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惜诺

47-5-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月薇妮 本章:47-5-1

    47失控

    47失控

    顾声华掏出手机,按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跟前,手指头轻轻地从名字上头滑过,一寸一寸,可望而不可及的,诺诺,他的小诺诺……

    她不会知道,他有多么的想念她吧。《+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俊美的脸上透出一丝悒郁,微微叹了声,顾声华就握着手机,呆呆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打量那盆放在窗台上的仙人球。

    自文以佳去后,大半天,他一直就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做。

    无边的让人窒息般的寂静里头,顾声华忽地听到耳畔有人大叫了声。

    他愣了愣,眨眨眼睛看周围,周围并没有任何动静。

    顾声华皱眉,过了片刻,自那沉默里头,他听到有女孩子的哭叫:“哥哥,救我……哥哥!”这声音,刺得他的心都疼了起来。

    顾声华蓦地睁开眼睛:怎么,是诺诺的声音?

    可是,诺诺不在身边,怎么会?

    此刻她应该在温北瑜身边才是,如果说Q市最安全的地方,大概就是温北瑜身旁了。

    可是,尽管有一万种理由说服自己,在一瞬间,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地从脊背往上爬,如此真切,不能遮掩,无法压下。

    顾声华心惊肉跳,不再犹豫,抓起手机,刚想要拨出去,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顾声华吓了一跳,低头看去,却望见屏幕上闪闪烁烁,他一时着急,竟看成是顾惜诺的来电,刚要接,却又发现,上面的“诺诺”两字,变成“文小姐”。

    手一抖,几乎抓不住,顾声华咬牙按下接听键。

    顾声华的手不停地抖,听到那边文以佳急促的:“声华,快去金酩夜总会,诺诺……出事了。”

    手机从手心里滑落,跌在地上。

    其实,文以佳第一个打去的电话,不是给顾声华的。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件事非同小可,假如顾惜诺出事,她或者可以瞒住顾声华,但有个人,她没有办法隐瞒。

    而且,如果顾惜诺有事,以那个人对那女孩的重视度,没有理由会放过可称为罪魁祸首的她。

    文以佳在接到了藤坤的电话之后,考虑了一分半钟,就立刻打给了温北瑜。这种行为,其实也可以称为“投案自首”或者“坦白从宽”。

    那时候温北瑜刚刚到家。

    事到如今,文以佳只能祈祷温北瑜能赶得及。

    倘若顾惜诺出了事,她知道自己是逃不脱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文以佳后悔不迭,但是这世上没有时光机跟后悔药。

    温北瑜人在路上,就立刻打电话给局内,他虽然着急,人却仍旧极为冷静,似乎有些太冷静了,几句话就将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因为他知道,自己此刻一慌张,耽误了时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局里的同志得了消息,也是吓了一跳,赶紧给金酩所在区的公安局去电,不到三分钟,从温北瑜道市局,市局到分局,分局到金酩,闪电般地已经联系到夜总会的经理。

    金酩的张经理带着保安科的一群人疯了般冲出来,先抓住门童询问,极快的查到了包厢,又一窝蜂般冲去,不管不顾,将门踹开。

    这时侯也顾不上是坤哥还是乾哥,就算是天王老子怕也是要拼一拼的。

    坤哥倒也的确是个硬碴子,见这么一群人闯进来,挺身就吼道:“干什么?都给老子滚出去!”

    金酩的经理满头大汗地冲进来,一眼看到旁边沙发上衣裳不整的女孩,差点瘫软了下去。

    保安科长说道:“经理,怎么办?”

    经理带着哭腔说:“能怎么办?把人先看起来!”

    藤坤大怒,吼道:“张岩你疯了,连老子你都不认识了?看你妈-的……”

    张经理头晕脑胀,不能同他口舌之争,言简意赅说:“藤坤,你完了,你自己玩完了不要紧,别连累我们也跟着倒霉啊。”

    藤坤向前一把将他的衣襟抓住:“你说什么啊?谁敢说老子完了?操,你吃错药了?”

