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有些有些失落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近水山庄庄主 本章:有些有些失落

    (文学度 )ttp://n

    看到我的时候,他虽然愣了愣。但是很快就笑了,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他伸手,把我抱了出去。却没有去床上,而是放在了桌边。

    我对着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龙凤大红烛,心里有些紧张,却更加狐疑:“舅,舅舅,你怎么知道我……”

    他笑了一声,伸手给我揭开了我面前倒扣的盘子,香气扑鼻,是我最喜欢的水晶饺子。他的面容在烛火里显得很温柔,声音也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怎么会不了解你?”

    我低下头,默默无言地开始吃饺子。可是我平时吃饭的速度明明很慢啊,今天怎么一会儿就见底了。

    “……”我抬了抬头,看到他碗里,早就空了。只是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活像是纵容小孩子撒娇的大人。

    丫头进来,给我们送了茶水漱口。

    然后我就坐不住了,简直想跳起来。

    “小韵。”

    “……啊?”他叫了我一声,我全身几乎都要哆嗦。也不敢动了,哭丧着脸坐稳。

    他似乎对我的不自在视若无睹,伸手给我倒了酒,温声道:“我们的合卺酒,还没有喝呢。”

    “……”我不动,死也不动。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亲自拿了酒杯来,递给我,面容在烛火中突然变得有些恍惚,轻声道:“听话。”

    “……”也不知道是见鬼了还是怎么回事,我竟然就浑浑噩噩地把酒杯接了过来。

    然后又浑浑噩噩地和他喝了交杯酒。这个酒很辛辣,一下肚,我就被刺激得稍微清醒了一些。但是酒劲很快就上来了,我手里不稳,脑袋也向后栽,要倒。

    他立刻伸手扶住我,那美丽的面容显得有些朦胧:“小韵。”

    我虽不清醒,也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该有的期待。但还是伸手,挡住他的胸膛:“舅舅,不要。”

    他把我的手拿开,在我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道:“小韵,我一直把你当宝贝。可你总是叫我心疼。你说,你有没有对不起我?”

    “……什么?”我突然意识到,他是要验明正身。他是觉得我这么长时间在外面。说不定就已经不干不净了,所以,现在这是要……

    我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侮辱感,从他把我抱起来,就一直在挣扎。但是他没有给我机会,直接把我丢到了床上,扭住我的手就把我背朝上压下去。

    我要挣扎,却被他牢牢压制住。耳边传来裂锦之声,是他撕开了我的衣服。

    “舅舅!”

    冰冷的手指在我背上漫延,然后越来越急切,我不禁开始颤栗:“舅,舅舅……”

    “小韵……”

    他把我翻过来,压下来,抱住了我。我脸上热气蒸腾,正要张嘴说话,却被他吻了个正着。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的热情和力气几乎都是铺天盖地地涌过来。我很快就哭了出来,他却再也不管了。缠住唇舌,舔吻过脸颊和下巴,然后把舌头探进了我耳朵里。脖颈上被他啃得又痛又麻,却带动了身体里一阵不知名的悸动。

    我脸色潮红。被他反扭了双手,也已经不觉得疼了。灼热的肌肤贴上来,蜿蜒的肌理,紧紧厮磨在一起。我忍不住轻喘了一声。

    他松开了我的手,握住我的腰身,把头埋在我怀里。我的脚趾一下绷紧,难耐地嘤咛出声。这个身子已经太久没有被触碰过,又或者是因为曾经有过永不相见的思念,因而变得分外敏感。他只是这样挑逗,我就已经受不了。

    他毫不犹豫地把我的裙子和下衣都扯了下来,分开了我的腿,低头看了一眼。

    我一下如遭雷击,浑身的酒气都吓没了。意识到要是真的做了可就再也不能后悔了。心里终究还是怕。

    “舅,舅舅……”我拼命要坐起来,但是脚踝被他握住,一下又拖了回去,我慌张地道,“你,你冷静一点……”

    他抬头,意味莫名地看了我一眼,声音有些嘶哑:“我就是一直都太冷静了。小韵。”

