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惜诺

443-4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月薇妮 本章:443-46

    43替身

    朱玫见顾惜诺脸色有些不对,心中一动。《+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看她缩着肩膀,低着头只盯着膝盖,却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便笑着说:“不过这样也很可爱哦,让人很想保护的样子。”说着这句话,却想到温北瑜站在顾惜诺房门外,神情焦急的样子,想到这里,脸上yīn翳一闪而过。

    顾惜诺“啊”了声,转头看朱玫,朱玫笑嘻嘻地,说道:“对了,惜诺,你多大?”顾惜诺慢慢说道:“十六。”朱玫道:“这么小,我十九啦。”顾惜诺腼腆的笑了笑:“那你也不比我大多少。”

    朱玫笑道:“是吗?”顾惜诺看看她,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你看起来才好小呢。”朱玫很开心,哈哈笑了两声,说道:“我是有点娃娃脸啦,对了惜诺,刚才那个女人是谁?跟你说什么呢?”

    顾惜诺犹豫了一下,终于极低的声音说:“啊,她、她是……是我哥哥的女朋友……”

    朱玫的心猛地一跳,而后反应过来,问道:“你……哥哥?”

    顾惜诺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转过头,说:“不、不是温北瑜。”

    朱玫想到那天的情景,望着顾惜诺,问道:“是……顾……声华?”

    好像被人戳了一针似的,顾惜诺浑身猛地抖了一下,不肯答应,却又不能否认,就只是低着头,做鸵鸟状,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

    朱玫并没有穷追不舍,反而又笑:“好啦,我知道这其中会有些什么……禁忌啊之类,我不问了就是,我答应你,我当什么也没看到没听到,行不行?”

    顾惜诺很是意外,没想到朱玫竟会这样,眨了眨眼睛,说道:“啊……好。”

    朱玫望着顾惜诺傻呆呆的样子,心头想道:“真是个闷罐子,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丫头,怎么北瑜哥会认她当妹妹?真的是以前丢失的吗?”

    朱玫心里头腹诽顾惜诺,脸上却还笑的很亲切:“惜诺,那我可不可以问……”

    顾惜诺陡然紧张起来,还以为她要问她跟顾声华之间的关系,朱玫却说道:“你真的是北瑜哥的妹妹啊?我听说他们家里以前丢过一个……孩子。——就是你吗?”

    顾惜诺略皱了皱眉,脸上掠过一丝yīn翳,却仍点了点头:“嗯,是我。”

    朱玫作出惊喜的样子:“啊,那真是太巧了,怎么你竟然能跟北瑜哥重遇?”她忍不住怀疑,顾惜诺是不是那个丢失的孩子……她这么呆傻,何况过了那么多年,温北瑜怎么瞧得上认得出?

    顾惜诺揉着自己的手:“我……是在……别的地方,遇到的,后来……就被他……找到了。”

    同温北瑜相遇的过程,被他找到的过程,对顾惜诺而言是个不愿意回头重温的噩梦。

    朱玫狐疑说道:“怎么会,……哈哈,你别介意啊,我不过是好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北瑜哥还认得你吗?还是说你认出了他……”她开始越发怀疑,是顾惜诺自己贴上温北瑜的。

    顾惜诺见她纠缠这个,虽然有些放心她不再问顾声华了,可是跟温北瑜之间的关系,——这对她来说毕竟不是件值得庆贺的事,于是就有些无精打采,闷声说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叫住我了,还知道我的名字,生日……”

    “生日……?”朱玫喃喃念了声。

    顾惜诺点点头,觉得车内很烦闷,就又转头看向车窗外。

    朱玫说道:“然后……然后你们就相认了?”

    顾惜诺本来要解释自己跑掉了,然后温北瑜忽然出现在青市……可是一想:解释这么多做什么呢?反正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再说更多,也无法改变现状。

    于是就淡淡地点点头。

    朱玫捧着腮沉思:“她说在别的地方,是哪里呢?北瑜哥前阵子去西安学习,难道是在那里?对了!正是学生放假的时候,我记得顾声华当时在那里拍戏……后来北瑜哥火速回京,不出半月就要外调了……难道真的全都是为了这小丫头?北瑜哥他……为了这个呆头呆脑的丫头,放弃京中的大好前程,跑到这里来守着她?”

    朱玫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又不像是顾惜诺一样单纯没心眼,她心里一合计,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个差不多,忽然想到温北瑜对自己的冷淡态度,对顾惜诺的体贴关怀,心中更是忍不住来气。

    朱玫一时没有说话,车厢内就安静下来,顾惜诺将头靠在车窗上,望着窗外绿树如荫,忽然喃喃说道:“为什么要认出我来呢?我不想这样,我想回去,跟哥哥一起,过生日,吹蜡烛。”

    一年到头,她跟顾声华聚少离多,但不管再怎么忙,在顾惜诺的生日那天,顾声华都会回到她的身边,跟她一起度过生日。

    顾惜诺心中一阵难过,忍不住红了眼圈儿,静静地想:“哥哥今年不会再陪我过生日了吧?”

    旁边朱玫忽然问道:“惜诺,你什么时候生日啊?”

    顾惜诺无意识说道:“九月三日啊。”

    朱玫心头狂跳,脱口问道:“是阳历还是yīn历?”顾惜诺奇怪地看她一眼,说道:“是农历。”朱玫心头乱乱地,想来想去,说道:“就是yīn历是不是?”顾惜诺也不太明白,浑浑噩噩说:“是吧?我每年都这样过……”

    朱玫咽了口唾沫,怔怔地盯着顾惜诺,心中掠过无数的旧事影像,她心中掀起滔天波浪,面上却还镇定,只是不笑的样子,显得有些可怕。

    顾惜诺看出来,略觉得惊愕,说道:“怎么了?”

    朱玫眨眨眼睛,忽然露出笑容,欢快说道:“哎呀惜诺,我是太吃惊了,简直不能置信,我的生日也是九月三日呢!”