    这时侯外头分局的干警纷纷赶到,有几个人还真跟藤坤是认识的,藤坤见来了十多个警察,心中也觉得诧异,正想跟熟悉的几个打招呼,那几人却都是一脸不认识的模样。二话不说就扑过来将人押了,贴在墙上,藤坤兀自笑道:“哥们,干什么呢这是?有话好好说。”

    这时侯有个女警跑到顾惜诺身边,干净脱下外套给顾惜诺把身子遮住,身旁的医生也冲进来赶紧量血压,探脉搏,

    现场被控制住后一分钟,温北瑜像是一阵风一样赶到了现场,在进门之前,温北瑜用力地握住了自己的额头,好像要用力把自己捏的清醒过来,眼中的泪完全不由自主的沁出来,不知道是担心,是惧怕,还是后悔。

    分局的头头说道:“温局……人都在里面。”温北瑜深吸一口气,迈步走了进来。目光在室内扫了眼,就看向被女警和医生围住的顾惜诺。

    温北瑜冲过去,看着顾惜诺身上盖着的警服,警服遮着大半边身子,却仍旧露出两条□的腿,无力地在外头,上面带着瘀伤,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

    “怎么样?诺诺她……”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颤抖。

    “温局,她撞伤了头晕了过去,身上几处受伤,其他具体的……还要进一步检查。”医生看温北瑜原本俊朗的脸此刻几乎有些狰狞,都恨不得自己是隐形的。

    温北瑜看向顾惜诺的脸,望着她苍白带伤的小脸,眼中的泪刷地落了下来。

    ——诺诺,哥哥对不住你。

    他二话不说站起身,转头看着被押在墙上的四个人。

    藤坤此刻已经察觉不对,还想讨价还价,讪笑着说:“温局,温局是吗?我是小藤,我们初次见面,不过你大概听说过我的名字,我舅舅也在京内,他是检察……”

    温北瑜面无表情地走到藤坤的跟前:“你知道她是谁吗?”

    藤坤还没有说完,就被温北瑜刀子般想杀人的目光慑住了。

    旁边的棚子哆嗦着说:“我们不知道啊,我们只以为是文以佳那个女人的妹妹,对不起温局,如果知道是你的……”

    温北瑜一拳挥过去,只听得“咔”的一声,好像是骨头断裂的声响,负责押着棚子的警察被那股大力掀的一起向后倒过去,手足无措的爬起来。

    棚子下巴已经断裂,嘴里的血咕嘟咕嘟流下来,温北瑜上前,一脚踩过去,死命的踢:“混蛋!我要你们死!”

    绷子大声惨叫,温北瑜简直不当脚底下的是人,而是个毫无知觉的麻袋一般往死里踢,旁边的警察们反应过来,却哪里敢动?只有几个温北瑜的亲信,急忙冲过来,七手八脚地将他拦住。

    温北瑜盛怒之下双臂一振:“放手,都滚开!”

    老铁说道:“温局,温局!温局您消消气,先看看诺诺怎么样好吗?”

    温北瑜眼睛通红:“我没脸见诺诺了,不杀了这几个人,我誓不罢休!……老铁,你带兄弟们先出去。”

    老铁心里一寒:“温局……您别这样,不值得为了这几个人……”

    温北瑜怒道:“都滚出去!”

    老铁胆寒,却仍然坚持摇头:“不行,不行,温局,您听我说,”他低了声音,道,“我们把他们带回去,有的是法子修理他们,一定让他们生不如死,你这时侯动手,被人捅上去的话,连你也会受累,温局……犯不着真的犯不着,诺诺要是知道了的话……诺诺那丫头也不乐意的……”

    温北瑜沉默片刻:“好,我留他们一条命,现在你带他们出去,我有分寸。”

    老铁见他不听,不知要怎么说好,温北瑜道:“出去!”

    老铁没有办法,只好咬牙说道:“大家都出来!”连医生带女警,并些警察都退了出来。

    藤坤三人被警察们放开,不知将要怎么样,靠在一起,面面相觑,地上的棚子却仍倒在哪里,下巴断裂,又给温北瑜踢了几脚,痛得早晕了过去。

    藤坤装着胆子说:“温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温北瑜的拳头捏的微微作响,慢慢说道:“你舅舅是什么人,我不关心,我只想让你知道,敢动我妹妹的下场……就算你舅舅是天王老子,也没有用。”

    老铁跟些警察们站在门口,把这几个包厢都封锁了,连夜总会的人也隔离开去。

    包厢的隔音非常好,就算在里头拿着麦克风K歌,外面都只能听到一丝丝声响,但不时之间,看到那扇门剧烈地抖了一下,每抖一下,都忍不住让人心惊胆战,似乎能听到里头的惨叫声,可偏偏什么都听不到。

