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花少

正文 培第03章 成人培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佚名 本章:正文 培第03章 成人培训

    “好啊!我的小寿星,竟然在这干这个……”

    一个青春健美的美眉突然出现在我门口。该死!我竟然忘了关门(其实平时我就很少锁门)在做这种事。

    “陈老师啊!原来是你啊——吓我一跳!”

    陈慧君陈老师是我的私人健身教练,我称她陈老师或陈教练。

    当初全家决定给我聘请健身教练时,她是我从一千多名美丽的报名者中挑选中的。所以她的素质是多么的优秀是可想而知的,如果一定形容她,只能说她是那种商家会用重金来聘请她做“瘦身”、“”广告模特或代言人的综合体,她的容貌也足可去选美,花家的男人形容她是魔鬼的身材、天使的容貌,也好象都有过打她主意的尝试与经历,可都没有成功,不然她早就成为我的伯母、婶婶或小妈了。

    我也曾好奇地问过她,怎么不想找个有钱人嫁了?她说她不是不想,只是嫁个只贪图自己美貌的阔佬并不会幸福,一个女人最希望得到的是幸福,她也不例外,她不希望做个花瓶,而且她并不是很缺钱用,她还很年青,有的是能力和机会,她一定会找到一个非常爱她这个人而不只是她容貌的男人(我不大明白,她和她的容貌不是一体的么?怎么会有区别?但我没好意思再说,免得她认为我好笨)有没有钱并不重要,当然如果有钱就更好。

    可据我的观察,我觉得她是喜欢英俊潇洒、帅、有型的男人,她有男朋友,可是没一个长久的,她男友中有高大威猛强壮的(如体育运动员)有英俊潇洒的(如娱乐界里当红的小生)有很帅的(如某留学回国的博士)还有很酷的(如黑道上某小有名气的角头)总之她在不停在换。用她的话说,这世上好男人太少了,不结婚的好男人更少。不过她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相信老天会在某一天让她如愿的。她做这份工作只是因为既轻松,钱也不少,一周只要来几次,一次也不用超过三个小时。

    “你们在做什么啊?”

    美丽的教练大胆地看着我们,明知故问,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

    晓玉一时呆住了,她没想到她做这种事时竟被人看到,好丢脸喔!

    我毫不在乎地从晓玉姐的嘴里拔出又硬挺的大**,上面已经被晓玉收拾得很干净了,它示威地冲着陈教练点点头,我和她曾一起洗过澡,在我的洗漱间。当然,那时我宝贝根本没有现在这样规模。

    果然陈老师吃了一惊,张大了嘴盯着我的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这……这是你的吗?你……”

    我得意地笑着,调侃道:“不是啊!这哪是我的?是我捡来的哟——”

    “小坏蛋!你不要得意。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呢!”

    难道她根本不知道我们刚才已经演习过了。

    “那要不要试试看啊?美女!”

    陈老师向凌乱的战争扫视了一番,微笑道:“呵呵!看不出来哦,你小小年纪竟有这样能耐,不过你只能对付象这样可爱没有经验的女孩子……”

    便笑望着已经站起来的晓玉,问:“你还是吧?”

    晓玉紧张地点点头,又摇摇头(真老实)便开始捡起她的衣裙迅速地穿套着。

    “晓玉姐,你要走?”

    “嗯!我爸爸一定等急了……”

    飞快地消失在门口,不过她可没忘记为我带上门,好象是上锁了。真是个细心的女孩,真会为别人着想,竟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糗事出现在别人身上,好可爱啊!

    “这是你第一次么?”

    美女教练自然地脱下晚礼服外套,露出健美光洁的肩膀,线条非常的美,也非常性感。

    “是的!怎么样?不行吗?”

    “行!当然行!我只是想确定一下而已……你还行么?”

    好象在诱惑我哦。

    谁怕谁?我挺着大**,招摇展示我的本钱,来回答她的挑战。

    “敢不敢和我比试一番?”

    “有什么不敢的?我怕你咬我啊?”

    说着把目光落在大**上。

    “呵呵呵,你好坏哦!好!要不要我们比试一下,让你见识一下真正女人的魅力……”

    也示威地挺了挺她高耸突出。

    “好啊!比就比!”

    我运用“男尊阳功”还会怕你,挑衅道:“比什么?什么赌注?”

    我经常和教练打赌的(赌的是些我能否按她的要求做到规定的时间或次数,比如伏卧撑做40下,跑步机上跑半个小时等等)有赢有输,我们都很有赌品,输得起也“赔”得起!

    “我赌你支持不了五分钟!我输了,我免费做你的‘教练’一个月,如果你输了,嗯……我还没有想到,这样吧,如果你输了就给我一个要求,我任何时间想到了再提出,怎么样?”