    顾惜诺果然也瞪大了眼睛:“真的?”

    朱玫笑:“当然啦,我骗你干嘛,刚才我还想跟你说,我的生日有可能就在青市过了,我正在想要不要在这里举办个生日派对,只不过我这儿的朋友很少啦……你算一个。”她极其自来熟地把顾惜诺算进去。

    顾惜诺说道:“派……对?”挠挠头,这些词对她来说很陌生很遥远,她的生日派对,就是每年都是跟顾声华两个。

    前方小郑面无表情听到这里,扫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两个女孩,顾惜诺有些心不在焉的,而朱玫的目光也有些飘移,顾惜诺神情依旧淡淡中带点悒郁,朱玫却是一脸笑,可是那笑太甜,甜的腻人,甜的几乎有些假了。

    将快要到温家别墅的时候,一直反常沉默的朱玫忽然兴高采烈的说道:“惜诺,你看我们两个这么有缘,生日都是同一天,我又不能回北京,不如我们两个就一块儿过今年的生日好不好?”

    顾惜诺愕然。

    温北瑜看到顾惜诺跟朱玫一起出现在自己跟前的时候,那两道英挺的剑眉习惯性的皱了起来,看看朱玫,又看看她挽着顾惜诺的那只手,越看越觉得刺眼,最后唤道:“诺诺,你过来。”

    顾惜诺答应一声,就要往前走,朱玫用力拉住她,小声说:“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事。”

    顾惜诺一呆,反应过来,就点点头。

    温北瑜耳朵灵,问道:“什么事?”

    顾惜诺心灰意懒地,哪里肯说,就说道:“朱玫姐姐知道……我……我得去做作业啦。”说着就看朱玫挽着自己的那只手,指望她自己松开。

    不料朱玫笑吟吟地说:“我能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吗?”

    顾惜诺一愣,温北瑜说道:“行了,你别打扰诺诺,诺诺,你上去做作业吧,我有事要跟朱玫说。”

    顾惜诺松了口气,她从小到大没什么亲朋好友,朱玫的热情来势汹汹,顾惜诺有点儿被吓到。

    顾惜诺迈步上楼,朱玫跟着走了两步,温北瑜伸手握住她的手臂,双眸之中寒光闪烁:“你想干什么?”

    朱玫停了步子,说道:“小丫头回头看了。”

    温北瑜双眉一皱,却回过头,微笑说:“快上去吧。”走到半道的顾惜诺疑惑地看看两个,最终目光掠过温北瑜温和的笑脸,点点头上楼了。

    朱玫笑的很勉强:“北瑜哥,你就这么疼这小丫头?”

    顾惜诺上楼后,温北瑜就立刻恢复了方才的冷淡跟提防:“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跟你说过了,离她远点,——她跟你不一样。”

    “她跟你不一样”,这句话听到耳中,心也跟着一疼。

    朱玫望着温北瑜:“北瑜哥,她怎么跟我不一样了?我又是什么样的人?你倒是说说看。”

    温北瑜淡淡说道:“你自己心里明白,还用我说吗?你们在一块儿玩的那些个男孩女孩,乌烟瘴气,哪个跟诺诺一样?你以后别去接近她,知道吗?”

    朱玫笑:“哟,北瑜哥,原来你是怕我带坏了你的天真无邪的小公主啊。”

    温北瑜竟然不反驳,只说道:“你既然知道,就最好照做。”

    朱玫一时之间宛如万箭穿心,顿了顿,才说道:“那好,北瑜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以前对我那么好……每次我生日都陪我过,你……你……是真的喜欢过我,还是……还是把我当做她的替身?!”

    温北瑜双眉一挑,看向朱玫,沉默片刻,说道:“小玫,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你自己该很清楚吧?”

    朱玫倒退一步,身体靠在楼梯栏杆上:“你……你是说……”

    温北瑜说:“行了,我不想再说这个,你尽快回京吧,还有……”

    “我不回去!”朱玫忽然大叫,“今天我不跟你说清楚,我死不瞑目!你别想就这么轻易的打发我回去!”

    她忽然大叫,温北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楼上看了一眼,生怕惊动顾惜诺。

    这个微小的动作朱玫当然看到了,朱玫上前一步,逼近温北瑜:“为什么,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

    温北瑜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垂眸看她:“小玫,我对你好,陪你过生日,你不是也很高兴吗?”

    朱玫摇头:“那你为什么却忽然之间一反常态不理我,也不陪我了?!”

    温北瑜淡淡说道:“以前我是对你太好了,可是你总是要长大的……你要是当我是哥哥的话,倒还好说,我可以继续对你好,可是你扪心自问,你当我是你哥哥吗?你自己对我做出的那些事,还用我提醒吗?你责怪我一反常态,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究竟是什么让我一反常态的?是你逼的我这样!”

    朱玫的泪刷地涌出来:“你、你把我当做那个傻丫头的替身,现在还在问我?是!我是爱你怎么样,我就是不要当你的妹妹,我爱你,我爱你又有什么错,谁叫你那么温柔的对我?”

    温北瑜很是无奈,只好说:“是,以前我也有错,当时我见了你,无意知道你也是九月三日的生日,就想特别对你好些,权当……权当陪着诺诺一起过生日。不料,却让你误会了……我是不想你一错再错,陷得再深才……”

    朱玫忽然张开双手将他抱住:“不是的,北瑜哥,你别这样说,你别离开我,你不爱我不要紧,可是我爱你啊,只要你答应我,你让我在你身边……”

    温北瑜将她一推:“小玫!”

    朱玫死死地抱着他不放:“我爱你,真的很爱你的,我知道你怪我,怪我曾经给你下药,要迷晕你让你跟我上床,我是想生米煮成熟饭,让你负责的……就算你不负责,我也心甘情愿的……北瑜哥,凭什么你拥有那么多女人,你就不肯拥有我呢?那晚上你明明喝了下药的酒,你的反应那么强,为什么你就……”

    温北瑜怒道:“行了,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

    他用力将朱玫从自己身上拉开,将她使劲一推。

    朱玫撞倒在身后的沙发上,温北瑜沉声说道:“我说过我曾经当你是妹妹一般看待,所以你犯得那些错,我都不会再记得,你也给我守口如瓶,不许再提,——尤其是在诺诺跟前,你要是敢说一个字,我对你绝不客气!”