    干警们面面相觑,没有人敢上前打扰。

    一时之间,每一分钟都好像像过了一年那么漫长而煎熬。

    大概是十分钟左右,门开了,是温北瑜抱着用警服裹住身子的顾惜诺走了出来。

    老铁抖了抖,他注意到温北瑜原本如带寒霜的脸上沾着几处新鲜血迹,越发显得这个人杀气腾腾的。

    温北瑜抱了顾惜诺,往外就走,老铁叫了几个亲信跟着,自己带了几个警察进到里头。

    现场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碎玻璃渣滓,四处乱飞,有个断裂的玻璃瓶还插在其中一个人的腿上,血流了一地,却没有伤到大动脉,因此暂时不会死。

    另一个人的牙齿也被打落了大半,满口是血,一只手显然是骨折了,手臂向着相反的方向折出去。

    最后一个是藤坤,脸已经血肉模糊,眼球几乎都给打爆出来,沾着血凸着,双手却捂着裆部,看这幅口角流着血沫的样,就算能活下来,那东西也肯定是报废了。

    算起来,还数一开始被温北瑜打断下巴,然后踢晕过去的棚子受伤最轻。

    老铁倒吸一口冷气,身边的几个干警也目瞪口呆。

    最后老铁跺跺脚,说道:“今天的事,谁也不能说出去,对外只说几个人互相殴斗伤了,总之不能说到温局身上。”

    大家纷纷地答应,跟来的能进到现场里头的警察,都是市局里头带来的,以前顾惜诺经常跟着温北瑜去市局,哪个不认识她?也都知道温北瑜爱妹如命,顾惜诺又可爱,如今这么可爱的女孩儿差点给这帮人渣毁了,温北瑜的心情,他们几乎感同身受。

    老铁巡视了下现场,又说道:“找几个担架,把人抬出去,到医院能救就救,不能救……反正是他们自己斗殴死的,也算死有余辜。”

    大家齐声答应,出去叫医护人员抬了担架进来,把人扔上去,白布一遮,抬了出去。

    没发生之前自然要极力预防,但既然发生了,就要干净处理。

    剩下的善后工作基本上都是老铁在做,老铁是土生土长的Q市人,在这个行业也做了超过二十年,经验丰富,地头上的人谁不认识他?先要给三分面子。

    起初藤坤他们一伙儿,也算是Q市不大不小的一个黑团伙了,只因为藤坤的舅舅在京内担任要职,因此也没有人敢动他们。

    这一次温北瑜处理的几个案子,重点就是打黑,其中有个就牵扯道藤坤身上,温北瑜正在研究要怎么下手,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就送上门来,还是以这种必死的姿态。

    温北瑜抱着顾惜诺赶到医院之后,将人送到急救室,焦急不安地等在外头,却见到医院走廊尽头,极快地跑来一道熟悉的影子,——顾声华。

    两人相见,温北瑜二话不说迎了上去,狠狠地一拳挥出,顾声华正是慌张时候,未曾留心,只稍微避了一下,却仍被打伤了脸颊,刹那间嘴里泛出咸腥味道,想是出血了。

    顾声华来不及管这些,只皱眉道:“诺诺呢,诺诺怎么样?!”

    48崩溃

    48崩溃

    若不是科室的同志们将温北瑜拉住,很可能温北瑜就会跟顾声华在医院的走廊里动起手来。

    温北瑜被拦住了,余怒未消,指着顾声华说:“你有什么资格叫诺诺的名字?从开始到现在你给过她什么?她被我接回去那么多日子你全都不知道,她这么小的女孩子一个人住你居然很放心?我告诉你顾声华,——这一次,诺诺没事就算了,如果有事,我一定要你死!”

    自顾声华出现开始,这些陪着温北瑜的警察们就在想这人究竟是不是顾声华,是的话,又怎么会来到这里,跟温局扯上关系,如今见温北瑜指名道姓说了,才得以确认,有聪明的一想顾惜诺也姓“顾”,隐约就明白了其中的纠葛。

    顾声华脸色惨白,他摇摇头,并不想跟温北瑜争,事实上,温北瑜所说的这些也是事实。

    从一开始,他所有的就是疼爱并且想要保护顾惜诺的心,但是实际上他做到的能有多少?最初的受苦受累,他担负着百分之九十,仍旧有百分之十落在顾惜诺的肩上,陪他挨风吹,陪他受雨打,陪他被人冷眼相对,那个小小的孩子,曾在他最为失意的时候还坚定的跟在他身边,用软软的童音安慰他,给他鼓励……一直到他的境况终于变好了,他终于有大把的钱来给她用,买宽敞舒服的大房子给她住,但是他自己却渐渐地离开了她,越来越远,逐渐地连陪她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他只是爱她,深爱她,这份心意,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甚至越来越……沉重,沉重的有些过分了。

    那是他……一手给养大的孩子,怎么可以……像变态似的……

    在西安的时候察觉自己的异样,他不惜找文以佳来当“临时女友”,想把自己“变态”的心给板正过来,他可以装作若无其事,也可以无视顾惜诺看到文以佳时候那种惊讶又有些受伤的表情,他只是没有想到,他这样一个自以为是正确的举动,竟然会间接地导致顾惜诺差点殒身地狱!

