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痞夫

217 恶化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重新来过 本章:217 恶化了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郭兴旺搂着许飞的腰。嘴贴在她的面颊上。

    许飞从郭兴旺的怀里挣脱出来。“你进了虎堂?”说话时表情冷淡,脸上荡着愤怒无奈。

    “如果我不加入的话,别说是这个酒吧,就是我们,都别想活下去。”郭兴旺深知许飞对她妹妹和爸爸的死耿耿于怀,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单冷的身上,她一直都想郭兴旺帮她报仇,亲手杀了单冷。

    “那我爸爸和我妹妹的仇呢?不报了吗?”许飞摇着头。

    “报是要报的,但是不是现在。”郭兴旺解释。

    “那要多久?你告诉我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看形势吧。”

    “你就是不想帮我报仇。”许飞哭着跑进酒吧,像一躲洁白的百合消失在他的眼中,郭兴旺叹叹气,一脸落寞的进了酒吧。他是真心的想为许飞做点什么,就像那些**害怕自己得上艾滋病一样,他怕自己失去许飞。虽然两个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其害怕程度是一样的。

    郭兴旺在许飞的房门前徘徊了好久,他想进去劝劝她,但是他又怕自己进去后没有什么好说的,在许飞的心里,唯一的愿望就是报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郭兴旺跟刚刚上位的单冷不可能发生冲突,自己在虎堂还没有站稳脚跟,不会有人帮着自己的,另外白长风究竟为什么要他进虎堂至今还是一个谜,他不可能轻举妄动。

    “你站了很久了。”许飞推开门,脸上挂满泪花。

    “也不是,刚刚过来,想看看你。”郭兴旺见许飞这个样子,自己莫名其妙的跟着伤感起来。

    “进来坐坐吧。”许飞闪开身子。

    “哦。”

    “喝酒吗?”许飞拿起床头柜子上的一瓶酒在郭兴旺面前晃了晃。

    “你怎么也喝酒了,这样很伤身子的。”郭兴旺自己拿了一个杯子,他知道许飞的脾气,她要不把整瓶酒喝光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点跟他们要赶尽杀绝一样。自己帮她分担一点,她的伤害就没有那么多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许飞一边给郭兴旺倒酒,一边说。

    “你问吧?”

    “你们黑道上是不是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问这个干什么?”

    “随便问问。”

    “算是吧,在道上混的,说白了就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郭兴旺,你给我出来。”欧阳晗在门口大吵大叫。

    郭兴旺跟许飞相互对视了一下,两个人都不知道欧阳晗为什么会突然发疯似的乱叫,平常除了郭兴旺调戏她,其余的时间都是很温柔的。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像个泼妇似的。

    “怎么回事?”郭兴旺问许飞。

    “什么怎么回事?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她怎么了?”许飞一连窜反问了四个问题。

    “是不是你们欺负她了?”

    “她不欺负我们就好了,别磨叽了,你开门问问她不就知道了吗?”

    郭兴旺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他是怕欧阳晗知道她弟弟死的事情,万一真的知道了,这个女人恐怕就不会在安心的在自己这里住下去了。整不好她就得为她弟弟报仇,阉了自己。那自己苦心经营这么长时间的感情就又要泡汤了。

    郭兴旺慢慢的打开门。首先看到的是一张怒气冲冲的小脸蛋,之后是一道黑影瞬间闪了过来,一个肉呼呼的东西粘在了自己的左眼上,最后是面前一片漆黑。欧阳晗一拳打在了郭兴旺的眼睛上。

    “王八蛋,你还是不是人。”欧阳晗显然很恼火,脏字都顺嘴溜了出来。

    “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打我?”郭兴旺捂着自己受伤的眼睛,他想过欧阳晗可能袭击他,但是没想到会来的的这么凶猛,根本就给他任何的暗示。

    “你杀了我弟弟,你还是人吗。我的身体你都得到了,你还想怎么样。”欧阳晗越说越气,拳脚铺天盖地的朝着郭兴旺飞过来。郭兴旺也算是久经沙场的人物,但是打女人他还做不到,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他更舍不得打。自己抱着头,蹲在墙角,任凭欧阳晗拳脚相加。

    “你在胡说什么?谁杀了你弟弟了。”郭兴旺狡辩。

    “你还不承认,要不是段天河给我打电话,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弟弟被你杀了。”欧阳晗打了一阵子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段天河怎么知道是我杀的你弟弟,他看见了吗?再说了,我不是放了你弟弟了吗。你也在场啊,我怎么杀他。”郭兴旺死不承认。

    “你就不承认是不是。好,我不需要你承认。”欧阳晗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和泪水。

    “我没杀,我承认什么?”

