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要不要要逼我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近水山庄庄主 本章:要不要要逼我

    (文学度 )ttp://n

    我还没有嚣张完。结果被他拉住手,一下扯过去,按住。我呜呜地挣扎,心里有点恼。这个人果然是X虫上脑,什么时候都只知道这个。

    “别动,好好伺候我,我就带你回去……”他抓住我的胳膊,小心地舔掉手臂内侧的血,含住了伤口,微微用力地吸吮。

    我忍不住颤栗,抱住了他的头。

    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情突然就变得很好,格外耐心地**我年轻稚嫩的身体。我忍不住抬腿盘住他的腰,他轻轻地笑了一声,抬头看了我一眼。

    初进来的时候,还是疼。不过比起第一次已经好了很多。而且他很耐心,一点一点地**。我忍不住有些悲哀地想,他的技巧这么好,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嗯!”他突然用了力,把我的神思拽了回来,我有些微恼地看着他。

    他把我抱起来,令我坐在他怀里。喘息着用额头抵住我:“你在想什么?”

    我别开了脸。于是他抱住我,惩戒性地起落,我渐渐放荡,抬手拥住他的肩,娇嫩的身体完全嵌进他怀里,抬头让他亲我。

    “舅,舅舅……”

    “小韵,我是玉宁。”

    “玉,玉宁……”

    身体好像随着这个名字,就失控了。突然滋生而出的无边渴望让我心惊,只能紧紧地纠缠住他来抵消一些,也羞于被他发现。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身体,相互厮磨揉搓,四肢交缠。

    他突然把我推倒在榻上,叫了一声“小韵”,突然彻底失控。我抓住身下的被褥,腰身无意识地弓起,无助地颤栗呻吟。最后被那一阵汹涌的狂潮淹没。

    “……”

    那是什么?

    我喘息着睁着眼,有些震撼于刚刚那种强烈的感觉。然后就茫茫然地低头去看还埋在我身子里的人,想着他一定会知道。可是只这一眼,身体突然又被撑开。

    “……舅舅!”

    他笑了一声,欺身而上。我试着反抗,但最后还是深深地陷在了旖旎里不可自拔。

    最后一直折腾到天黑,我精疲力竭,爬都爬不起来。只能哆嗦地抱着被子,一边抽噎一边张口接过他喂给我的吃的。

    他总是撑不住要笑,桃花眼笑意盈盈。然后就忍不住把饭碗一丢,过来搂住我就要亲。

    我简直要翻白眼:“我饿了!舅舅!”

    “……”他一怔,最后无奈地松开了手,道,“那你先吃饱,养足力气。”

    “……”我有点咬牙切齿,但是他喂过来,我又只能咕噜着接过来吃掉。

    话是说的吓人,但是他倒是没有再做什么。只是抱着我去洗过澡,今晚留了下来。他在我身边热气腾腾,让我觉得很危险,我睡得极不踏实。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们两个熊猫眼正对着,都有些出神。

    他无奈,笑了一声,凑过来亲我:“你可不要再生气了,婉霜不是我的妾。我只不过是看在她姐姐的面上,照顾她而已。”

    我一愣,随即撅起嘴:“那你前两天睡在哪里?”

    “睡在你隔壁”,他略一顿,然后失笑摇头。“说你笨你总不肯认。你怎么不想想,如果婉霜真的是我的妾侍,我前两天真的睡在她那里,她还会这么气势汹汹地来找你算账吗?”

    我一想,也是,随即就有点脸红,哼了一声,道:“你这么风流,就算婉霜姑娘不是,你也一定有别的妾侍,藏在别的地方。我才不要你了。你也不要碰我了,我……”

    我的独立宣言还没有发表完,就被他拉过去又亲了一下。我瞪大了眼,他失笑,又在我眼睛上亲了一下。

    “我真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妾侍。”

    “……”信吗?可能吗?