    朱玫呆呆地望着温北瑜,脸上还带着泪。

    温北瑜看她片刻,忽然警觉地抬头,却见楼上顾惜诺探头出来,小声说:“你们……在干什么?我好像……听到很大声的……”

    温北瑜一惊:“诺诺……”赶紧回头看朱玫,却见朱玫坐在沙发上,笑着说:“惜诺,你来的正好,我刚才跟北瑜哥说了我们要一块儿过生日的事,他怀疑我说谎呢!”

    温北瑜看她笑面如花,除了眼角稍微有些红,哪里似哭过的样子?一时错愕。

    顾惜诺挠挠头:“这个……”

    温北瑜深深看了朱玫一眼,朱玫笑道:“北瑜哥,现在惜诺在,不如你当面问问,就知道是不是我说谎了。”

    温北瑜转头,深吸口气,微笑说道:“诺诺,她说的……”

    顾惜诺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是、是真的。”

    顾惜诺本就是个不擅长拒绝别人的性子,何况朱玫又舍得拉下脸来百般的撒娇相求,顾惜诺自然也不能说“我不想过这个生日”,于是勉强笑着点点头答应。

    温北瑜微笑看她,语气温柔:“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没事了诺诺,你回去做作业吧。”

    顾惜诺“哦”了声,又看了朱玫一眼,朱玫冲她笑笑,手抬起在脸颊边做告别状,顾惜诺一笑,也安心回去了。

    温北瑜回头看向朱玫,目光如刀,含威不露,只淡淡说:“你好啊。”饶是朱玫胆大,此刻却忍不住缩了缩身子,低声叫:“北瑜哥……”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没有人想到吧……(有木有人想知,温少跟朱玫那一夜……发生了啥……

    44挑拨

    44挑拨

    温北瑜望着朱玫:“你行,你竟然利用诺诺。”朱玫小声说:“北瑜哥……我、我知道她的生日跟我一样后,就知道你不会再陪我过生日啦,我知道你会赶我回去的,北瑜哥,我求你,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

    温北瑜冷冷一笑:“不可能。”

    朱玫紧张看他。

    温北瑜说:“小玫,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给足你面子,我也是念在你年纪还小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你就该知足。”

    朱玫听着他冰冷的话,竟然回不了一句。

    温北瑜说道:“诺诺单纯善良,你别指望再去利用她做什么。现在我不是跟你商量,而是命令你,现在立刻回北京。倘若你不回去,我会叫人押你回去,你知道我说到做到,别逼我做到这一步。”

    朱玫眼中的泪已经在不停打转,最后终于落了下来:“你就这么讨厌我?”

    温北瑜说道:“我有我的底线,小玫,你不该利用诺诺。她性子单纯,相信你很容易的就会将她骗得团团转,可是不行,因为有我。”

    朱玫起身,叫道:“是,你怕我跟她在一起,告诉她我跟你的事,你怕我把她教坏了,她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喜欢她?而且她根本不太喜欢你,我看得出,她喜欢她哥哥,那个顾声华!难道你没察觉吗?——她甚至不肯叫你一声哥哥!”

    “啪!”一记耳光甩在朱玫的脸上,朱玫向着旁边摔了出去,倒在沙发背上。

    温北瑜震惊于自己的突然出手,除了些犯罪分子,他从来不对女人动手。现在倒好……

    谁让朱玫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果然是很聪明的,温北瑜最不能碰触的逆鳞都给她一把挑起。

    温北瑜收手:“朱玫,你再说下去,遭殃的就不止你一个人。”声音冷冷地,毫无感情。

    朱玫捂着脸伏身在沙发上,嘴唇动了动,却又停下,最后说道:“北瑜哥,我只问你一句话。”

    温北瑜转身:“我不想听。”

    朱玫却仍说道:“北瑜哥,那个小丫头有什么好,你喜欢她哪里?”

    温北瑜目光一动:“这个跟你无关。”

    “好,”朱玫顿了顿,说道,“那么,我想知道,北瑜哥你,真的是把她当妹妹来看待吗?还是……”

    小郑将车停下,朱玫侧身进入,车门关上,她转头看温北瑜。

    他冷冷站在哪里,肃然的像是个陌生人,浑身充满了冷然的气息,可是偏偏朱玫无法抗拒,他越是这样,她越是想靠近,飞蛾扑火似的,就算明知会死,都忍不住想靠近。

    楼上顾惜诺听到车响,探头往外看了看,依稀看到车子驰开。

    顾惜诺也没在意。

    旁边的手机忽然响起清脆悦耳的曲子,有短信。

    顾惜诺伸手拿起来,点开看看,竟是朱玫发来的,先前在车上,她不由分说要了她的电话号码。

    顾惜诺打开,见朱玫写道:诺诺,这是我的博客,以后你想我了就上来看看,我有点急事先回北京啦,拜拜。

    顾惜诺盯着上面那一串网址,疑惑地歪了歪头:博客?

    小郑缓缓开车,一边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后视镜,却见后座上的朱玫,手中握着粉色的手机,好像是接到了谁的短信,她望着屏幕,嘴角挑起,笑。

    不知为何,小郑皱了皱眉:也许是角度不对,可是看起来,这个笑实在是有些……邪恶。

    顾惜诺把手机放下,想了想跑到房门处,要打开门出去,却差点跟门口正要敲门的温北瑜撞个满怀。

    顾惜诺急忙停脚,有些站不住,温北瑜伸手将她扶住:“干吗,这么着急?”他笑吟吟的。

    顾惜诺站住脚,后退了两步:“你要找我?对了,怎么小玫姐姐要回北京了啊?刚刚不是还说……”她要说生日的事。

    温北瑜笑着拖着她手:“我也正是想跟你说这件事的,她家里打电话来催她回去呢,她已经走啦。”

    顾惜诺“啊”了声,就看温北瑜。

    温北瑜说:“怎么了?”