    “好!同意!一言为定!”

    啪——我和教练击了一掌,又想起问:“老师,支持五分钟是什么意思啊?”

    “哇——你不会吧?你还不知道就立即同意啦?你不怕受我骗吗?”

    一副奇怪的表情。

    “人家真的不知道嘛!再说我才不相信你会骗我,就是被骗了我也心甘情愿的,被你这么漂亮的美眉骗也是种荣幸啊——”

    “甜言蜜语的小色鬼!真会哄人开心,以后遇上你的女孩子铁定会被吃得死脱脱的……”

    “呵呵!快说吧,我们抓紧时间啦!”

    “好的啦!”

    她发嗲的样子真迷人:“你的这东西放我身体里,就是你刚才和那小姑娘那样子,如果你能支持五分钟不泻出来……你好象…不明白‘泻’是什么意思吧?”

    在我点头确认后,解释道:“就是啦!”

    “明白啦!我们开始吧!”

    上去便为她脱晚礼服,我们虽一起洗过澡,但从未为她脱过衣服。

    这黑色晚礼服是丝质的,吊带低胸露背,很是性感大胆,一大片雪白饱满的胸脯露在外面,光滑洁白的肩背只有几根吊带交错而过,她没穿内衣或胸罩,可以隐隐看见。

    晚礼服褪落下,只剩下一条好小好小的镂空,包裹着她重要的部位,我吞了口口水,这是我人生首次对着女性流口水。她的身材太好了,纤腰长腿,各部位比例均匀,曲线玲珑、柔和优美,真是个完美的女人。她今晚这样子出现在我生日晚会上,是不是想勾引什么人啊?今晚来的人中有许多钻石王老五哦!

    她一点都不害羞,自然地脱下小,没毛,在应该长毛的地方却有一个玫瑰花的红色纹身,在纹身下是英文“love”我不是没有见过纹身,只是从没见过纹身纹在那里的人。我蹲好奇地研究它。

    原来不是没毛,而是被剃光了,剃得很干净,干净得就像是从不长一根毛,象那种天生的白虎。

    我大妈就是天生的白虎,老爸喜欢白虎,害得两个小妈的毛都被剃光了,外上还各被穿了个洞,挂上了个白金钻环,小妈说是阴环。其实还不止如此,两个小妈的上也各被镶了个钻石铃铛,姐姐的在右边,妹妹的在左边。

    “这是我第九个男朋友送给我的,漂亮吗?”

    “漂亮!”

    我点点头。

    “他死了,他是个f15战斗机驾驶员……”

    慧君有些伤感:“在去年空军演习时,飞机掉下来……”

    “哦……台湾的战斗机已经掉好多了。他……你很爱他吗?”

    原来你的男朋友就是去年两个倒霉鬼中的一个啊。

    “是的!我非常爱他,他很优秀的,原本决定我们今年要结婚的……”

    陈老师擦了一下眼睛:“不过现在算了,死者不能复生,活者仍需生活……”

    “那我们不做,好吗?”

    我有些感动,性趣大减。

    “不行!我们已经打了赌的,除非你自动认输。”

    呵,她倒来劲了。

    “认输?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到现在我还从没有认输过,即使两年前在学校我被人围欧,我也没低过头认过输……”

    “那来吧!”

    陈老师动作性感迷人的躺上我的大床,招手让我上去。

    在我的字典里哪有客气!不过男性尊严叫我不轻易低头,尤其在女人面前、这种事上。不过我知道我还是个菜鸟,而她应该在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不然她不敢夸下海口,而且她的身体条件很好,练健美的嘛。我现在只能靠“男尊阳功”给我临阵磨枪了。

    还有,我不能让她看到“男尊阳功”。

    我飞快抱起在沙发上的羊皮和衣服飞快地冲进洗漱间,只留下句:“等我一会。”

    希望她没有看到。

    临阵磨枪,不快也亮。我尽量多默记下几个人形口决,好维护男人的尊严,认真下的我不可小看。

    口决其实不难记,短短的都大同小异,我只要多注意在做哪个姿势时,我的手指应该按在自己身上的哪个部位,怎么运行(真气)的就行了。

    我感觉这“男尊阳功”和我特别有缘,我从得到它到我修炼它时都特别顺利,感觉每幅图形、口决我都能轻易明白(至少也差不远)当我出来时,她笑道:“临阵磨枪啊?”

    “是啊!违反规则吗?”

    “当然不!你尽管放马过来——”

    慧君教练媚地摆开姿势,翘起,不住地摇晃着。

    “那来吧!怎么做?”

