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

第六十六三节 通六宵场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乌克 本章:第六十六三节 通六宵场

    通宵场开始了,通宵场没有多少人看。座位上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林华和啊香坐在包厢里,有了木板的遮挡,林华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他双手伸进啊香的衣服,一手一只慢慢的抚摸。啊香弹力十足的naizi滚烫滚烫的散发着热气。林华嘴巴含着她的耳垂,鼻息在她耳边呼来呼去。弄得她痒痒的,她忍不住用脸去磨蹭他的脸。眼睛仍然不愿意离开屏幕,这场录像又是一部香港警匪片。片名叫《同志咪玩野》,啊香开始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只觉得里面的主人公太能打了,录像放了不久,画面里突然出现了几个不穿衣服的女人,接着有几个男的也把衣服脱了去和女的干那事,男人白晃的屁股随着女人夸张的呻吟剧烈的扭动着,女人的naizi上下弹动。啊香马上想起了那次看见木德和桂琴在牛棚后的草垛也是这样。她本来就被林华摸得异常燥热的身体更加躁动不安,林华也看到了录像上香艳的画面,他不由的用力抓握啊香的naizi。啊香肥腻的naizi被他抓得快从指缝里流了出来,他裤裆里的东西那个难受啊。越难受就越用力揉搓啊香的naizi,啊香被他揉得有点痛,更多的是舒服的感觉。她气息早已颤抖,喉咙不时的吞咽着口水“咕噜噜”的响。林华拉住她的手,把她按在自己的裤裆上。啊香一震,这玩意真硬啊,真不知桂琴被木德那条又大又长的东西捅进去痛不痛。啊香也真怪,自己被摸得**中烧了还有心思去想桂琴。林华按着她的手在裤裆上磨蹭,慢慢的啊香自己抓起了林华的玩意。林华已经放弃了她的naizi,他把手伸进了她的裤子,伸进了她的**。那里已经春水泛滥,啊香紧张的夹紧双腿。林华不得其入,手掌不甘心的摩擦着她柔软的芳草。啊香已经闭上了眼睛,柔弱无骨的依偎在林华的怀里。此时屏幕上早已没有了男女交叠的镜头,而是子弹飞梭的打斗场面。然而这些都无关紧要,啊香和林华那里还有心情去看这个啊。啊香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了林华的裤子里面,紧紧的握住他发烧的棍子。林华也已经一个手指触摸到了啊香的水帘洞口,只是啊香潜意识里保护领地的太强了,任凭他怎么软磨硬泡,始终死死的夹紧双腿。林华也不敢硬来,只得使劲的按压她肉肉的馒头。

    那一晚,林华的玩意在啊香的手中窝了三次“尿”。啊香也被林华弄得泛滥成灾,搞得连秋裤都湿透了。早上录像散场时,两人拖着酸痛的身体走出了录像厅。

    早晨的县城安静祥和,不时有些上班的工人匆忙的蹬着自行车呼啸而过。没有人注意道这对男女,更没人知道她俩一夜未眠还一夜疯狂。也许城市早已经习惯了疯狂,没有了疯狂的城市她注定不是城市。同样没有了疯狂的乡村她也不是乡村。世间的角落里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的的疯狂。第九十三章开始榨油了

    海山正在往大火炉里添加柴火,火炉上架着一个大木桶。木桶里蒸的是碾碎了的茶果。

    他和林华、陈明的榨油房今天开榨了,榨油房离村子有点远,在村西头的山脚下。村民听说要开榨了,昨天就有好多户人家挑来了茶果请他们帮忙榨油了。事实上这附近几个村子就只有这一家榨油房,生意自然是好得不用说了。今天一大早他就和林华先来碾了四五担茶果了,碾子是水力的,他们只管把茶果倒进碾槽就可以。林华和海山干活时心里总会有一丝莫名其妙的恐惧,他害怕那晚对姐姐的不逆之事会被海山知道,尽管他知道不可能会有第三个人会知道。但这种恐惧感挥之不去,他不敢和海山说太多话,但说的都是恭恭敬敬的。海山有点不习惯这么老实的林华,海山心里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他姐夫了,所以他对自己拘束起来,也就没有在意林华的变化。

    他们刚刚碾完,陈明就急匆匆赶来了。陈明今天起来好早,他打理完瘫痪在床的岳父扒了几口饭就来了,还是没有海山和林华早。他有点不好意思,好在他是师傅,开始也和他们说明自己家里忙。林华和海山也不介意。

    陈明招呼海山把碾好的茶果上锅蒸,自己和林华去清扫榨油笼。榨油笼是一个长有七八米,胸径约两米的大黎木,把黎木掏空就成了大油榨笼了。据说这么大的黎树当年就生长在这里,建榨油房的时候先把树砍倒了才在这里将就着盖起房子的。也不知是那个年代盖的,听村上的老人说已经有两三百年了,当时光砍这棵树就就花了三天三夜。榨油笼经过了几百年的碰撞,依然没有一丝裂痕,稳稳当当的横在那里。树体已经被油浸透得油光发亮了。林华清扫着,仿佛在清扫历史的沧桑。

    他和陈明开玩笑道:“师傅,今年这么多茶果,我们不会发大财了吧?”陈明老实憨厚,他把一个个铁圈认真的擦拭干净,裂嘴一笑:“哪里有这么容易发财。”林华眉头一扬,嘻哈道:“那不一定哦,今年清明时我可是给祖宗烧了好多纸钱的哦,他不保佑我发财明年不去扫墓了。”陈明被他逗得笑了,他说:“那个祖宗不爱自己的子孙后代过得好啊,如果真能保佑的话那早就保佑了。”林华哈哈大笑,他掏出“三月三”香烟,甩了一支给陈明,然后坐下休息。陈明捡起香烟点起,他没有停下手中活。叼着烟又说:“人还是老实本分的干活才能有得吃,那些求祖宗保佑的事都是瞎扯淡的,清明祭祖只是为了纪念先人而已。”话说得太长了,他被烟雾呛了一下,猛的咳嗽几声。林华喷了一口烟:“师傅,休息一下先吧。”陈明擦了擦被呛出的鼻涕,并没有停手,憨厚的说:“我不困,你休息吧。”林华看到陈明没有休息,不好意思起来。他猛的吸几口烟,把还有半截的烟头弹走,也起来继续干活。(南方的朋友应该知道榨油吧?在榨油房里还会发生很多故事,动动您的手指和鼠标收藏本书吧,谢谢了!!!)

( 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 http://www.xcxs9.com/1/1638/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方便以后阅读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第六十六三节 通六宵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第六十六三节 通六宵场并对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