刺绣,傻不拉唧地被拖到了院门口。

    十几匹高头大马首先印入眼帘。然后我眼尖,就望到了那个红衣飒飒的人,正站在树下,和谢老爷说话。如火的红衣,也压不下他的灼人光彩。谢老爷之谦恭之态,是我至寄于他篱下至今所仅见。

    我站在那里,不肯动了。

    然后一个女子翻身下马,动作流畅利落,英姿飒爽,正是小兔。她有些焦急地大步朝我走来:“少奶奶!”

    我面上一僵,但是到底还是让她握住了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她能没事,真是太好了。

    小兔一向淡定,很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几乎也要像阿蛮一样语无伦次了:“少奶奶……您没事真是太好了,果然是天佑好人,吉人自有天相……”

    安玉宁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复杂。然后回过头,面无表情地对谢老爷道:“没错了。这就是我娘子。”

    我低下了头。结果眼睛看不见,耳朵却更尖,听到谢老爷在那里压低了声音,对安玉宁说话。

    “大少,这真的是安家少奶奶?”

    “自然。自己的娘子,我怎么会认错。”

    “……可是她说她是个寡妇,而且是天生克夫命,据说还没出嫁就已经克死了未婚夫啊!”

    “……”安玉宁似笑非笑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简直要无地自容,他眼睛里看着我,却对谢老爷说话,道,“还有呢?”

    谢老爷忙把安玉宁拉走,用自己的身子遮住我的视线,活像是在保护他,又把嗓音压得更低,道:“还有……娶了她……死了全家……”

    我讪讪地退了两步,怕安玉宁过来掐死我。

    结果一低头,就看到我自己身上这件傻不拉唧的农妇装。忍不住又拽进了手中的刺绣,结果手中一痛,我不禁颦眉呻吟了一声。原来是针刺到了手指上。文学度

( 乡村留守女人 http://www.xcxs9.com/0/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村留守女人》,方便以后阅读乡村留守女人颜红颜红祸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村留守女人颜红颜红祸水并对乡村留守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