    事实上,——假如顾惜诺因此有什么事,不用温北瑜动手,顾声华自己也不会放过他自己,愚蠢的自己。

    两个人并几个警察等了一个多近两个小时,里头的医生才出来。

    医生看向温北瑜,却忽然又发现旁边多了个不可忽视的人,惊诧的目光在顾声华身上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对温北瑜说道:“温局请放心,顾小姐受伤不重,但是受惊过度,所以才昏迷过去,而且她的精神不稳,我们已经给她注射了镇定剂,所以目前还不能醒来……”

    温北瑜的心始终紧缩着,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威胁般地捏着,想了想,把医生拉到一边:“我想听真话,所有详细的真话,诺诺她,她……有没有被……”他迟疑着,竟然有些问不出来。

    医生怔了怔,而后放低了声音,说道:“没有没有,温局请放心,并没有被强-暴过的痕迹,只是……”

    温北瑜眼神一厉:“只是什么?”

    医生只觉得有一股寒意慢慢地爬上脊梁,强忍着不适感说道:“只是……好像受到了虐待,也可能事挣扎之中留下的伤,不过,虽然没生命危险,就是怕这样小的年纪,恐怕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以后还需要好好地护理劝导才好。”

    当看到警服盖着的顾惜诺的时候,温北瑜心中凉的极为透彻,他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诺诺被强-暴或者……更坏的那一种。

    如今听了医生的话,温北瑜高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可是肩头的万钧压力却没有随之卸去,一时之间身子晃了晃,后面的干警上前扶住他。

    温北瑜说道:“我没事,没事。”重新站住身子,镇定了一下,便向着救护病房里走去。

    比温北瑜早一步的是顾声华,当温北瑜看到顾声华握着顾惜诺的手在病床边泪落如雨之时,心头熄灭的火焰重新燃烧起来,温北瑜走上前,一把握住顾声华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顾声华怕惊醒顾惜诺,就急忙放手。

    温北瑜怒视着他,咬牙切齿说道:“滚出去,你不配在这里!”

    顾声华望着他:“温北瑜,你要跟我在这里吵骂?”

    温北瑜说道:“不想吵,那就给我滚。”

    顾声华说道:“我想看看诺诺,你没有权力阻止。”

    温北瑜说道:“哦,那你是想试试看我有没有这个权力吗?我向来很痛恨滥用职权,但是我很乐意在你身上破例。”

    他靠上前来,双眸死死盯着顾声华的眼睛,眼中怒火熊熊,无声燃烧。

    顾声华眼底有一抹黯然,却仍保持着镇静,轻声说:“你非要在这里说这些?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为什么不想想,诺诺跟着你还能发生这种事,你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检讨一下?我以为诺诺跟着你是最安全的,看样子我是高估了你。”

    温北瑜冷笑道:“你是在评估我的政绩?你还不配!”

    两人四目相对,顾声华想说什么,看一眼床上仿佛静静睡着的顾惜诺,终于没说出来,只说:“好,我不跟你争,一切等诺诺醒来再说。”

    顾惜诺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望见的是医院房间,雪白一片的布置。

    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就有无数恶形恶状的人像涌出来,然后是刺耳的笑声,下-流的调戏声,以及那些恶心的手摸在身上,真真切切的感觉。

    顾惜诺呼吸渐渐快起来,小手在床上摸了摸,用力地揪住床单。

    她挺身起来,茫然无措地看了看周围,眼前浮现男人丑恶的脸,紫色的恶心的嘴唇向着自己的脸上亲来,喘息声在耳边逐渐大了起来,就好像有恐怖片里黏糊糊的触手探出来,把自己卷住,用力地拖向黑暗的洞穴……