    顾惜诺盯着他看了会儿,眼珠略动。温北瑜看的好笑,轻轻地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抵了下:“到底怎么啦?”

    顾惜诺好像很纠结,毕竟是人家的私事,想来想去却终于说道:“我看,小玫姐姐好像很喜欢你呀。”

    温北瑜脸上的笑一僵,又极快无事:“是吗,她喜欢的东西可多了,还经常疯疯癫癫说自己喜欢哪个大明星,甚至还飞过去追星呢,也不怕她男友吃醋。”

    顾惜诺愕然张嘴:“男……男友?”温北瑜好似不在意般说:“是啊,她在北京有男友的,却对谁都爱那么胡闹。”忽然又好似恍然大悟般,笑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定以为我跟她有什么……我都跟你说了,那天是我们闹着玩,不小心的,你也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合,你以为且认定的……谁知道竟是假的?你说是不是?”

    顾惜诺觉得他这番说辞很深奥,可又无法反驳,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温北瑜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忍不住俯身下来,飞快地在顾惜诺的额头亲了口。

    顾惜诺反应过来,急忙推了一把温北瑜,后退开来:“你干嘛啊!乱来。”温北瑜笑:“看诺诺很可爱啊。”顾惜诺嘟嘴,转过身伸手擦了擦眉心,嘟囔说:“可爱……你才可爱呢。”

    温北瑜笑着张开手臂,偏偏将她拖过来抱住:“我可爱吗,那也比不上诺诺吧。”顾惜诺缩成一团,又赶紧挣扎:“喂喂,放开手,你怎么这么……这么样啊!”

    温北瑜笑:“怎么样?”从背后在她脸颊上又亲了口。

    顾惜诺脸红耳赤,叫道:“温北瑜,你再这样我怒啦!”伸出手来使劲擦脸。

    温北瑜心满意足,道:“好啦好啦,不跟你玩啦,我投降,诺诺别怒,我会怕的。”总算松开手。

    顾惜诺飞快跑开:“你快出去吧!真是危险分子!”温北瑜看着她脸红红又防备的样子,心中滋味很是奇妙,忽然有种古怪的念头,自脑中一闪而过,那脸上的笑就有些勉强,终于回身出门。

    温北瑜出门之后,站定了脚深吸一口气,仿佛要将脑中的影像挥开。

    他快步回到自己房间,略微烦躁地将外套脱下扔在一边,倒身躺在床上。

    那一夜,是朱玫生日。他被劝着多喝了几杯,渐渐地就有些头晕不省人事。

    有些理智的时候,发觉自房间内只剩下他跟朱玫,而朱玫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正趴在他的身上。

    温北瑜大吃一惊,她却爬上来,柔软的手在他身上抚摸过,探入里头,原来他的衣裳已经被她拖了大半。

    温北瑜将她的手握住,刚要喝止,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很热,尤其是下面,叫嚣着想……

    朱玫叫:“北瑜哥哥……”声音带着一股子媚意勾引,那刚发育好的身体,凹凸有致,触感极好,又在他的敏感之处蹭动,没有被他握住的另一只手顺着腹部往下……

    温北瑜身不由己,浑身绷紧,额上见汗。

    “北瑜哥哥……”她叫着,在他身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亲吻,而身下的快感,渐渐聚集起来,急于释放。

    在朱玫缠着自己的那一刻,在身体想要得到释放的那一刻,他竟然想到……一个名字。

    ——诺诺。

    温北瑜猛地睁开眼睛。

    浑身火热,就好像被下了药的那天晚上。

    温北瑜起身,低头往下,而后大步冲进浴室,拧开冷水开关,衣裳都来不及脱,任凭冰冷的水流洒落下来,将那怪异的感觉熄灭。

    “请问,到底有什么事啊?”顾惜诺望着对面的文以佳,小心而不安地问。

    文以佳笑笑:“诺诺,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叫点东西吃?”顾惜诺摇摇头:“我不喜欢吃汉堡的……”文以佳一怔:“那蛋挞呢?要不要吃,很好吃的。”

    顾惜诺犹豫了会儿,仍旧摇摇头:“真的不用了……嗯……文姐姐,真的,有什么事吗?不然我怕郑哥哥很快就要叫我走啦。”隔着几张桌子,司机小郑非常尽责的坐在那里等。

    文以佳只好直奔主题:“好吧,诺诺,其实是……明天是你生日了吧?”

    顾惜诺点头:“是啊。”

    文以佳说道:“诺诺,我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回来,跟你哥哥一起过生日?他最近好像有些不高兴,不过我是知道他想你回来的,不过他都没说而已。”

    没说?……还是不愿意说?

    顾惜诺忽然想到那天那个似是而非,好像是梦一样的亲吻,隐隐地觉得身上有些热。

    “真的吗?不过……他应该很忙吧。”顾惜诺垂头,喃喃说道,“哥哥那么忙,还是让他多陪陪你吧。”

    文以佳望着她:“诺诺,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怪不得你哥哥那么疼你,我好羡慕呢。”

    顾惜诺心中很是郁闷,只好点点头:“行啦,没有别的事,我要走啦。”

    文以佳殷勤说道:“诺诺,你要什么生日礼物,我给你准备。”顾惜诺起身:“什么都不要。”不肯再说下去,转身就走。

    阳光自掀开的窗帘里透进来,室内一片寂静。

    “诺诺很固执,我怎么劝她都不肯回来,”文以佳说,“反而还说让你多陪陪我,唉,声华你说她是不是很懂事?”