    我忍不住要翻白眼,在心里哼了一声。他当然不会娶妾。云霜就是一个鲜活的悲剧例子。他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怎么还会往家里娶妾。反正天天眠花宿柳左拥右抱,也很快活。

    他抱着我亲了亲,道:“好了,不要再闹我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好好休息一下不好么?为什么要天天胡闹?”

    “……我没有胡闹!”我气咻咻地翻了个身,真的不想再理他。心里烦乱的厉害,如果可以,我宁愿我根本没有再见到他。

    他搂着我,抚摸我的身子,半晌,轻声道:“过两天,我就带你回去。不过不回阳溪去,我让人去松溪买个屋子。你先住在那里好不好?”

    “……”我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他。

    他笑了一声,不知道却有些疲惫,眼神很动人。他轻声道:“至多只能这样了,小韵。你不要再逼我了。”

    “……我哪里有逼你。”

    他把额头抵在我肩头,无不疲惫地道:“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你也不想知道。一直只有我,拼命地想知道你的心思。我也是会累的,小韵。”

    我忍不住要掉眼泪,哽咽着道:“你若是累,为什么不放手?”这样他好,我好,大家都好。

    他沉吟不语。半晌,才把我抱起来,温柔地亲了亲我的额头,道:“我带你出去走走,好不好?”

    我从来都拒绝不了他。

    他陪我一起吃了早饭,然后就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出门,令丫头们收拾屋子。

    我们走出了这个小园子,他指着园子上的牌匾给我看。雅致的小匾上,“藏娇楼”三个字,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材料,既显眼,又不刺目。

    我想起小兔说这里的牌匾都是他亲自题的,仔细找了找。果然让我找到他的印鉴。我不由得轻声道:“舅舅,那是你题的?”

    他握着我的手,笑了一声,道:“是,不是说过要给你起一座金屋子的么?”

    “金屋藏娇?”

    他暧昧地冲我眨眨眼,道:“本来,这个园子就是想送给你做嫁妆的。只是也不知道是上天垂怜还是怎么回事,你竟然就嫁给了我这个做舅舅的……这是我先前没想到的。”

    我一愣,等我反应过来,愣是闹了个大红脸。

    金屋藏娇……他说要把这个园子送给我做别院,又说先前没有想到我会嫁给他这个做舅舅的。那也就是说。即使我嫁给了别人,却可能会住在这个由他亲手题上“藏娇楼”的园子里……怎么想都觉得不怀好意。

    他笑了一声,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意味。然后牵着我的手带着我穿过曲径通幽的小园子,一路来到内湖旁。我知道这个内湖可以坐船出去。先前只觉得黯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再看,就觉得连心跳都要不受控制。

    “你,喜欢么?”他看似云淡风轻那般,眯着眼睛笑看着远处。可是握着我的那只手,却微微收紧。

    我低下了头,轻声道:“喜欢。”

    他笑了一声,带着我走上长廊,往亭子里去,笑道:“你会喜欢也不稀奇。本来就是揣测着你的心思造的。”

    “……”先前听小兔说过这种话,再听他说,我心里异常躁动。

    他抱着我,坐在亭子里,低头看湖水,轻声道:“这个池子里,本来有莲花的。后来,我让人全拔了。”

    “……为什么?”

    他笑道:“因为你嫁给我了。如果你在湖中泛舟,我怕会看不到你。”

    “……”我低下头,半晌,方轻声道,“你给我准备了这么多嫁妆,为什么我一嫁给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回过神,笑着把我搂进怀里,笑道:“现在也是你的。”

    我微微有些忡怔:“舅舅,为什么你以前对我这么好?”

