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的绝色小夫君

第七十三章十 抓住宁儿,严刑逼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深井冰的婲儿 本章:第七十三章十 抓住宁儿,严刑逼供

    “要不,你过去看看?”吴丰亮拧眉问。

    “恩,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花椒说完,就施展轻功朝自家飞去。

    “王妃,危险!”郝剑丞想也没想就跟了过去。

    到花椒家院子里停下后,花椒疑惑的皱眉问:“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郝剑丞点头:“跟别处的花香不一样,也跟我早上在这里的时候闻到的味道不一样。”

    花椒拧拧眉,然后打开房门:“你能闻出这味道的来源处吗?”

    郝剑丞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朝屋内走去。

    花椒沉默的跟在他身后,最后两人在书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推开书房的门后,花椒立刻捂着嘴惊叫出声:“完蛋了,玄墨回来后,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回发火的。”

    说完,就快速的进屋,把倒塌的书柜都扶起来,正准备把那些凌乱的书都捡起来放好时听到郝剑丞沉声说:“王妃,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你快看看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

    花椒捡书的动作顿住,疑惑的仰头看向郝剑丞。

    “末将认为,敌人苦心积虑的设了这样一个局,为的就是这屋里的某样东西。”郝剑丞一进屋就开始左右环顾,无奈这房间实在太过凌乱,他完全看不出对方究竟翻找了些什么地方。

    “花四年时间,就为了来这里找一样东西?”花椒拧眉起身,觉得肯定不是郝剑丞说的那样。

    “王妃有所不知,自从知道王爷住在这里的那一天开始,除去沧叶沧澜的手下,二皇子也派了不少的人在村子周围,还有皇上的人,对方想要在那样的情况下进屋来找东西那是不可能做到的,然而今天这却是一个机会,王爷回京时带走了大批的人,而此刻村民们乱作一团,所有的人都去遣散村民了,这附近几乎没有人留下。”郝剑丞条条是道的说着他自己的看法。

    “唔,你说的倒是有道理,不过我不认为家里会有那种让他们处心积虑布置了四年也想得到的东西。”花椒说罢又继续开始整理。

    捧了一大堆的书,起身准备放回书架的时候,忽然想起,书房都变成这样了,别的房间会不会比这里更乱?

    这样的想法一滋生出来,她就立刻丢了手中的书,开始逐个房间去查看。

    索性除去书房还有她跟玄墨的房间外,别的房间都还不是很糟糕,虽然也有被人翻动过的迹象,这样一来,她就不得不去相信,对方闹上这样的一出戏,为了的就是要来这家里找某样东西。

    同时对方的手段也让她怒从心起,好在那些野猪冲下来的时候是天明十分,如果是深夜,那样就会杀大家一个措手不及,不知道会有多少村民会因此受伤,甚至于死去。

    “王妃,你仔细想想。”郝剑丞说完后,又回了书房中,在仔细的嗅了好半天后,从一个书架的角落里翻找处了一包药粉。

    “就是这个散发出来的味道吗?”花椒疑惑的看过去,那是一些颜色跟泥土差不多的药粉,打开后味道变得更加浓重了。

    “末将斗胆猜测,就是这个药粉,让那些野猪没有靠近这周围的。”

    “那么,你用这个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那些暴走的野猪逼回山上。”

    “是,末将告退,王妃当心。”

    郝剑丞走后,花椒打开窗户想要透透气,这气味说不上香也算不得臭,但是闻久了格外的不舒服。

    却在打开窗户的那一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在跟她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就闪身离开了,花椒想也没想,立刻就追了上去。

    “宁儿,你给我站住。”

    半山腰上,花椒使足了力追,也没有追上宁儿,手中虽然捏了好几根银针就犹豫着迟迟没有射出去。

    宁儿笑道:“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我又不是笨蛋。”

    花椒咬咬牙,出言威胁道:“你就不怕我对你儿子出手?”

    闻言,宁儿的速度果然放慢了下来。

    花椒趁机抽出腰间的软鞭,勾住了走神的宁儿。

    “他是无辜的。”宁儿用力的挣扎了几下,却是完全挣脱不开。

    “当年的阿公也是无辜的,你们为什么要杀了他。”花椒手上一个用力,捆绑住宁儿的软鞭就又收紧了几分。

    “那是意外。”

    “哦?那我要是不小心杀了你儿子,也能说那只是意外吗?”