    顾声华心不在焉听着,目光淡淡地望着窗户边上:“她从来都很懂事的。”窗台边儿上,是她留下的一盆小仙人掌,大概很多日子没浇水了,很努力的在生长着。

    顾声华起身:“对了,我接到经纪人的电话,明天要到K市去,有个重要的见面会。”文以佳愣了愣:“不是说要多呆几天吗?”顾声华温和的笑:“计划不如变化快啊。”

    文以佳脸色变了变,走到顾声华身边儿,声音很温柔:“声华,其实还好,……幸好我们还有一晚上……”她露出娇羞之色,眼角带媚,看顾声华。

    一晚上,当然可以做很多事。文以佳没直说,可是其中意思,不言自明。

    作者有话要说:温哥哥已经处理了一个,这边顾哥哥要缴枪了么……哼

    45答案

    45答案

    顾声华一怔,而后摇摇头,说:“小佳,你还是回酒店吧……我……有些累,想休息一下。”

    文以佳脸上的笑僵了僵,说道:“声华,让我陪着你好不好?反正我现在也没事……”

    顾声华轻轻地将她的手推开:“你不是说还有个项目要谈吗?别因为我耽误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文以佳欲言又止,只看着男子俊美过人的脸,为什么总是这样?说起要跟他亲近一下,就会是这幅油盐不进的态度,他们虽是恋人,尺度却比他拍的那些戏中的男女关系还差很多。

    这一次他说回青市,她借着在青市有项目的机会跟过来,他大方的把自己介绍给他妹妹,文以佳还以为自己有机会了……不料,偌大的房子,那女孩子不在这里住,他竟说让她住酒店!

    这是哪门子的男女朋友?普通男人不是千方百计要把女朋友拐上床的吗?

    文以佳还想再努力一下,顾声华却已经走到了门口,体贴地将门打开:“小佳,这两天也辛苦你了,早些回去休息吧。”他温文微笑着看她。

    文以佳望着顾声华的笑,纵然见惯美男,面对这一款名为顾声华的,却仍旧毫无抵抗能力。

    文以佳身不由己走到门口:“那……好吧,你要是想我了,就随时给我打电话。”

    顾声华微笑如昔:“好的,放心吧。”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着,总觉得他这种似有若无,恰到好处的笑充满了诱惑,隐隐地让人看出几分宠溺……或者想要被宠溺的味道。

    文以佳沉溺于顾声华的微笑,恋恋不舍看着他的眼睛:“那……我走啦。”告别之吻,不能有一个吗?

    心中有些失望的想,顾声华却仿佛是绅士中的绅士,好像以碰到她是一件很失礼的事,仍旧笑着看她。

    文以佳终于败退。

    拖着双腿出了楼,文以佳站在路边等出租车:失败了……又一次。

    不过……总会有机会得手吧……毕竟,别的女人,连跟他牵手的机会都没有,她应该心满意足了不是吗?

    何况,现在不过是想得到他的心,再走一段看看……必要的时候,她有的是法子。

    只不过为什么不肯跟她亲热?

    拥有傲人身材的文以佳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可思议。从初中开始发育,到现在,一路走来不知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火辣身材之下。

    就算是表面再怎么绅士的男人,单独共处一个房间,哪个不是如饿狼一般扑上来?

    文以佳冷哼。

    没想到在顾声华这里踢到铁板。

    到底为什么呢?文以佳也曾想过,也许顾声华对女人没兴趣?

    也不像……以她丰富的社会经验,如果一个男人是gay,她没有理由看不出来。

    更何况,她也的确没看到顾声华跟什么男性过从甚密。

    文以佳心不在焉地想着,一直到手机响起来。看了那个号码,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掐死。

    不料铃声又不屈不挠地响起来,文以佳皱着眉,却终于按下接听键,对方笑了声:“听说你回来青市了?怎么不跟我联络?”

    文以佳冷冷地:“我回来是有事的,很忙。”

    那人说道:“忙的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声音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意味。

    文以佳心中一阵作呕,她自然听出男人的意思是什么,真奇怪,别的男人对她的欲望□裸的,她只觉得厌恶,可是顾声华对她连多碰一下都不曾,她却极为失落。

    “有时间我会打电话给你的。”她皱了皱眉,“我的车来了,不好意思。”不等对方说完,就按了挂机键。

    潇华高中,电脑室里,顾惜诺把手机短信上那个地址输入IE地址栏,按下回车键。

    慢慢地一个粉红色的页面出现跟前,旁边的头像是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子,顾惜诺瞪大眼睛盯了会儿,虽然跟真实见过的人有些不一样,可仍然认得出,那是朱玫,下面的名字显示的是:带露玫瑰。

    “好厉害啊。”顾惜诺叹了两声。

    跟朱玫想必,顾惜诺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土土的土拨鼠,什么也不会,比如年轻人流行的博客,她班内的大部分同学也都有,可是她从来不习惯那些东西。

    按着鼠标将页面往下拉,顾惜诺浏览着朱玫的博客,一边自言自语:“看什么呢?”

    最新的一篇博文吸引了顾惜诺的目光。

    “我终于到了Q市,见到了他!但是更令我意外的是,我见到了更为震撼的一个人……抱歉我不能说是谁,因为我一说,肯定会引发轩然大波的,哈哈,本小姐可不想成为娱乐焦点。”

    后面还带着若干可爱的小表情。

    顾惜诺呆了呆,想道:“难道她说的人是哥哥吗?”急忙把评论点开,见下面七嘴八舌有人在问。

    “更为震撼的人?轩然大波?娱乐焦点?那人是谁,娱乐圈的人?”

    顾惜诺吓了一跳,赶紧往下再看,却见“博主”回复说道:“无可奉告。”

    后面又有人猜:“不管是谁,大小姐跟他合影了吗?起码有个签名?”

    博主回复:“没合影,整个人已经晕了,太幸福了!”