    顾惜诺崩溃一般伸手捂住头,大声尖叫起来。

    温北瑜只是去了趟卫生间,刚回来到门口就听到里头顾惜诺的尖叫。

    温北瑜一惊之下急忙推门而入,却见床上顾惜诺双手抱头,拼命地大叫着,温北瑜叫道:“诺诺!”冲过去想要抱住她,没想到手刚碰到顾惜诺的胳膊,女孩子好像受到更大刺激一般,手一挥打在温北瑜的手臂上,然后拼命地好像开始反击一样,双手乱挥乱打。

    温北瑜吓了一跳之后就想将她制住,顾惜诺挣扎的极为厉害,又踢又抓又咬。

    温北瑜见她仿佛发疯了一样,赶紧倾身去按按钮叫护士,这一功夫,顾惜诺从他怀里挣出去,歪身到床边,整个人从床上重重地摔到地上,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

    温北瑜心痛无以复加,叫道:“诺诺!”急忙冲过去想将她扶起来。

    顾惜诺拼命往墙角的角落里缩,身子蜷起来,双手紧紧地抱着头,最里头喃喃地叫道:“不要,不要!哥哥!哥哥救我!”

    温北瑜看着她茫然的样子,听到她喃喃的声音,眼睛刷地就红了。

    医生跟护士很快来到,两个护士按着顾惜诺,给她注射了镇定剂,女孩子总算重新安稳下来,慢慢地又睡着了。

    温北瑜望着顾惜诺安详下来的神情,不过是短短一天功夫,他发现,她竟然憔悴了这么多。整个人躺在床上,纸片儿一般,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就好像有一双不怀好意的手,抽走了她身上全部生机跟活力。

    “到底……是怎么了?”温北瑜艰难地问。

    医生很忐忑,硬着头皮说道:“温局,这是……因为受惊过度,一时不能适应,类似创伤后遗症,短时间内恐怕……都会这样。不过也说不定,如果……如果好好地安抚的话,会很快恢复的。”

    温北瑜焦躁:“刚刚连我都不认得了,该怎么办?”

    医生说道:“她这时侯的状态,应该还处在……被侵害时候,因为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要想办法尽快让她走出来这个yīn影,不然的话,精神也会很快崩溃,到时候想救……也救不了。”

    温北瑜隐隐有些动怒:“你说她会永远这样,或者变成一个精神病人?”

    医生大汗,急忙说道:“不是的温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找出最佳的治疗方法。”

    顾惜诺再度醒来的时候,温北瑜正在身旁,一脸过分的温柔。

    顾惜诺看见温北瑜,渐渐地有些认识他,正当温北瑜觉得欣慰的时候,她的眼中却又露出那种似曾相识的恐惧神色,拼命地把试图抱自己的温北瑜推开,然后双手抱住自己的头,一个劲儿地往角落里缩,最后还差点又从床上摔下来。

    只要温北瑜一靠近她,她就会放声尖叫,仿佛看到了恶鬼。

    顾声华是在顾惜诺醒来后的第三天来医院的。

    温北瑜亲自答应让他来探望顾惜诺,一来,温北瑜没有别的法子了,如果真的为了诺诺好……他可以暂时压下跟顾声华的私人恩怨。二来,温北瑜是想试试看,诺诺对他极为抵触,那么,对顾声华呢?

    顾声华进门的时候,护士正在喂顾惜诺吃东西,这三天顾惜诺吃的很少,整个人越发瘦了,下巴尖尖地,看起来格外叫人心疼。

    她对男人十分抵触,一旦有男性靠近就会失控尖叫,但是对女人就没有那么抗拒,护士小姐喂她吃了几口白粥,顾惜诺就转开头去,不想再吃。护士小姐拼命哄都无济于事。

    护士小姐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粥,一抬头瞬间望见顾声华,顿时呆住了,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顾声华慢慢走到床边,说道:“抱歉,出去的时候,能不能替我带上门?”

    护士小姐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望着面前这个光彩照人的男子,紧张的干咽了口唾沫,说道:“你……你是……啊,好的,好的!”赶紧转身蹭出门去,哆嗦着手将门扇拉上。

    顾惜诺呆呆地望着窗户旁边的一丝明亮的阳光,死死地盯着,就仿佛一错开目光,整个人就会再掉入那漆黑深渊。

    忽然察觉身边的异样,顾惜诺惊地回头,当看到顾声华的瞬间,本能地抬起手来把自己的头抱住,想躲开。

    这两天她一直在挂吊瓶,手背上被戳出了好几个针孔,她有时候做恶梦,或者受惊吓都会乱动,把针头碰掉或者碰歪,那小手上被戳的惨不忍睹,还鼓起一个大大的包。

    顾声华目光一动看了,瞬间就好像有刀子在心头上轻轻地划了一道,疼得浑身发抖。

    “诺诺……”顾声华并没有就动手,只是轻声唤了声。

    顾惜诺手抱着头,身子瑟瑟发抖,不敢抬头看,几乎也没有听到顾声华在说什么。

    顾声华站在她的身边,缓缓地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轻声又叫:“诺诺……”