    他把玩着我的手指,轻声道:“我现在也对你很好……只是,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他嗤笑了一声,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道,“那个时候就想拼命对你好,谁让你招人疼。”

    我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我嫁给他之后他对我多好。一会儿冷一会热。就会对我动手动脚。动不动就把我丢下,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前两天更过分,还变相软禁了我,把我困在屋子里,哪里都去不了。

    我们两个静静地在亭子里坐了一会,我x在他身上,开始打盹。他也不闹我,一个人玩我的手指,也能颇有趣味,倒是和他儿子很像。

    过了一会儿,我被一阵琴声惊醒。

    “……嗯?”我睁开眼,坐直了身子,有些迷茫地揉揉眼睛,四处张望。

    却见不远处的水榭上坐了一个女子,白衣似雪,青丝妩媚。正是那颗豌豆在那里弹琴。她不但弹,还唱。声如乳莺初啼,隐隐和于山水,哀戚空灵。

    “绝代有佳人,幽居于深谷。本是良家子,零落依草木。夫婿轻薄儿,新人已如玉。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我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面上淡淡的安玉宁:“舅舅,她骂你呢。”

    安玉宁低头看了我一眼,无所谓地道:“我又不是她夫婿,她怎么是在骂我。”

    我撇撇嘴,别开了脸,道:“不知道再过几年,唱这种歌的人会不会是我。”然后他也会像对婉霜一样,对已经变成怨妇的我不屑一顾。

    他捏了捏我的鼻子,道:“怎么会。我倒怕最后被抛弃的人会是我。”

    我用力挣开,揉了揉鼻子,没说话。

    自古男儿皆薄幸。好的时候,当然什么都好。到时候我年老色衰,天知道会怎么样。听人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嘴。

    他抱着我,亲了两下,那琴声突然凄厉起来,我忍不住微微发颤。

    “……”他有些微恼地站了起来,牵着我的手,道,“我们走吧。”

    我老老实实地站起来跟着他走。说实话,我有点同情那个豌豆了。不管她是不是安玉宁的妾,也不管安玉宁有没有睡过她。看她对安玉宁那个放肆的态度,还有这园子里的仆人的态度,想来我没来的时候,她和安玉宁,在这里是过的很开心的。

    她一定有过幻想。可是没想到安玉宁会这么薄幸。

    他能容忍她打他巴掌,却绝对不会为她停留哪怕一星半点。

    那么,他会为我停留吗?

    女人最傻的地方,无非就是总是会认为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其实谁又比谁高贵。如果说我和豌豆有什么不同,那便是安玉宁把我睡了,没有睡了她罢了。这又有什么的。

    我被他拉着,一路穿过长廊。小船已经停在了我们脚下。

    那撑船的女子好像对那琴声充耳不闻,笑吟吟地对安玉宁道:“如果不是小夫人回来了,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愿意来坐奴家的船呢。”

    安玉宁笑道:“我一个大男人,也总不好老是劳累吴嫂的。”

    说着,他就扶我先上了船。那吴嫂低了看了我一眼,笑道:“小夫人可坐稳了。您可是爷的心头肉,要是磕坏了,奴家可担待不起呢。”

    她说话很爽朗,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让人很自然就觉得是在开玩笑。要是让安家的卢氏她们说出来,就会带刺了。我听着很舒服,忍不住也对她笑了笑。

    安玉宁紧紧盯着我的脸,见我笑了,倒是一怔,随即失笑地摇摇头,道:“我倒是要乱吃醋了。你也不愿意对我笑笑。”

    我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不理他。

    吴嫂哈哈大笑,道:“小夫人笑起来可真好看。昨个儿爷不在,小夫人坐船,也没有笑的。今天还是因为爷在这儿呢。”

    安于宁伸手,把我揽过去,让我x在他怀里。我闭上了眼。心里奇异地安宁。

    过了半天,也不见船靠岸。我胃里有点反,忍不住就睁开了眼,有些头晕目眩,嘤咛了一声:“舅舅……为什么还不靠岸?”

    他捏了捏我的手,轻声道:“为什么要靠岸?”

    我低下头,脸有点红,呐呐地道:“我好像,晕船……”

    “……”

    我低头不敢看他。自觉丢人无比。又晕车又晕船,我可怎么混?

    半晌,他轻叹了一声,道:“我还以为……原来是晕船,才肯这么挨着我。”说着,就低声吩咐吴嫂靠岸。文学度

( 乡村留守女人 http://www.xcxs9.com/0/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村留守女人》,方便以后阅读乡村留守女人要不要要逼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村留守女人要不要要逼我并对乡村留守女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