    顾惜诺一路看到底,其中有个人猜:“能让大小姐也觉得震撼的没几个人,如果说影响力的话,难道是顾声华?顾声华最近行踪不明,不过曾有人说在去Q市的飞机上惊鸿一瞥哦,不知是不是个巧合~~”

    这一条博主没有回复。却把顾惜诺吓得心怦怦跳,心想这些人怎么这么厉害啊……简直是福尔摩斯么。

    顾惜诺关了评论,继续慢慢往下看,有几条是朱玫在北京生活的记录,还配了很多照片,花天酒地,美轮美奂的,看的顾惜诺吃惊连连。

    朱玫博客的文章不是很多,顾惜诺拉到底,才发现已经没翻页了,她正想关掉,忽然被最后一条博文吸引了。

    “我知道得不到你,可是……我仍然……飞蛾扑火。”这个题目把顾惜诺雷的抖了抖,扫了几眼,却慢慢点开。

    “我暗恋的男人,他很优秀,家境也好。我们家其实已经不错,可是却仍旧不能跟他们家相比……而且,我知道他心中或许还有另一个人……我不知道是谁,可是我实在太爱他,我这个人性子就是这样,想爱就要努力去得到,用尽方法不择手段也要!那晚上,我差一点就成功了,我看着躺在床上的他,他的身材很好……我认识的那些男生跟他一比,简直就是发育不良,我的那些女友也都说他是个极品,他认识的女人也很多,可是他好像只把我当成妹妹……起初我很高兴,渐渐地就觉得,我该拥有这个男人,这么做,我不后悔,当他把我压在身下的时候,我激动的差点哭了出来……他的手把我的腿分开,然后……”

    顾惜诺起初还不明白,越往下看越有些觉得不对,当看到这一句的时候,那脸飞快的就红了起来,浑身好像被雷击中了,一动也不能动,过了会儿,只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顾惜诺吓得赶紧把网页关掉,手抖来抖去,几乎点不中那个小红叉,却终于点了“最小化”。

    顾惜诺呆若木**地望着蓝天白云的windows屏幕,心里乱糟糟地,想道:“是朱玫的男朋友吗?真是的……她怎么要把这些写上来呢?实在是太……”

    她不想看这些,实在太让人难堪了,可是……心中却又非常的好奇。

    到了顾惜诺这个年龄,对于“性”有着模模糊糊的印象,生理课虽然上过,可是,这些鲜活生动的经验却是一点也没有,就算是电视屏幕上的男女猪脚亲吻都会看的她脸红。潜意识里觉得,这些是不太好的。因此不应该去接触……然而心中到底也隐隐地有一点点好奇。

    但是,写下这些文字的,是朱玫,是一个自己认识的女孩。顾惜诺想来想去,扫了一眼周围,见没有人注意自己,就又颤抖着手把网页点开。

    顾惜诺提心吊胆的往下看:“他还没有进入,甚至只是一根手指,我就已经达到了高-潮,我知道,我是爱他的!爱他爱的发疯了才会这样,我更加的渴望,渴望被他……可是……意外发生了,他望着我,忽然之间变了脸,然后就把我推开……”

    顾惜诺呆了呆,似懂非懂,终于又往下看:“我知道他心中肯定有人,而且那个人一定对他来说很重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他要这么坚持?就算是被下了药,硬成那样,都还强忍着!其实我知道他很想要,但是他偏没有对我下手,为什么?后来想了想,我记得当时他好像念过一个名字,也许是‘若若’也许是‘娜娜’,大概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这一条日志的评论过百,顾惜诺随便看了看,大部分都是些人在叫“好劲暴”或者“小妹妹来找我啊,哥哥会满足你……”之类的猥琐言语。

    只有一个人留言说:“如果他不爱你,你这样只会让他更讨厌你的,放手吧,傻姑娘!这世界上还有别人真心爱你。”

    朱玫谁也没有回复,却在这条留言下回复说:“是的,我已经尝到恶果了,我是自作自受,他现在极其讨厌我。其实我什么也可以不要,只想要他拥有我一晚上,我可以不用他负责,可是我只想做他的女人……但是,我终于知道我没有机会了……”

    有人回复:“为什么?”

    朱玫回复:“因为我去了Q市!我知道他爱的那个人是谁!”

    顾惜诺张大嘴巴:“Q市?难道那个男人是……”

    一时之间,心惊肉跳。

    身不由己地往下看,却见有人问道:

    “他爱的人,你见过?”

    朱玫说道:“我见过!是个可爱的单纯的女孩子,是他心目中完美无缺的公主,他为了她,可以离开北京,放弃自己的大好前途……他觉得我跟她相比,就是一个想要谋害白雪公主的可恶的巫婆!!!!!!!!!!!!!!”

    顾惜诺望着这一段对话,发现朱玫的回复是在前两天,她离开青市之后,可是……

    “可爱单纯的女孩子?公主?为了她离开北京?”顾惜诺把日志关掉,呆呆地望着朱玫最后的这一段话,脑中像想到什么,却又很快地摇头否定:不,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怎么可能……好荒谬。

    手机忽然响了。顾惜诺点开,竟然正好是朱玫发来的:“诺诺,你看过我的博客了吗?”

    顾惜诺犹豫了一会儿,看看网页上女孩子的笑脸,终于回复过去:“我……我看了。”

    朱玫的回复极快:“哈哈,你太好了,诺诺你有没有博客,我也去看看。”

    顾惜诺脑中一团乱,迟疑到最后,终于回复:“小玫姐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顾惜诺迟疑:“那个……还是算了。”

    这一回,朱玫却打了电话过来,她的声音仍然是那么清脆,说道:“诺诺,你想问什么?什么算了?有话就说啦,是不是关于我博客的事啊,哈哈,我也没写什么其他东西吧,……糟糕!我怎么忘了!”她说着,忽然挂断了电话。

    顾惜诺莫名地看着手机,犹豫了会儿,重新打开那个网页,不料,却赫然发现,她刚才看到的那一篇日志居然不见了!点进去就显示此日志已经被删除。

    朱玫的短信发过来:“对不起诺诺,你如果看到了的话,就当什么也没看到……我不想惹祸上身。”

    顾惜诺犹豫再三,终于慢慢回复过去:“小玫姐姐,你删除了日志?”