    顾惜诺哆嗦着,低声喃喃地嘟囔什么,就是不抬头,顾声华靠近了,顾惜诺向着床边退去,一边退一边低声地嘀咕,顾声华说道:“诺诺,你抬头看看啊,是哥哥来了。”

    顾惜诺身子一僵,却仍旧没有抬头。

    顾声华倾身过去,听她低声地念叨着:“……哥哥,哥哥快来救我……”

    顾声华心头颤动,眼中刹那间有些朦胧。他生生咽了口气,握着顾惜诺的手,慢慢地把她们从她的头上移开,温声缓缓地说:“诺诺,你抬头看看我,是哥哥,哥哥来看你了。”

    顾惜诺感觉自己的手腕被牢牢握住,一时之间不安的感觉蔓延全身,她拼命摇头,哪里肯听顾声华说什么?那声音也渐渐大了:“哥哥救我,哥哥……”从一开始的喃喃自语到逐渐地放声大叫。整个人也开始拼命挣扎,试图从顾声华手中挣脱开来。

    作者有话要说:嗯,会好的……么么

    49激斗

    49激斗

    顾声华用力抱住顾惜诺的身体,感觉女孩子正在不停的挣扎,动的极为厉害,就好像上了岸濒死的鱼一样,拼命地想跳出他的手掌。

    顾声华心惊胆战,几乎就想放开她,这么一犹豫瞬间,顾惜诺已经挣了开去,伏在床边气喘吁吁,又一歪身子,重重地从床上跌落下去,手上插着的针头也掉了出来,顾惜诺不顾一切,用力爬到墙角边上,伸手死死地抱住头,叫道:“哥哥救我,哥哥!”

    顾声华想护人,又不敢,只是觉得一颗心揪痛着,无限自责,无限悔恨,正迟疑两难之间,外头守着的温北瑜开门进来,拧眉扫了顾声华一眼,转到床那头,轻声唤道:“诺诺,诺诺……别怕……”

    顾惜诺哪里肯听,只是哆嗦着,着了魔一般只叫“哥哥救我”,瘦瘦的身体像是要嵌进墙壁内。

    两个男人一个站着,一个蹲着,却都束手无策,最后还是护士来了,将顾惜诺安抚下来,本来是想再打一针镇定剂的,不料顾惜诺很快安定下来,于是暂且免了,只委婉地劝温北瑜跟顾声华两个先出病房。

    温北瑜冷冷地望着顾声华:原来,他也不过如此……

    只不过,心头虽然不屑地这样想着,心却更为沉重,如果连面对顾声华都如此,那么顾惜诺……要怎么才能好起来?

    顾声华垂着头,半晌说道:“让我再试试看。”

    温北瑜嗤之以鼻:“不用劳驾,你请回吧。”

    顾声华摇头,固执地说:“让我再试一次。”

    温北瑜伸手一拦:“顾声华,你听不懂人话?”

    顾声华怒道:“滚开!”

    这一声,令温北瑜大为震惊。

    没想到这个向来看似温润无害的人竟然能发怒,还是对着他发怒,——温北瑜自己心头那一股子火还没处发泄、强行压着呢,他倒是硬气起来了,好大的胆子……

    温北瑜不怒反笑:“行啊,你想打架是不是?”

    顾声华说:“是,又怎么样?”

    温北瑜见他一改昔日的无害,居然敢同自己针锋相对,一时之间,那修长的身形上也隐隐地透出几分凛然杀气来,温北瑜自然察觉得到,当下冷冷地笑道:“行啊,我实在是求之不得。”

    旁边跟着温北瑜的老铁见势不妙,慌忙上前相劝,旁边的护士医生也都大为不安。

    老铁如热锅上的蚂蚁,若是别个人也就罢了,温北瑜要教训的话,自有善后的法子,可是这位……可是公众人物,全国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认得,事情闹大了,怕是不妙。

    老铁只好抛出杀手锏,慌忙说道:“温局,要是给诺诺知道了……”

    温北瑜现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想打架的欲望了,望着顾声华,说:“是他自愿的,你都听到了?”