    “你不能那样做,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我……”宁儿听花椒这样说,就有些慌了,因为此刻在她眼前的花椒,说这话时,那表情绝无半点虚假。

    “你怎样?”花椒耐着性子问了一句,不管怎样,如今抓住了她就是好的,就算动用酷刑逼供,也要从她嘴里问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宁儿咬紧唇瓣,不在发一眼。

    花椒扭头看了一眼山下,郝剑丞似乎已经想到办法了,此刻那些野猪正缓缓的朝山上奔来,未免继续待下去回跟那些野猪撞上,花椒拉了宁儿往山里走去。

    山洞中,叶莲见到花椒跟被她捆绑住的宁儿后,疑惑的眨了眨眼,问:“花椒,这是怎么了?”

    花椒满意回话,冲一遍的陈夕悦问:“姨娘,这山洞中有审讯用的地方吗?”

    陈夕悦还没回话,丁啰啰就出声道:“有的,我知道在哪里哦,我带你去吧。”

    花椒点头,冲欲跟过去的叶莲说:“叶莲姐,你就在这里,一会儿那些野猪就要被赶回山上了,等下允轩来了,你们就能下山了。”

    叶莲愣愣的点头,总感觉这会儿的花椒跟平时变得不一样了,表情格外的严肃不说,身上散发的气息也格外慑人。

    “啊……”

    石屋内,花椒把第七根细针插进了宁儿的指甲盖里,平静的对上她痛的扭曲的一张脸。

    宁儿等痛缓过去了,愤怒的大吼:“你杀了我好了,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你想要从我口中套出话来,简直是做梦,别白费心思了。”

    丁啰啰躲在陈夕悦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看着宁儿,随后有看向花椒,之前她无意中看到过玄墨责问人时的场景,那时的玄墨可是比现在的花椒可怕多了,所以这会儿她才会还没被吓跑。

    “我不杀你,我会让你记住这种痛楚,然后你若是什么都不说,我就会让你那宝贝儿子,来经历一番。”花椒嘴角噙着浅浅笑意,说的云淡风轻。

    “你……你不是人,他还只是个孩子。”宁儿奋力的挣扎,无奈身体被牢牢禁锢在架子上,用尽全力也动弹不了分毫。

    “跟我有什么关系,今天你要么主动招来,要么我现在就派人去把那孩子找来,让你们母子有难同当。”

    宁儿用力咬着唇瓣,鲜血顺着她嘴角往下流,她却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因为被插入银针的手指比这痛里岂止千百倍。

    陈夕悦静静的站在一排,一言不发。

    良久后,宁儿终于妥协了,垂头问:“你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花椒唇角上扬了几分,然后有垂下,问道:“你们想在我家找什么?”

    宁儿抬起头,两眼空洞的看着她:“两个玉佩。”

    花椒拧眉,因为她瞬间就想到了两个玉佩,一个是玄墨娘亲给玄墨的玉佩,另一个是闻人家的祖传玉佩,而那两样东西目前的的确确是在家里,要不是此时经人提起,她都快要忘记那两块玉佩的存在了。

    “就为了两个玉佩,你们就筹谋了四年?”

    直觉告诉花椒,她们肯定还有别的阴谋,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两个玉佩,她们根本不必等上这么长的时间,有了那么便利的药粉,她们随时都能超控后山的野猪攻进村子里。

    宁儿抿嘴静默了一阵,才无奈的答:“主人用四年的时间找到了那两人的下落,今天如果我们在那屋子里找到了玉佩,我们的人就会一举杀进村子。”

    花椒皱眉:“你孩子也还在村子里吧?”

    宁儿摇头:“不,昨天晚上我就已经秘密的把他们转移走了。”

    花椒冷声问:“为什么要杀了村子里的人?他们应该跟你们无冤无仇吧?”