    我跪在她臀后。

    她叉开大腿斜举,尽露美妙春光,期待我的进攻。

    计时:21点25分26秒!我对着边磨边推进,一路畅通,插到底时,她双脚立即挟住我的腰,交叉在我的后,紧紧的好象我是她口中的美食,再逃不开她的控制。

    我一边大力她的美,一边暗想刚才默记下可与现在情况相附的图形和口决,与之相附或相近的只有两幅图形,1-2和3-1,它们口决是……

    美妙,掌按着非常有弹性的上,做伏地挺身运动真是爽,心中一边暗运真气催行。

    她果然厉害,刚才轻松进出的紧紧地裹挟着我的大**,内里重重叠叠地紧套着我,强烈的快感遍及全身,爽得我快要马上出来了。

    我忍!提真气,转下清宫,走泥丸,一边舌尖紧低上颚,手按揉丹田处各……

    女人真是水做的(经常听伯母们说的)一点也没错,好挤的空间里潮水泛滥,大**上下进出与吸盘似的磨擦、挤撞发出“哗叽!哗叽!”

    的声响,越来越高,温度也是。

    得到自由的不规则的弹跳、晃动,甚是养眼,也叫人嘴馋。可惜分手乏术,我为了赢顾不得上它们了。这是否就是所谓的“有所得也必有所失”21点28分49秒,我似乎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心中平静无波,快速巨大的心跳声充斥着我的耳膜。

    慧君加紧努力,似乎也不大愿意改在我手里,务必要我丢盔卸甲、臣服于她。

    我似乎入定了,但却能感觉得出自己与她都浑身汗滴如豆,强烈的快感和刺激让我很享受。若说我在全身心的享受快乐和美妙,可我却能平静清晰地感觉到我那股水的所处位置,它的量有多少。

    “21点32分!我输了。你真厉害,让我想不到,我心服口服。”

    慧君大方地认输,她坦率的性格叫我挺佩服、喜欢她的。

    “呵呵!那你是不是该教我啦?”

    我果然没有丢脸,很快乐,成功胜利的感觉也美妙。

    “教!你真是个奇异特别的孩子啊!与我当初见你和感觉一样……”

    “呵呵,谢谢夸奖!”

    我的健身女教练兼老师陈慧君边和我玩各种花式,边教我:我们这是,或称、欢好、、敦伦、行周公之礼……粗俗难听的叫法:打炮、、苟且、野合……强行的叫,引诱的叫诱奸,下药的,多人以上的叫,饥不择食或随便乱的叫**,近亲、家人乱来的叫,已婚男或女的叫偷情……

    有许多种姿势,没有人可以说得完(清)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创出任何姿势,不过她愿意教会我她所会的东西,在这个月内。

    有四种种类:、、和正常……

    我大开眼界,她还亲自对我演示与。

    名师就是名师,她的技巧是那些小姐姐妹妹、堂姐妹们根本没法比的。加上这么一张出色绝美的脸被我的大**进进出出的干着,看着就让人爽,而且还很会一边抚摸、抓弄人家的,令人非常舒服,差一点的人立即便会一泻如注……

    而的鲜美畅快感觉更是妙绝!陈老师的真是太棒了,在她自己捧挤挟得我大**紧紧、硬硬的,好爽!我一抽一插得好兴奋、刺激!有一次没一次碰触她的红唇,而她竟还会伸出舌头来迎接我的到来。她好迷人哦,我也真幸运,有这样的老师。

    她仔细告诉我男女身上的各个器官用处,还有性感带……还让我一一实践体会其中微妙之处。

    我也很好学,不耻下问,虚心求教,孜孜不倦,坚持不泻……

    结合自己从“男尊阳功”理解得出的功法,我的耐力、威力和技巧似乎出乎老师的意外。

    我们好象做到第十个姿势时,她叫停,说要休息一下,便跑进我的洗漱间了。我暗自得意不已,看来“男尊阳功”真是好东西啊!竟让这个情场高手也喊暂停,这大**了不起,好象又长大变长了点。

    “叩叩叩!小祖宗,你在里面干什么呢?客人要走了,你也下来送送啊……”

    门外传来催促声。

    “哦——知道了!我这就出来!”

    我赶紧捡起老师的衣服冲进洗漱间。

    “你先下去吧!我还要清理一下……”

    老师坐在马桶上,冲着我笑道:“另外一种以后再教你……”

    “好的!”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她没看到我藏的“男尊阳功”而已。

    我穿好衣服打开门,只见玉莲伯母和女佣小芹出现在我门外,我没空招呼,飞快冲下楼,不过硬硬的**顶在裤档里好难受哦。

    客人似乎个个尽兴,脸带笑容,有些不舍(玉青鸟)逐一告辞而去。

    花家的人都在列队送客,我一直没再看见林浩元父女,而我的宝贝还坚持着。

    奶奶们和小妹妹们先一步睡觉去了,其它的花家人(大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时,我也上楼去了。

    佣人们在搬礼物,到我的卧室和另四间空房之一房间,一趟趟的。

    老师仍躺在我大浴盆内,享受着凉水带给她的清爽,她曾告诉过我,凉水对身体、皮肤都有益,可家人不允许。我只脱了裤子,也跳进了去,好凉爽!