    顾声华很平静,淡淡地说:“是,你来吧。”

    温北瑜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拳立刻将顾声华打死,说道:“行,你要找死,我没有理由不成全你。”

    将身上的警服扣子解开,帽子摘下,向着老铁一扔,说道:“走,上天台。”又特别对老铁说道:“这是我跟他之间私人的事,不许跟上来!”

    顾声华很痛快,二话不说,迈步跟着温北瑜就走,两个人一前一后,各自憋了口气上到天台。

    天台上有一个人正偷偷抽烟,回头一看两个杀气腾腾的进来,其中一个很眼熟,另一个更加眼熟。

    那人细看了看……正要惊叫,却对上两人充满杀气的冰冷眼神,当下连兴奋的尖叫都来不及发出,把烟头一扔,急急忙忙离开现场。

    温北瑜握着拳头,骨节发出急不可待地啪啪声响,望着对面那男人:“顾声华,要是打死你,我怎么跟诺诺说?”

    顾声华说:“这个你不用操心,因为你打不死我。”

    温北瑜说道:“行,我只怕你半死不活的,哭哭啼啼地向诺诺告状。”

    顾声华有一丝黯然,却仍冷笑道:“温局,你的想象力真不是一般的丰富。废话少说,动手吧。”

    话音刚落,温北瑜已经一拳挥了过来,顾声华冷然一笑,伸手向前,将温北瑜的铁拳握住,两人有一瞬间的动作静止,而后顾声华说道:“当年有特种兵骄傲之称的温北瑜,也不过如此。”

    温北瑜狞笑:“好说,好戏在后头,这不过是热身而已!”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交手了十余招,各有输赢。

    交手之中,温北瑜家对方身手竟是异常的利落,心道:“看不出,他竟然真的有两下子,原本还以为一招就可以将他解决的,看样子也不光是个金玉其外的草包而已。”一时错神,顾声华一脚踢过来,长腿踢中温北瑜的腰间,温北瑜一个踉跄,有些站不稳。

    顾声华道:“温局可要留神,若是再往下一点,你可要站不起来了。”

    温北瑜一声不吭,心头怒火升腾,纵身扑上来,双拳疾风一般向着顾声华身上袭来。

    顾声华后退几步,脚下撞到一道坎儿,眼见就到了天台边儿上,温北瑜毫不给他喘息之机,一拳袭向顾声华脸上。

    这拳来的极快,顾声华一个转头堪堪避开,不料温北瑜这不过是虚晃一招,真正的一拳击向顾声华的胸前,顾声华反应过来后仓促伸手一挡,刹那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幸好他及时伸手挡了一部分力道去,不然的下,这一拳,便有可能击断他的两根肋骨。

    顾声华身子向后,狠狠地撞在天台边上,撞得不轻,伸手捂着胸口,疼得窒息。

    顾声华盯着对面温北瑜,心想:“果真名不虚传。”

    温北瑜却道:“这一下怎么样?滋味如何?”

    顾声华放手,抖了抖肩头,若无其事般道:“很好,只不过力道还差了点儿!不够劲。”

    温北瑜哈哈一笑,长腿抬起,抵住天台边儿挡在顾声华身边,令他无法动弹,而后伸手向前,擒向他的喉咙上。

    顾声华手探出,握住温北瑜的手腕,温北瑜另一只手如法炮制再度袭去,顾声华也故技重施将他制住,略微用力。

    温北瑜心道:“这人好大的力道!我原先真是小看了他!可恶!”

    两人角力这瞬间,顾声华一脚探出,将温北瑜单腿一扫,温北瑜没防备他这般狡黠,身子歪了歪,顾声华趁机奋力向前一扑,身子扭转,竟反而把温北瑜压在了天台边儿上。

    顾声华探身向前,两人肢体相接,双手相握,靠得亲密无间。

    顾声华望着温北瑜双眼,道:“温局怎么了,没力气了么?”

    温北瑜道:“没想到你不是个单纯的小白脸。”

    顾声华说道:“承蒙温局夸奖,我可以去见诺诺了么?”