    “等一会我爸爸来了。我看你怎么说,今天我就是死,也不会在叫你得逞,你不就是能拿我威胁我的家人吗?我现在就死给你看。”说着话,欧阳晗真的从怀里掏出刀子,郭兴旺急忙上来抢,手攥着刀尖,血顺着手臂流了出来。

    “你放开手。”

    “我不放,你现在手里有刀子,为什么非要自杀呢,如果你认为你弟弟是我杀的,你完全可以用这把刀子杀我。”

    欧阳晗愣了愣,扔掉了刀子。

    郭兴旺把欧阳晗锁在房间里面,叫自己的手下拿走了房间里所有硬的物体,以此避免欧阳晗自杀,一切收拾妥当后,郭兴旺发现有很多的布质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拿出去,譬如欧阳晗的衣服,外衣扒了,人家还有内衣,内衣扒了还有内裤,内裤扒了就太不人道了,所以这些都是潜在的隐患,要是她真想死的话,一条内裤就够上吊的了。而整个房间又没有能挂上布料的地方,最高的要数灯具了,灯又仅仅是一根细小的电线掉着,相信欧阳晗不会笨到把自己的内裤挂在灯上上吊的。

    安顿好欧阳晗,郭兴旺又集合所有弟兄,准备跟红木堂迎战,叫几个枪打的准的分别找能藏身的地方先藏起来,枪打的差一点的也三三俩俩的埋伏在各个不易被察觉的地方,剩下像小六子这样打枪根本不上线的都留在酒吧明显的位置,随时能用刀威胁到敌人。这些剩下的人即使是手里拿着枪不顶在敌人的脑袋上都未必能打中,所以郭兴旺知人善用,让他们留守在酒吧最光明最明显的位置上,虽不能出其不意,至少能在近距离的搏杀上取得优势,总好过他们躲在角落里瞄准敌人却打中自己兄弟要好的多了。

    欧阳风和段天河在郭兴旺的期盼中姗姗来迟,他们一共来了十几辆车,全部都是黑色的奔驰,从车上陆陆续续下来了七八十人,统一的黑色风衣,黑色墨镜,黑色皮鞋,要是把脸也都涂黑的话,就是黑乎乎的下来一堆堆东西。

    “不是吧?你们来我这里拍电影吗?”郭兴旺胸有成竹的坐在椅子上。

    “欧阳一然是不是你杀的?”段天河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扫视着整个酒吧的环境。

    “你在说什么,我听说他死了,而且是在我这里离开后死的。我要杀他也不会笨到在自己的地头上动手吧。”

    “你少废话,真以为你自己多**呢,你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在自己的地头上杀了我们少帮主。”段天河异常激愤,好像郭兴旺杀的就是他爸爸。

    “你不要信口开河,你说我杀的,我就杀了吗?证据呢?”郭兴旺盯着段天河,想起以前的事,当初自己在他那里买军火回来差点丧命,而段天河给他的地址又是欧阳风的,这一切能说明的就是一点,段天河这个人一直都在利用自己,很有可能自己在回来遭到暗算都是他做的。杀了自己的话他就能抢回那批军火,要是杀不了,郭兴旺肯定以为是单冷做的,更巴不得早点杀了单冷,会按照他给自己的地址去找单冷报仇。