    美妙性感的身体缠了上来,热情地亲吻着我,舌头在我嘴里搅来搅去的。

    “小寿星,要不要试试打水仗?”

    “好啊!怎么做?”

    我知道她经验丰富,花样稀奇古怪,又繁多,又好玩,欣喜不已。

    哇!老师的腿缠上来,挟着我的腰,花瓣压着我的,磨来磨去,就是不套进去。

    敢耍我,还吊我胃口?我按住她臀部,一压一挺,大全根而入,洞里的水都被我挤出。

    这就是打水仗啊!感觉和味道果然不同。比较费劲,但也挺有意思。

    等等,老师的肉好象嘴一样,会动耶!一吮一吸地在“咬”我的,我很惊异。

    “老师!你下面好象会……”

    “呵呵,会咬人吧?”

    她得意洋洋地笑着。

    “是啊!怎么会这么厉害?”

    “这是人家练的啦,请教过名师哦……”

    “谁啊?这么厉害?”

    “你不认识啦,我改天介绍给你认识!怎么样?”

    “好啊!我也想拜她为师。”

    “行啊!象你这样的小怪物,一定会被她看中的。”

    “啊……咬得……我好……舒服……哦……”

    “小宝贝……你也……让……我……好爽……啊……里面……我……好象…咬到……”

    百倍的刺激、快感使我快控制不住,要泄精了,我咬牙忍着。

    “别硬撑着,对身体不利哦——”

    “不行!我不想这么快就泻了……”

    “那我先,让你冷却一下,好不好?”

    “不要!也不用,我一定能忍得住的。”

    “那好吧,看你能忍多久!”

    身下加快加大了动作。

    我似乎暗运“男尊阳功”不起来,强烈的刺激太过瘾了。

    “啊——好爽啊——”

    一阵剧烈的喷射,一股注入她的花芯内……

    慧君老师也紧紧地抱着我,在她的深处也浇灌出一股热热的液体,和我的混在了一起。

    她的双手抓着我的肩膀,好象快抓破皮了。

    一会后,狂烈的激情余韵仍停留在我们脸上,我心什么也不想,好象留在那一刻,四肢百骸说不出的疲软和舒畅,这就是慧君老师说的性。

    可奇怪的是,内(下清宫)似乎有股气旋在旋聚,慢慢扩大,变实,我没有运功啊。

    我默默体会、研究下,我明白了,我已经有气了,这太令人兴奋了。

    一会后,我暗暗收入丹田。

    “小寿星,你在干什么啊?”

    “我在练气功啊!”

    我可没完全撒谎哦。

    “不会吧?这时候你练……没听说过……”

    “是啊!我不过想试试气功可不可以在任何时候练……”

    “那你练得怎么样?不会走火入魔吧?”

    “没什么效果!也不会走火入魔的。你放心吧……”

    慧君老师边帮我搓洗(其实哪用啊,不过很享受)边教我一些在后要注意的事项。

    “老师!怎么可以让再大再长些?”

    “不会吧?你还嫌小吗?”

    “我觉得不够,好象只能轻轻地擦擦底,而且里面好宽……”

    “你这小鬼,竟想说我风流放荡……是不是?”

    “人鬼不是这个意思嘛!人家只是想和老师你门当户对,旗鼓相当嘛——”

    我撒娇着。

    “好吧!教你几个方法:一、平时多吃些生或半生的肉;二、多做体能运动,这我以后会训练你的;三、你自己也可以做一些增大运动,如每天用两根手指挟住根部,用力向两边甩动,做到发热发涨发痛时,停一会后再做,重复多次,一次半个小时,一天早晚各做一小时,根据情况你可自行增加时间或次数……”

    “好的,明天就开始做!”

    “其实你一会就可以开始做,如果一边用‘三鞭大补酒’浸泡着做,那效果肯定会更好。”

    “好的,我这就去找找……”

    围了条浴巾,就到贮物房去翻找,我记得曾偷过一瓶这样的酒藏在贮物房一大堆的东西中。

    女佣小茹跟我进来一起找了好久,才在一个角落里翻到只剩半瓶的“三鞭大补酒”慧君老师和小芹在我的卧室里说说笑笑,对着我的电视。

    一阵哼哼叽叽“oh!yeah!oh!yeah……”

    的声响传来……

( 风流花少 http://www.xcxs9.com/2/2920/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流花少》,方便以后阅读风流花少正文 培第03章 成人培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流花少正文 培第03章 成人培训并对风流花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