    “是的,我错了,我忘了我还写了这个,我一时太伤心了才回复了那些,诺诺,你千万别跟北瑜哥说,不然我会死的,他家很有权势的,我们全家也会被我连累,诺诺,我求求你……就当什么也没看到……”

    顾惜诺屏住呼吸:“你说的那个离开北京的人,真的是……温北瑜?”

    朱玫说:“你不知道?我以为你知道了,糟糕,我怎么这么笨居然不打自招!”

    顾惜诺呆了呆:“那么,你说他爱的那个人……是谁?”

    朱玫沉默,道:“诺诺,你太单纯了。”

    顾惜诺固执的发过一条去:“到底……是谁?”

    朱玫的短信只有三个字。

    ——顾惜诺。

    作者有话要说:唔……肿么办捏……

    46惊变

    司机小郑将顾惜诺送到家之后就驱车离开。温北瑜最近忙几个案子,回家的时间不怎么定点。顾惜诺回到自己房间,将书包扔在地上,换了校服出来,听听外头,仍然一片寂静,将作业本掏出来放在桌上,翻了几页,眼前的字都飞起来。

    脑中随时都会想到朱玫在博客上写的那一段话,渐渐地连握笔的力气都没有了。

    将面前的书本一推,顾惜诺把手机装进兜里,拉开门下楼。

    阿姨见她往外走,很惊讶,叫道:“顾小姐去哪里?”顾惜诺摇摇头,闷声说:“我出去走走。”

    她穿着件白色打底蓝色苹果点的半长棉布裙子,下面又穿了墨绿色过膝的打底裤,长头发挽起来,在侧脸旁边单挽了个髻,因为太长了,发带不管用,就又用簪子别住。脚下踩了双软底的拖鞋,她以前在家里也经常就这么打扮。

    顾惜诺出了门,左右看了看,随便选了个方向一路走过去,走了会儿,掏出手机来看,反反复复的只看那个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好几次手指头都按上了拨号键,却又停下。

    就算是接通了,又怎么说?

    哥哥他……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不能再老是烦他了,嗯……反正也许他心中也正烦她呢。

    最终只是把手机塞回兜里,慢慢地乱走,就这样出了路口,顾惜诺发现自己竟站在十字路口了。

    不知不觉的,走出了挺远了吧。

    本来按照她的性格,这时侯就该往回走了,可是……想到朱玫的博客,想到朱玫同自己发的短信,刚刚有些镇定下去的思绪又翻涌上来。

    顾惜诺伸手,烦躁地用力抓抓头,迈步往前走,过了这条路再走一段,就是海边儿了。

    刚走了几步,忽然“吱呀”一声急刹车。

    有一辆蓝色的跑车停在跟前,跑车紧急停住带起的风将顾惜诺的裙子都掀的飞了起来,白色棉布上头蓝色小苹果的影子在眼前闪闪烁烁。

    几乎是与此同时,有人探头出来骂道:“你他-妈不长眼是不是?”

    顾惜诺呆站在原地,一时几乎有些不能动弹,闻言慢慢抬头看过去,慌乱之中,看不清车后的人是什么样。

    “这个女孩……我认得!”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什么?”

    “就是我说过,跟那婊-子一起的。”

    “她?”

    “是啊。”忽然噗嗤一笑,“对了坤哥,你刚不是还在骂那婊-子翻脸无情,跑的比狐狸还快,这会儿她妹妹就送上来了。”

    “你的意思是……”

    那人的语气带几分挑衅:“怎么了坤哥,不敢了?”

    “呸!”

    顾惜诺人在外头,惊了一跳,听不清楚,此刻模模糊糊地说:“对不起……”一边向后退。

    车上的人却跳出来,几步到了她跟前,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

    顾惜诺转头看他:“对……对不起……我刚才没看见……”

    面前的人望着她的脸,忽然笑起来,道:“我说棚子,你可没说她这么水灵啊。”

    不由分说的,将人拽着往车上走。

    顾惜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试图站住脚,说道:“你干吗?我说过对不起了,你要怎么样?”

    这是大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啊……只是为什么这时侯车不多呢?

    正巧这时侯身后有车飞驰过来,那人焦躁说:“少废话,说对不起就行了吗?你当我这么好欺负?一句对不起就打发了?”

    车上的人将车门推开,青年用力一推,把顾惜诺推了进去,车上的人一把接过来,笑道:“小妞果然很水灵,比那贱人水灵多了,啧啧,这么美,坤哥,你这可是因祸得福了啊。”

    顾惜诺大力挣扎,却被两个人按住,车门关上,那人跳上驾驶座,用力把车门甩上,笑道:“那贱人以为自己金贵起来了,不理我,就正好拿她妹妹给老子泻火。”

    顾惜诺被人擒住,那人双手牢牢地握着她的肩膀,旁边坐着的人也探手过来,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说道:“这妞儿真是嫩的出水儿啊,没想到竟然撞见个极品。”

    顾惜诺的心砰砰地跳起来,顿时尖叫:“你们干什么,放我下去!”探身要去开车门,却被人死死地拦腰抱住,两人不怀好意地笑道:“小妹妹,哥哥们带你去玩。”

    顾惜诺尖叫不停:“放我下去,放我下去!”身子拼命扭动。

    后面的人说:“小妞动的厉害,看起来也不大,坤哥,不会出事吧?”

    坤哥道:“就算是干了她又怎么样,这也是那贱人欠我的……何况,在青市的话,老子的事谁敢管?那贱-人连个屁也不敢放一个。”

    他说着,就拨通了电话。

    顾惜诺见状叫道:“我要下车!”却被人把嘴捂住,听那坤哥说道:“佳佳,你在哪?”

    有个女人的声音隐隐传来:“什么事,我立刻就要离开青市。”

    坤哥笑道:“行啊,不过我想你了,你能来一趟,跟我见一面吗?”