    宁儿闻言忽然笑了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够了才出声道:“主人杀人从来就不需要理由,只要他想,不管是谁,他都会去杀。”

    “还真是被人看扁了,你觉得我们这里的人就是那么容易就能杀掉的?”花椒不爽的扬了扬眉,且不说她自己,山上玄墨余下的这些人都已经很厉害了,而且还有郝剑丞带来的那许多侍卫。

    “你会这样自信,是因为你没有见识到我们馗魅谷的恐怖,等你知道了,你一定会为自己今天的行为后悔的,主人一定会卷土而来,杀了你们所有人。”

    花椒静静的看着脸部又开始扭曲起来的宁儿,淡定的伸手把那插在她指甲盖里的银针往前推了推。

    “啊……”

    听到宁儿的叫喊声,花椒满意的点了点头:“要不是你还知道痛,我都要一位你是一只丧心病狂的野兽。”

    宁儿咬着唇瓣不接话,刚才那一下花椒可是用尽了全力,银针前进了好长一段,痛的她全身都是汗。

    陈夕悦此时出声道:“花椒,若她说的是真的,此时馗魅谷的人应该埋伏在水东村周围。”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无论如何也猜不到我们的人埋伏在哪里的,告诉你们把,四年前,主人就派了足够的人过来,只要我的信号弹一发出去,他们就会立刻攻进来。”宁儿恶狠狠的说着,说完后,懊恼的闭上了眼睛,她自己明明就把吴大哥跟孩子移到别处去了,刚才竟然还会着了她的道。

    “啊,刚才忘了告诉你,丰江大哥此刻就在进村的桥上,你儿子也在,如果你们的人攻进来,你说他们会怎么样?”花椒记得当时远远的看了村民们一眼,吴丰江就站在马花兰的边上。

    “不可能,我明明……”宁儿一句话都没说完,就忽然停住了,吴丰江的为人她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恐怕这些天他早就对她起疑了吧,所以才会在她离开后,立刻就赶回村子里。

    “小螺钉,去把她身上的东西都搜出来。”

    “好。”

    丁啰啰听了花椒的话,兴奋的上前,很快就把宁儿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摆放在花椒面前的石桌上。

    花椒捡起其中一个圆筒问:“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信号弹吧?”

    丁啰啰接过仔细的研究了一番点头:“是。”

    宁儿面色变了变,警惕的问:“你想干什么?”

    花椒笑道:“我什么也不想干啊,只是很好奇,你们的人这四年来都躲在那里的而已。”

    宁儿脸色有白了几分,无端的觉得此刻在她面前小的花椒像级了地狱的恶魔,而且如今的花椒已经跟多年前那个被她放倒在树林里的小丫头完全不一样了,武功提升了不少不说,也变得更加的邪恶了。

    “小螺钉,点了她的睡穴,让她舒服点。”

    花椒话落,丁啰啰就利索的点了宁儿的睡穴。

    花椒起身,从宁儿的指甲盖里抽出那些银针,用手绢擦干净后,收进腕带中。

    “花椒,你打算怎么做。”陈夕悦睨着宁儿不断在滴血的指尖问。

    “姨娘觉得刚才她说的她主人在找的两个人,是哪两个人?”花椒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陈夕悦捏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回:“有两种可能,你跟玄墨或者你爹跟玄墨他娘。”

    花椒冲她点头:“我原本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她刚刚也说了,只要她发信号弹那些人就会冲进来,杀光村子里的所有人,那其中自然也是包括了我,所以我认为她家主人要找的并非是我跟玄墨,而是我爹跟玄墨的娘亲。”

    陈夕悦接话道:“如今那两个人在京城,那么馗魅谷的谷主也可能去了京城,所以玄墨才……”

    花椒点头,太后病危这样的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毕竟太后若是真的病危,那个玄墨的二哥就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在水东村。

    退一步讲,就算太后真的病危,玄墨也不会不跟她说一声就突然离开。

    会让玄墨方寸大乱的就只有他娘亲的事,他肯定是得到了她娘亲有危险的通知才赶过去的,还带上了沧澜沧烨,会叫郝剑丞过来也肯定是因为不放心这边。

( 农家女的绝色小夫君 http://www.xcxs9.com/3/3721/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农家女的绝色小夫君》,方便以后阅读农家女的绝色小夫君第七十三章十 抓住宁儿,严刑逼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家女的绝色小夫君第七十三章十 抓住宁儿,严刑逼供并对农家女的绝色小夫君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