    “要证据是吗?”段天河冷笑一阵,从怀里掏出一个dv机,捣吃了一阵后上面出现了画面,首先是一阵枪声和欧阳一然吓得魂不附体的表情,紧跟着镜头就晃到了小六子,一阵激战后,欧阳一然倒在血泊之中,手指着自己的身后,好像要告诉别人些什么。“你敢说这个不是你的人吗?”段天河用手指着小六子,继而趴在dv上看了一会,满意的点点头,那里面的人比现实中的小六子漂亮一点,看来他还蛮上相的。但是小六子那副尖嘴猴腮的面孔还是没变。

    “这能说明什么?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你完全可以合成,根本证明不了什么!”郭兴旺最擅长的就是狡辩。

    “合成?你放屁,合成的有这么真实的吗?”段天河说道。

    “你录的吗?”郭兴旺问。

    “我小弟录的。”

    “那欧阳一然的人,你的小弟怎么录的,你不要说他刚好路过,又刚好手里拿着这破机器,在刚好赶上小六子杀欧阳一然。”

    “是啊,就是刚好都赶上了,就这么巧。”

    “那就是偷着录的了?”郭兴旺抿了抿嘴角。

    “对啊。”

    “你说谎,人就是你杀的,他要是有本事偷着录,就有本事偷着杀你画面的里的人,怎么会只录不去杀人呢。”郭兴旺张了半天的口袋,段天河终于钻了进来。

    “你胡说,我怎么能杀少帮主呢。”段天河有点急了。那个帮着小六子杀了欧阳一然的人就是他派去的,他的目的就是杀了欧阳一然,欧阳风好重新启用自己,放眼整个红木堂,能接任老大的人也只有他一个。被郭兴旺这么一说,就好像是自己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警察哥哥抓个现行,用手铐拷住一样,顿时乱了分寸。

    “你为什么杀我就不知道了,你问问你自己。”郭兴旺步步紧逼。

    “我怎么可能杀我们的少帮主,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老大,我们干掉他。”段天河气急败坏,想欧阳风求救。

    “郭兴旺,你把我女儿交出来,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你看怎么样?”欧阳风要比段天河冷静多了。

    “怎么可能。我跟你有什么恩怨,也不怕告诉你,当初我去你家劫走你女儿就是段天河给我的地址,还骗老子说是单冷的住处,他的心思你应该知道。他想我干掉你们。他直接上位。”郭兴旺说道。

    “这个是我帮派的事,跟你没有关系,我自己会处理,现在把我女儿还给我,要不然今天我们可要血洗你的酒吧。”欧阳风的眼神闪烁,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要是自己的女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女婿肯定是要另结新欢,自己的靠山就没了。以后难免要在虎堂面前低三下四。

    “老当家的,我劝你好好想想,你今天要敢动我一下,我就要你女儿赔命。”郭兴旺何尝不知道欧阳晗对红木堂的重要性,她在,红木堂有人罩着,可能别人都要避让几分,但是如果欧阳晗一死,红木堂没了靠山,前面有虎堂这个强大的对手,后面又是各个小散帮,红木堂被夹在中间,就是在强大也慢慢的给你夹的无处生存。这还不像是两个人**,夹得越厉害就越爽。

    欧阳风的话说了出来,没料到郭兴旺不但没被他吓唬住,反过来倒是吓了他一跳,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尤其是黑道的头头,放个屁都是响,怎么好说了不算,欧阳风只好硬着头皮喊:“大家准备。”一声令下,所有跟着他来的和不是跟着他来的人都亮出家伙。

    郭兴旺也没料到欧阳风能敢跟自己来真格的,老狐狸就是狡猾,为了自己放的一个屁,连自己女儿的命都能不要。幸好自己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把所有人都事前安排好。郭兴旺心里暗笑,就是真的开火,绝对的优势在自己的手里,只要酒吧的大门一关,那就真是关门打狗了,一个都别想跑。

    欧阳风扬起自己的右手,这就是电视和电影里常常演的镜头,只要他的手落下来,双方就算是正式开火了。但是手举了好久,迟迟都没有落下来。郭兴旺再次暗笑,看来老逼也不想开火,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谁要是出来说句话,老逼肯定还得跟郭兴旺谈条件……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 山野痞夫 http://www.xcxs9.com/2/2113/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山野痞夫》,方便以后阅读山野痞夫217 恶化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山野痞夫217 恶化了并对山野痞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