    那边说道:“对不起,我没空。”

    坤哥说道:“好啊,其实也用不着你来了,有你妹妹在就挺好的,啧啧,你怎么没跟我说你有个那么水灵漂亮的妹妹啊。”

    那边说道:“你神经病,听不懂你说什么。”说着就把电话挂断了。

    坤哥看看电话,有些惊讶,回头看看顾惜诺,又看看那两个人,说:“敢挂我电话,这贱人是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脾气真不小?”

    他将车一停,说:“棚子你来开车。”旁边那青年跳过来,坤哥下车到了后面,将其中一个推了把:“到前面去。”那人只好去副驾驶座上。

    顾惜诺见车门打开了,就大叫起来,向着车门口挣扎,坤哥将她一把抱住,搂在怀中,车门在眼前很快的被关上。

    坤哥的手自顾惜诺的裙摆下面探进去,狠狠地捏了她一下,说道:“你姐姐挂了我的电话,你说该怎么办?”

    顾惜诺此刻已经落了泪,哭道:“我没有姐姐,你认错人了,放我下去。”

    坤哥皱眉,想到文以佳刚才挂断电话的决断,不由地有些犹疑。

    负责开车的那个急忙说道:“小妹妹,撒谎可不好,上次我看到文以佳那贱人跟你在麦当劳里,我问她你是谁,她说是她妹妹。”

    顾惜诺呆了呆,说:“文……小文姐,啊,不,我……我不是……”

    坤哥望着她惊慌的神色,狞笑着说:“小文姐?哈哈,看不出,你们姐妹两个都这么擅长骗人啊?”

    顾惜诺被他抱着,男人健硕的身体贴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堪可怕。

    上次当街被抢劫,那人图的一半是钱,一半是人,顾惜诺一时也没有多想,可是这一回,这些人却是直截了当的图色。

    顾惜诺想挣扎,双手却被紧紧地握在一起背在身后,动弹不得,那坤哥将她望自己的腿上抱起,硬生生地将她的双腿掰开,手抚摸过顾惜诺的大腿,笑道:“不过也好,走了个大的,来了个小的,还是这么极品。”说着就探头过来,嘴贴在顾惜诺的脖子上,在她的脸上乱亲。

    顾惜诺又恶心又可怕,拼命摇头,叫道:“我不是的,我不是!”可是怎么说?这些人跟文以佳有仇,文以佳现在是顾声华的女朋友……要说这个?事态好像会更恶化吧?

    一时之间拼命落泪。

    那人的手自顾惜诺的领口探进去,握住她小小的胸,用力揉捏了一下,笑道:“果然还很小,不过手感真的很好。”

    顾惜诺浑身发抖,眼前阵阵发黑,好像要窒息一样,忍了一口气,拼命挣扎起来,双手被背在身后,几乎要被扭断了,顾惜诺不管不顾,疯了似地跳起来,上前抱住开车的棚子。

    棚子吓了一跳,方向盘握不住,车子斜斜地打了个极大的圈,车上的几个人顿时歪了出去,顾惜诺的头撞在旁边车厢上,一时喘不过气来,手却摸摸索索地握住车把手,正要拧开,脸上猛地吃了一记,隐约听到有人骂道:“贱□!”

    顾惜诺脑中嗡地响了一声,眼前顿时全黑了,整个人昏迷过去。

    一车的人惊魂未定,坤哥咬牙道:“这小婊-子比佳佳那贱人更难摆布,老子今天要干死这贱-人!”伸手把昏迷过去的顾惜诺抓过来,就要去撕她的衣裳。

    正在这时侯,坤哥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坤哥骂道:“扫兴。”抬手拿了起来,看一眼,笑道:“那贱婊-子又打回来了。”

    他按下接听键,说道:“怎么了?”那头文以佳的声音很急促:“藤坤,你说什么我的妹妹,你是不是捉了一个女孩子?”

    坤哥笑道:“佳佳,你连你有个妹妹都忘了?是啊,还长得这么漂亮,你早说啊,早说我就不找你了不是?”

    文以佳尖叫一声,却又死死忍住:“藤坤,你听我说,她不是我亲妹妹,她……她……她不是你能惹的,你听我的,快点把她放了!”

    坤哥呸了声,仍旧笑:“你这贱-人,又想来骗我,在青市我惹不了谁?——好,你想她好好地,就赶紧到金酩夜总会来,只要你来的够快,或许她还能没事。”

    文以佳叫道:“不行,你不能碰她,藤坤你听我说,真的不……”

    藤坤笑,索性把手机直接关机,道:“这贱婊-子也能急了?就让你试试跪着求老子的滋味,操!”

    车一路望金酩夜总会去,此刻天微微黑下来,顾惜诺被这帮人抱着,极快地入到里头,因都是熟人,直接就进了包厢。

    坤哥将顾惜诺望沙发上一放,手在她的身上摸来摸去,笑道:“要是让佳佳那贱婊-子跟这小贱-人一起伺候老子的话,那真是……”

    其他三人一并笑起来。藤坤伸手,将顾惜诺的裙子往下一撕,露出赤-裸的肩头跟细细的肩带,坤哥若有所思地看着顾惜诺的脸,说道:“你们说,这小□是不是雏儿?”

    三个男人围过来,叫棚子的笑道:“这小丫头的年纪看来也不大,是个雏儿也说不定。”另一个说道:“别做梦了,你没听说?现在要找个处-女,要到幼稚园去订!”又一个道:“可不是,前些日子棚子不还上了个高中的嫩妹妹?”

    坤哥笑道:“这话我爱听,别看这些小东西样子嫩,一个比一个放得开,高中的算什么,初中的一大把……这小贱-人又跟文以佳关系不浅,有那么一个yín-浪不要脸的姐姐,难道她还会是个雏儿?”

    棚子说道:“坤哥光说算什么,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 顾惜诺 http://www.xcxs9.com/3/3728/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顾惜诺》,方便以后阅读顾惜诺443-4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顾惜诺443-46并对顾惜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