    温北瑜道:“你想的美。”说话间,双手用力一挣,竟挣脱了顾声华的束缚,额头猛地向前一撞。

    他两人身高差不多的,这狠狠一撞,就有个两败俱伤的意思,顾声华没想到他会如此,也没防备,被他狠命一撞,眼前一阵发花。

    温北瑜到底是枪林弹雨里打出来的,咬牙一笑,凭着直觉合身扑上,先一脚踹出去,果真就踹中了顾声华腰间,顾声华向后踉跄退出去,倒在地上,一时起不来,温北瑜用尽力气,一时也有些虚脱,身子晃了晃,也倒在地上,只管不停地喘。

    两个人势均力敌,因为各自心中有气,这一番酣畅淋漓的打斗将心头的火气都打了出来。

    天台上风大,一阵风吹过,温北瑜昂头,出的汗被风一吹,觉得身上一阵清凉。

    顾声华半躺在地上,望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世界好像都静止了,只有两人的呼呼喘气声音,跟风过的声。

    顾声华忽地想到顾惜诺方才的摸样,心酸之下,眼睛有些发红,说道:“诺诺怎么才会好?”

    温北瑜一愣,而后说道:“你还知道关心她?”

    顾声华笑了笑:“我知道你心头有气,其实我自己也很气自己,你刚才那一脚踢得好啊。”

    温北瑜哼了声,说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我踢你几脚,打你几拳,我的气就消了,你的罪也消了?诺诺到现在这模样,是谁害的?”

    顾声华无声笑了笑:“是,是我。”

    温北瑜见他竟然这么快就承认,略微觉得意外,顿了顿,说道:“你承认是你又怎么样?于事无补。”

    顾声华眨了眨眼,方才两人打的那么狠,吃了那么多痛他都不觉得伤,这时侯却觉得眼睛湿湿的。

    顾声华喃喃道:“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很想好好地对待诺诺,好好地保护她……当初,当初她妈妈撇下她走了,我就发誓过,我要一辈子对她好,诺诺很依赖我,她虽然年纪小,可是真的很懂事,她真的很懂事……”眼泪瞬间就涌了上来。

    顾声华不愿意动,只任凭风把泪吹干,顾声华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没想到,我爸背着我把诺诺送到福利院,又那么巧被你们家收养,其实……其实我知道的,也许诺诺跟着你们,会生活的很好,可是我……我不舍得放下她……当我发誓要一辈子养她的时候,我就把诺诺当成了我的亲人,我爸去世后,诺诺就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的,你说的没错,我是个自私的人,就为了我的自私,我的不愿意自己一个人,不愿意让诺诺离开,最终才害得诺诺这样吧……”

    这些话,温北瑜做梦都没有想到顾声华会对自己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接口才好。

    风呼呼地从两人之间吹过,却吹不走沉重的千头万绪,两个男人,谁也没有再主动开口说话。

    隔了几分钟,温北瑜才说道:“其实,我也该谢谢你。”

    顾声华疑惑地转过头看他,却见那男人坐在地上,英挺的双眉一皱,说道:“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你那时候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有勇气收养诺诺那么小的女孩,我也挺佩服你的,我查过你,你为了诺诺,宁肯放弃学业去进矿……你对诺诺一定很好,所以诺诺才那么依赖你,怎么都忘不了你,甚至……只承认你是她的哥哥。”

    温北瑜有些惆怅,却不得不承认,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又说道:“如果是别的女孩子,到了我们家,恐怕很快就会把过去忘掉的,可是诺诺不会,她总是说起你,弄得我……哈,很嫉妒……”他抬起手,看看手腕上留下的那道模模糊糊的牙印,想到以前小时候的相处时光,又有些酸酸的甜蜜,继续说道:“我很嫉妒,……或许这么多年都一直嫉妒,对你的嫉妒多过于痛恨。”

    顾声华问道:“嫉妒?”

    温北瑜点点头,看了一眼那俊美无双的男子,点头:“是的,我嫉妒你,为什么不是让我先你一步遇到诺诺,如果那样的话……她的心中,一定只有我一个人。”素来意气风发无往不利的男人,眼中出现无奈落寞之色。

    天台上再度沉默下来,最后,顾声华说道:“好吧,温北瑜,我答应你……”

    温北瑜扭头看他,两人目光相对,顾声华慢慢说道:“我答应你,等诺诺好了之后,我……我会尽量的离她远远的,让她、让她……真真正正成为你们温家的人。”

    温北瑜一怔,正要说话,天台的门却猛地被撞开,冲上来的是老铁,慌里慌张地叫道:“温局,不好了,诺诺……”

    地上的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跳起来,紧张地看着老铁,却听得老铁说道:“诺诺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唔,更了……来么么……%>_

( 顾惜诺 http://www.xcxs9.com/3/3728/ ) 移动版阅读m.xcxs9.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顾惜诺》,方便以后阅读顾惜诺47-5-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顾惜诺47-5-1并对顾惜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