    说着,他就倾身上来,我躲也躲不开,眼泪狂飙,拼命地扭身:“舅,舅舅,不要!”一不小心身下蹭到他那里,他轻喘了一声,我吓得呆住。

    他眼神有些复杂。却笑了一声,再次搂住我,开始亲吻我的嘴唇。我急剧地喘息着,心里有些万念俱灰的感觉。

    “不,不要……”我想要拒绝,声音却又娇又嫩,连我自己都听不进去。我只能哭着别开了脸,把脸埋在枕头里。

    “为什么不要?反正迟早会有这一天的。”

    他理所当然地这么说着,把我已经悄然挺立的胸尖吐了出来,湿湿的吻像一条蛇一样,蜿蜒下去。

    “……嗯!”我努力想要并拢腿,可他只是不让。

    我哪里受过这种刺激,手中紧紧地抓着身下被褥,却控制不住那一声声已经失控的呻吟。用力抬头要去看,只看到他头上有条不紊的玉冠。我难堪地闭上了眼。

    腰身突然一震,如电流闪过,全身都开始无法抑制地颤栗。

    他却还是不放过我,沿着无力的腿一点一点地往上舔,好像戏弄那般,偶尔还是会流连到那个部位去。

    他抬起头,我喘息着看着他。他把自己下身的衣物脱了下来,我难堪地别开了脸。他倾身下来,含住了嘴唇。我浑身都忍不住颤栗。

    “不要再拒绝我了。小韵。”

    事已至此,我闭上了眼。

    他握住我的腰,那个东西抵了上来。饶是已经做好准备,但是身体初被撑开,我就疼得要受不了,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要被撕开了。

    他低下头来,安抚地亲吻我已经要无意识地咬破自己嘴唇的牙齿,忍耐地轻声道:“忍着点。”

    我努力放松身体,然后抓住了他的肩膀,嘶哑地道:“快,快点……”早死早超生。

    他一愣。然后面容有些扭曲,抓住我的腰身,一下用力挺了进来。身体彻底被撕开,难言的疼痛一下子让我的脸都不受控制地开始抽搐。我一口咬上他肩头,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小,小韵……”

    他的身体僵硬得厉害,这个声音就好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一点点吟哦。我紧紧地抓着他咬着他,指甲和牙齿都深深地嵌了进去。

    他抱着我,僵硬地轻抚我的背脊。我抓着他的手臂,松开了牙齿。他低头吻住我,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摩擦过我冷汗津津的身体,助我放松。

    “舅,舅舅……”我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他答应了一声,然后握住我的腰身,突然又往里挺了一点。刚刚舒缓了一些的痛楚随着他的律动又开始尖锐起来。我忍不住哭叫出来,抓住他的胳膊,拼命地在他身下扭动,想要逃开。

    “不,不要……”

    他一边难耐地律动,一边吻住我的嘴唇,抱住我的肩膀不让我动,喘息着没诚意地安抚:“乖,一会就好了……”

    他一动,我就要抽搐一下,脚趾都开始抽筋,无处可躲的痛苦。我哭着别开了脸:“骗子……”

    这痛死人的屠戮持续了一阵,然后他伸手,技巧性地挤压我们结合处。我稍稍放松了些,但还是很痛,我还是哭个不停。但是他却不肯停,在我身上持续不断地律动,压抑着喘息。灼热的汗水滴在我眼皮上,烫得我微微一颤。

    “小韵……”

    小你妈个头……

    “抱我……”

    抱你妹妹!

    他把我的手拉起来,环住他的腰身。我抽泣着把脸贴在他汗湿的胸膛上。刚觉得疼痛稍缓,他却突然加快了速度。我一下子又哭出来,紧紧抓住他想让他停下来,可是他只是不肯。

    慢慢地我的声音就变了调。明明只觉得疼,可是这声音听起来却又软又糯,好像在求他再多给我一些。身体渐渐火热起来,疼痛的深处仿佛有一些什么深不可测的东西,好像是什么亘古的呼唤,慢慢地,遥遥地从内心深处涌出来。我忍不住紧紧贴上去。

    灼热的岩浆涌过来,在身体深处剧烈地撞击,热浪四溅,烫得我一个哆嗦,身体开始收缩。

    眼前开始变得一片森白,我喘息地紧紧地抓住这白潮中的唯一倚靠,慢慢地放松了绷成弓形的身体。

    不管怎么样,这样亲密地接触之后,水**融地躺在一起的感觉,让人很着迷。

    我努力侧过脸,去看那个半压在我身上的人。烛光在他半边脸上投下阴影。一半缠绵,一半隐晦。

    他轻轻地笑了一声,凑过头来亲我。我有点害羞,让他抱住,纠缠了一会,然后他心满意足地抱着我,手还在我汗湿的身体上乱摸,只道:“真好。”

    我稍稍回过神,注意到我身下垫了一块白帕,心中不禁黯然。他说真好,是不是在说,我还是处子,所以“真好”?

    一时之间,只听到蜡烛燃烧的噼啪声。那对龙凤烛。

    终于耐不住,我把他埋在我脖子里的脸推开,轻声道:“舅舅。”

    他一顿,然后无奈地道:“还叫舅舅?”

    我垂下眼睛,没有心思跟他**:“现在,你可以让我回去了吧?”

    他愣住。

    我把他推开,背对着他,把头埋在枕头里,轻声道:“你已经证明过了,我没有对不起你。现在可以了吧。让我回去吧。我不想呆在这里。”

    半晌,他都没有动静。我心里却奇异地平静,望着黑洞洞的床角,也说不出来现在是什么滋味。

    他的手抚上我的腰身,凑过来,在我耳朵上亲了一下,轻声道:“过两天,让小兔陪你出去走走吧。”

    意思就是,他还是不肯。

    我忍不住有些心酸。如今真是什么都没有了。我都这样了,他还想怎么样?为什么我一碰上他,就会这么倒霉?难道他生来就是为了要破坏我所有的梦想的?

    他半天没动静,然后伸手把我楼过去,搂住细腰,抓住胸前,亲热地接吻。我只是有些心灰意冷。大约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他还是想要我的身子。

    难道我真的要等到他对我腻味的那天?

    他叹了一声,把我抱起来,打开隔间的门,走了进去。我浑身酸痛,他便把我放在了浴池里,然后自己也下来。

    “……舅,舅舅!”我面红耳赤地按住他的手,拼命往后挪,并拢双腿,“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笑了一声,把我抱过去,让我坐在他腰身上。

    我忙不迭地推拒:“不,不要了……”

    他的动作一顿:“很难受?”

    其实还好,尤其是泡在温泉里,感觉很舒服。但是,但是我就是不要了。于是我缩着肩,点了点头。

    “这样啊……”他垂头丧气地把我放下,继续给我清理身子,有条不紊的。我面红耳赤,也只能随他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自从刚刚,那样之后,他好像突然心情好了很多……就好像有一个心结终于解开了。

    只是,我不能陪他再来,洗过澡,他就走了。也没有再回来。第二天第三天,也没有。

    也许是已经发生了关系,要我在这里躺着去想象他是怎样去与另一个女子缠绵,我就觉得很难受。

    第二天,我走路都是内八。他让我出去走走,可是我哪里走得出去。

    直到了第三天,才好了一些。我打开房门,小兔已经等在那里。

    我望着满园子的葱翠,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觉得有些失落。我问小兔:“少爷呢?”

    小兔道:“爷出去了。”

    “……”

    一顶粉色的小轿子,停在了我的脚下。我微微有些惊讶,这不就是那个时候我在安玉宁走后看上的那一顶?仔细看,又不是。比那顶还要精致一些。在阳溪的时候,我曾经惦记了很久,一直碎碎念,总想着等从襄阳回去了,就让人去给我做的。可是没想到后来……

    可是,这轿子怎么会在这里?

    小兔别开了脸,好像在偷偷笑,她道:“爷说了,如果少奶奶想出门,身子不妥当,可以坐轿子出去。”

    “……”

    我微微有些脸红。文学度

( 乡村留守女人 http://www.xcxs9.com/0/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村留守女人》,方便以后阅读乡村留守女人有些有些失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村留守女人有些有些失落并对乡村留守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